中國人有濃厚的鄉土情結,更喜歡攀親帶故、爭相巴結

中國人有濃厚的鄉土情結,更喜歡攀親帶故、爭相巴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人熱衷於錦上添花,不習慣雪中送炭。一個人權勢熏天的時候,沾親帶故的人爭相巴結討好,一旦失勢,眾人唯恐避之不及。

最近菲律賓的女副總統林麗妮(Leni Robredo)在中國火了,她的丈夫林炳智是菲律賓第二代華人,祖籍福建,她也因此被中國人稱為「福建媳婦」。不過,最近她的火不是因為她多麼親華,而是因為她成了中國人眼中菲律賓「反華的旗手」。

「福建媳婦」傷害的不僅是中國人民的感情,傷害最深的人恐怕還是她的「福建鄉親」。要知道,2016年5月27日,這位「福建媳婦」當選菲律賓副總統後,泉州晉江市池店鎮赤塘村村民聞訊奔走相告。

當地的林氏族長還帶領四百多名村民舉行踩街、進匾等儀式,向林氏先祖敬告該喜訊。村民們穿著紅色衣服擡著「副總統」、「女中豪傑」和「宗功祖德」三塊牌匾,沿著赤塘村周邊繞境。就像以前村子裡有人中狀元,或是今天有學生考上清華、北大,村民不僅為他們「鯉魚跳龍門」感到高興,也期盼整個村子因為和他們沾親帶故而獲庇佑和恩澤。

可惜這次卻熱臉貼了冷屁股,福建媳婦不僅沒有像她的丈夫常回鄉看看,還處處對中國出言不遜。根據《環球時報》的一篇報導:「最近發生在菲律賓的兩件涉華事件,如一中國女生豆花襲警,一中國渣男騷擾少女,本都是個案,他們的行為在中國也遭到一致譴責。但林麗妮卻抓住不放,大做文章,把事情上升到了『侮辱菲律賓人民』的高度,還說中國人在菲律賓享受「特殊待遇」,說什麼,現在菲律賓人該醒了之類的話。」

這一番批評總有些似曾相識,很容易讓人對號入座。去(2018)年,中國遊客到瑞典住旅館受阻,當場一哭二鬧三上吊,中國駐當地大使館依然力挺不文明行為,還渲染排華情緒,也是把事情上升到了「侮辱中國人民」的高度。類似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的例子不勝枚舉,這次福建媳婦不過是依葫蘆畫瓢,有樣學樣。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漢朝淮南王劉安修煉成仙後,把剩下的藥撒在院子裡,雞和狗吃了,也都升天了。這是成語「一人得到,雞犬升天」的由來,今天用來比喻一人一旦得志,凡是親近它的或是與他有關係的人,不管他們的資歷或是能力如何,都可以受到他的庇護而獲得升遷或作官的機會。

自古以來開國皇帝都對自己的家鄉十分重視,也往往會給予鄉親們很大的實惠。當年劉邦取得江山後,為了回報桑梓,對沛縣和豐縣的百姓免徵賦稅。

改革開放以來,廣東能成為經濟發展的排頭兵,除了有良好的區位優勢,還得益於大量海外廣東裔成功人士的回鄉投資,比如李嘉誠、霍英東。

中國人有著濃厚的鄉土情結,大部分人離開家鄉後都會眷戀故土。1949年國民政府帶著一百多萬軍民來到台灣,在那個國共對峙的年代裡,中國最厲害的殺手鐗是用鄉情來統戰軍人。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後,當年氣宇軒昂離家的小夥子,提著大包小包回鄉時已經是鬓角斑白的大叔。本來是台灣的外省人,回到自己的家鄉卻成了台胞,被全村人當成貴賓,地方政府的台辦、統戰部、招商部門的官員也會輪番問候。當時中國的市場經濟剛剛起步,亟須引進外資和技術,台胞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中國人爭相巴結台胞也就不例外了。

中國人熱衷於錦上添花,不習慣雪中送炭。一個人權勢熏天的時候,沾親帶故的人爭相巴結討好,一旦失勢,眾人唯恐避之不及。一些當權的高官,書法並不出眾,但是請他題字的人卻絡繹不絕,一時間洛陽紙貴,如果有朝一日落馬的話,書法作品瞬間一文不值。

RTX2Z3Q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兩代領導人的別樣鄉情

中共前兩任總書記江澤民和胡錦濤祖籍都是安徽徽州地區,江澤民的祖輩遷居到了江蘇揚州,胡錦濤的祖輩遷居到了江蘇泰縣,兩地相距不遠,泰縣以前還隸屬於揚州,二人如此多的交集令人稱奇。

二人不同的是,江澤民在官方正式的介紹中是揚州人,他也自認為是揚州人,對揚州的感情深厚。江澤民任內,曾經引介北韓領導人金日成、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訪問揚州。據揚州民間流傳:「2005年建成的連接鎮江和揚州的長江大橋本來叫鎮揚大橋,江得知後,覺得名字對揚州不利,於是賜名潤揚大橋。」

和江澤民經常回報鄉梓不同,胡錦濤對於他的出生地卻沒有太多的感情。在官方的正式介紹中,胡錦濤是安徽績溪人,他在公開場合也自稱安徽人,其實他和安徽並沒有太多交集,據說此中內有隱情。

胡的祖父自安徽遷居泰縣後,一直做茶葉生意。中共建政後茶葉鋪被公私合營,文革期間,胡的父親受到波及,含冤而死。文革結束後,胡錦濤當上了甘肅省建委設計管理處副處長,他一心想為父親平反。在安葬父親前,胡錦濤找到泰縣有關部門的領導,請他們為父親胡靜之平反,當時不少部門的副手已經答應了,他們還勸胡錦濤在當時泰縣最高檔飯店——泰縣飯店擺兩桌酒席,請那些領導去「喝喝酒、談談心」。 可是到了第二天中午,胡錦濤花了50塊錢(當時相當於一名大學畢業生的一個月工資)在泰縣飯店擺了兩桌酒席。一直等到下午兩點,都沒有一個人來赴宴。下午三點多,縣委辦公室一名主任趕來,該主任歉意地表示,縣委領導今天一直在開會,他們讓他來向胡錦濤打個招呼。 胡錦濤和親友沒有辦法,最後將飯店的廚師、服務員以及洗碗工叫到一起,請他們幫忙把兩桌高檔酒席吃了。

從那以後,胡錦濤就沒有再回過泰縣,直到2012年卸任,他才回到闊別34年的故鄉。胡雖然成為中國最有權勢的人,但是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這樣的心結恐怕很難解開,他不願自稱泰縣人也就不奇怪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