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經濟制裁,北韓依然相信「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面對經濟制裁,北韓依然相信「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
羅先市區圓環(標語:金正恩將軍萬歲!)|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韓因發展核武,遭國際經濟制裁多年;2018年改弦易轍展開外交對話,是否迫於經濟制裁尚不得而知,但卻能從北韓最知名的「新義州」與成立最久的「羅先」兩大經濟特區看出端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2018年9月18日至20日於平壤舉辦文金三會,接待來訪的韓國文在寅總統等大批代表團,19日兩韓正式簽署《平壤共同宣言》

宣言內容囊括擴大交流與經濟合作、解除兩韓的敵對狀態、共同申辦2032年夏季奧運會、推進朝鮮半島無核化實質進展(包含在專家見證下,永久廢棄東倉里發射基地,以及若美國根據《6.12朝美共同宣言》精神,採取相應措施,將永久廢棄寧邊核設施)等,再以《板門店宣言軍事領域履行協議》作為附件,韓國方面更稱已實質結束戰爭狀態。

但這場高潮迭起的外交大秀尚未完結,文在寅觀賞完主題名為「燦爛的祖國」,阿里郎式的大型團體操表演後,獲准在北韓人民前公開演講,並在20日與金正恩一同登上象徵意味濃郁的「白頭山」,金正恩加碼承諾年內回訪首爾,雙方都展現極大誠意,揭開東北亞局勢新頁。

金正恩志在突破「北韓包圍網」

隨後2018年10月9日北韓、中國與俄羅斯三國外交部副部長於莫斯科舉行三方會談,發表聯合聲明敦促聯合國安理會重新審議對北韓的制裁措施。

10月10日韓國外交部部長於國會更「失言」表示正研擬放寬對北韓的單邊制裁,雖然皆引發美國的激烈反對,但再加上《平壤共同宣言》中金正恩提出「美國採取相應措施」以達成無核化進程的「暗示」。無不直指北韓意在鬆動由經濟制裁組成的「北韓包圍網」。

由於當今國際貿易與金融的複雜,經濟制裁能否取得成果,以動搖他國政策尚未獲得一致認同,但經濟制裁身為大國外交政策的「組合拳」之一,還是頗受青睞。

北韓因發展核武,遭國際經濟制裁多年,仍舊成功推進核武發展,2018年改弦易轍,展開外交對話,是否迫於經濟制裁尚不得而知,但卻能從北韓最知名的「新義州」與成立最久的「羅先」兩大經濟特區看出端倪。

新義州的經貿發展變化

新義州位在北韓西北部,與中國邊境大城丹東隔鴨綠江相望。2002年9月成立「新義州特別行政區」,但同年11月首任特區行政長官荷蘭華僑楊斌遭中國逮捕,特區發展嘎然而止,2014年新義州特區部分地域轉型為「新義州國際經濟區」重啟營運,2018年9月底楊斌甚至還至台灣招商

至新義州一遊相當簡易,由中國丹東搭火車或巴士過江便至,北韓邊檢雖然有開行李箱查驗,但僅是略為查看並未翻弄便輕鬆過關。

首先依然是北韓一貫行程,須至金日成與金正日銅像獻花致意,參觀歌功頌德的革命史蹟館。

再赴高掛標語「世上無所羨慕」的新義州本部幼兒園欣賞孩童們大展才藝,從歌曲舞蹈、民俗雜耍、傳統或西方樂器,仍舊應有盡有。當然必然配上固定角度,猶如「定格」之謎樣微笑。

之後景點新義州美術館中的巨幅油畫也籠罩著尊崇領袖氛圍,猶如金氏領導人的「寫真集」特展一般。

新義州整體看來並無異樣,整潔乾淨,基礎建設雖尚待強化,卻也不見破敗, 只是雖為北韓邊貿重鎮,但轎車稀少,僅火車站周邊人潮較多,其他處人煙更是三三兩兩。

不過導遊直言往返新義州與丹東「中朝友誼橋」的貨車通行數量已有所回溫,連帶使丹東邊貿企業積極卡位。

新義州市區
新義州市區|Photo Credit:高紹沖 提供
影響羅先深遠的經濟制裁

而北韓首座經濟特區,1991年12月便成立的「羅先經濟貿易區」則位於北韓東北部,以豆滿江(中國稱為圖們江)為界河,毗鄰中國與俄羅斯。

順帶一提,北韓第二大城咸興,以化工與「咸興冷麵」聞名。第三大城清津以製鋼工業為主,並擁有北韓東海岸唯一的電車系統,兩座大城皆位在北韓東部,與羅先形成一條工業廊道。

我2018年7月赴羅先時,本想羅先天高皇帝遠,安檢意外竟相當嚴格,一上來領隊便收走手機與相機等電子產品。北韓軍人更不斷上車查驗,重重關卡後方得挺進羅先。

領隊為中國朝鮮族,可跟北韓導遊溝通無礙,並通曉許多通關秘辛。領隊也直白提到羅先發展緩慢,且2017年後中國經濟制裁力度加大,原先可出口中國且保證無假貨的虎骨酒、以海參為主的海產與地黃丸等嚴禁入關,若購買返回必遭中國海關沒收,只有找他支付小費方有特殊渠道攜回。

隨後由共3女1男的羅先當地導遊接團服務,穿樸素色系西裝的實習男導協助招呼,另位實習女導則負責錄影紀實。導遊進行講解羅先基本資料、北韓歌曲迎賓、提醒注意事項之標準作業流程後,卻玩起韓語教學小遊戲,包含基本會話與將遊客姓名韓文化。

但北韓的韓語用字遣詞與韓國確有差異,憑日常用語便能迅速分辨,與中國朝鮮族較為接近,難怪脫北者抵韓國後易因口音遭排擠。

羅先景點不多,兩日遊綽綽有餘,同樣有羅先美術展覽館,但「展銷」畫作的功能較強,羅先劇院亦有國小孩童的超專業演出。

冷冷清清的羅津港

再驅車至羅津港參觀,羅先共有三大港口,分別是羅津港、先鋒港與雄尚港,其中最重要且規模最大的屬羅津港,為深水港及不凍港。

不過羅先的重要性在於可透過鐵路運輸,列車至北韓邊境的豆滿江站與南陽站,就能分別連上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與中國長圖鐵路,有機會成為中國東北對外的出海口,直接讓客貨往返日韓及太平洋。

羅津港目前已有3座碼頭,並陸續興建碼頭與更新設備,3號碼頭確定由俄羅斯租用,2號碼頭瑞士曾洽談後無下文,1號碼頭原本據傳由中國租用,但2013年羅先的土地租借捲入金正恩姑丈,擔當類似輔政大臣職務的張成澤之叛國罪狀,1號碼頭的使用權轉趨低調,甚至遭北韓官方否認曾有租借,目前真相尚不明朗。

參觀羅津港時,只覺港口設施破敗陳舊,地面凹凸不平,恰逢降雨積水處處,船舶同樣稀疏,碼頭甚至有煤炭裸露堆積在外,倉庫也人去樓空,實在冷冷清清。

導遊見狀仍極力講解,說羅先有轉口貿易、加工出口與旅遊產業三大經濟支柱,原本規劃憑藉港口優勢,將水產與原物料如礦產等集中外銷中國,並開設黃金三角洲銀行便利全球廠商進駐,奈何迭遭國際經濟制裁,羅先外資最終仍以中國(含港澳)與俄羅斯為主,招商並不順利。

經濟制裁的另一面反應在飲食上,由於羅先水產品禁止出口,導致產地售價十分實惠,真正「便宜」了觀光客,餐廳外便有攤販兜售大蝦、象拔蚌、海膽、海參等肥美海鮮,團員都大袋大袋地採購加菜。

羅津港
羅先港|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經濟制裁對北韓人民的影響

隔日清晨早起散步,羅先女導遊對我這名台灣人極感興趣,主動攀談,詢問工作、婚姻,旅遊目的,表示也曾接待過台灣人,聊到台灣人太晚婚,最後居然談到中國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等敏感政治議題,還問起台灣的選舉狀況,看來羅先畢竟是北韓對外交流的重要窗口。

琵琶島則是另一處專為觀光客開設,獨立又封閉的羅先景點。由於早晨我曾將我的備用眼鏡與領帶致贈北韓男導,可能是國民外交讓他留下好印象,他竟主動推薦邀請我去琵琶島濱海涼亭觀賞海景,兩人便於濱海步道並肩漫步閒談。

他自承未當過兵,本來在金正日住過之飯店當服務生,說羅先有段時間頗為繁榮,但經濟制裁持續使商務客變少。因導遊待遇發展較好,便主動學習中文轉職。他並表示羅先海水潔淨,氣候宜人,夏季時常有外國遊客攜家帶眷度假戲水,言下對羅先發展觀光,推動經濟發展有很深期望。

始終有缺口的經濟制裁

總歸來說,就我所見所聞的「小數據」來看,經濟制裁終究對北韓造成影響,只要經濟制裁尚未解除,外資信心便難以重建。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中國2017年強化經濟制裁,但北韓依然奉行「生命會找到出路。」

2013年9月羅津港與俄羅斯的國際線鐵路竣工。2017年5月俄羅斯開通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港口與北韓羅津港的定期海運航線,並由原先航行北韓元山港與日本新潟港的客貨兩用輪船「萬景峰92號」運營。俄羅斯可向北韓出口工業產品,並將北韓勞工運往俄國打工,閃躲經濟制裁。

連美國都指控俄羅斯對聯合國制裁措施「陽奉陰違」,包括計畫為北韓修建鐵路、對北韓輸送石油並相互通商。

北韓仍然憑藉地緣優勢,游移於中俄兩國,並隨著中美貿易戰開打,新冷戰逐漸成形下,再度替北韓突破經濟封鎖創造有利時機,經濟制裁的缺口擴大似乎有跡可循。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