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不死》:書店還是有存在的理由……嗎?

《書店不死》:書店還是有存在的理由……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我關心的是第一線人員的未來。無論是淳久堂、丸善、還是文教堂,那些對工作抱持熱忱的書店店員,他們今後該如何走下去?該怎麼做才能繼續用心對待每本「書」?

文:石橋毅史

敢於批判的男人——淳久堂書店.福嶋聰與「電子書時代」

電子書的發展瞬息萬變,短短幾個月可能又是另一番新局面。在這連檢驗的時間都沒有,只能被潮流推著往前走的勝負世界中,造就出許多人才。雖然對從事這領域的人抱持敬意,但也有很多人認為這場瞬息萬變又渾沌的新型態市場變革,連啣指觀望的價值都沒有。

然而,隨著iPad與Kindle等電子閱讀器的推出,「電子書世代」這字眼廣為流傳的2010年會是什麼樣的局面?又將如何發展呢?

再者,對於書店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2010年7月,當我得知淳久堂書店難波店的店長福嶋聰有一場以「紙本與電子書」為題的演講後,特地去了一趟大阪。

福嶋聰著有《書店人的工作》(1991年出版)、《書店人的心》(1997年出版)、《作為劇場的書店》(2002年出版)、《希望的書店論》(2007年出版)等四本作品。其中《希望的書店論》是結集從1999年開始連載於人文書院出版社網站的專欄「書店與電腦」的文章。因為專欄尚在連載中,看來還會結集出版第二本。畢竟從以前到現在,還沒有身為書市銷售的第一線人員,像福嶋聰一樣能夠長年撰寫、評論書店現況。

市面上越來越多由書店店員、書店老闆撰寫論述「書」與「書店」的書。要是蒐集齊全的話,恐怕一座大書櫃都塞不下。然而大多數都是只寫了一本就沒下文,而且內容不是說哪一間書店極富魅力,就是讚美某位書店老闆或是店長的能力與人品,再不然就是大談自己的人生、任職書店的經驗或是相關理論。

至於著作超過兩本以上的人,也就是因為第一本頗受好評,出版社希望再出第二本的人,像是《無論晨昏,書店的真正心聲》(1999年出版)、《不久之前這裡不是還有間書店嗎?》(2004年出版)這兩本書的作者高津淳(筆名),還有《書店風雲錄》(2003年出版)、《書店繁盛記》(2006年出版)、《書店店員的貓日和》(2010年出版)等書的作者田口久美子(目前任職於淳久堂書店),都是具有長年在書店工作的經驗,文筆也有一定水準的作者。若是拿掉描寫書店的部分,也有像是紀伊國屋書店的創立者田邊茂一那樣,留下許多隨筆散文的人。此外,也有不知該歸類哪個範疇,像是出久根達郎這類邊經營二手書店、邊創作的作家。當然也有任職於書店,持續書寫文學論等評論文章的研究者。

福嶋聰不屬於上述任何一類,雖然他也有超過二十年以上的相關經歷,但他的著作不是說些經驗談,也不是回憶錄,更非隨筆散文,而是邊在書店工作,邊以書店為研究對象,然後將觀察的結果發表成文章。像他這種「以新書書店銷售人員的觀點研究書店」的立場,雖然稍嫌狹隘,卻是別具特色的分野,至少在經由長年觀察所寫成的眾多著作中,至今還找不到類似的作品。

如同原田真弓所言,書店店員一向是手動得比嘴巴還快,而且多是職人個性。他們以自身經驗為基礎,具有一套自己的工作觀,對於「書」的物流體系、銷售現況自有一番見解。

但根據我多年來的採訪經驗,這些所謂的職人每次一開口,不是抱怨工作多麼辛苦,就是吹噓自己多厲害,不然就是大肆批評現況、嘲諷某人目光短淺、批評某間書店不行了、同業根本不懂得怎麼賣書,當然我想他們也是肚子裡有點東西才敢批評。但也會有很想請他們閉嘴,奉勸他們不要把自己說得有多麼偉大的時候,但沒在書店工作過的我,總是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畢竟誘使他們說出這些刺耳話語的人就是我,至少我不開口問,他們應該會是那種默默工作的職人。

說得極端一些,每家書店都在賣同樣的東西,販售由作者創作、出版社製作出來的商品。正因為是如此不具原創性的工作,所以才要誇說自己有多麼與眾不同。每次見到他們表現出這種微妙心態時,我的心情就很複雜。然而與福嶋聰談話時,我竟然完全感覺不到這種心態,因為他總是以非常客觀的角度,探究什麼是書籍、什麼是書店、什麼是書店店員應盡的社會責任,所以他說出來的,是不帶任何偏見、炫耀的詞彙。事實上,他也是個不斷努力汲取新知的人。

福嶋聰於1959年在兵庫縣出生,畢業於京都大學文學院哲學系,任職書店之前,曾加入劇團。他在三十二歲那年出版了第一本著作《書店人的工作》,從那時開始,他便針對書店導入POS管理系統一事,提出出版物流體系的改革方案,也對書店該有的姿態,表達個人的看法。在職人當道的業界,一個資歷還不到十年的半熟新人,竟然大膽地抒發己見,堪稱思慮早熟又有膽識。福嶋對於這件事的解釋是,那時是出於對比自己年紀大上一輪的團塊世代,即全共鬥時代之人的一種反抗心態。

從那時起,他對於「書」與「書店」今後該如何發展的議題主張始終都很敢言,譬如福嶋曾批評一直以來都是仿照一般零售業者,單憑商品回轉率就論斷一本書、一家書店業績如何的做法是不對的。

託這本書的福,應該能夠連帶促銷幾本其他的書吧!(摘自《書店人的工作》第三十四頁)

顧客只要在店裡看到自己喜歡的書,就會認定這家書店不錯。問題是,他早就買了這本書,所以也不會再買。但顧客有可能期待在自己覺得不錯的這間書店找到其他有趣的書,所以會想來逛逛,購買其他的書。若書架上完全不考慮擺上這些可能會對店裡業績有所貢獻的書,只會讓書店成為一處無趣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