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被遺忘的古老港口,地中海西部的腓尼基殖民傳說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被遺忘的古老港口,地中海西部的腓尼基殖民傳說
迦太基城的遺跡|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類學說認為,此階段的腓尼基人為了取得貴金屬的礦石,饋贈裝飾品等誇示威信的物品給西地中海地區的原住民,藉此進行以物易物的交易,並未進到建設殖民城市的程度,因此「前殖民階段」也就沒有留下考古學上的證據。

文:栗田伸子(くりたのぶこ)、佐藤育子(さと いくこ)

地中海西部的腓尼基殖民傳說
消失的地圖

那不勒斯(今拿坡里)、錫拉庫薩(今敘拉古)、馬西利亞(今馬賽)、拜占庭(今伊斯坦堡)……等等,這些散布在地中海周邊的港口城市,過去全都是由迦太基人建造的殖民城邦。西元前八到前六世紀,巴爾幹半島、小亞細亞的愛琴海沿岸等已經進入城邦時代的希臘人,因為原居住城市的內亂和人口過剩,為了尋求新天地而展開大規模的殖民運動,結果希臘人的活動範圍擴張至包含黑海沿岸在內的地中海全域。以往的世界史常識告訴我們:地中海被人們認為是一片連通的內海、成為一個完整的歷史舞台的過程,與希臘人活動的軌跡完全一致。

然而此種想法有一個很大的缺陷。有許多港口遭到人們遺忘,數量之多甚至可以構成一張消失港口的地圖。包括利克蘇斯、加地斯(腓尼基名加地爾〔Gadir〕,現名加迪斯〔Cádiz〕)、馬拉加(Malaka,現名Málaga)、伊比薩(Ibiza)、西西里島的莫提亞(Motya)、馬爾他島、北非的烏蒂卡等等,這些人們大概不甚熟悉的地名,其實是被稱為腓尼基人的迦南人,遠航至西地中海,甚至到大西洋沿岸活動所留下來的遺跡。譬如像位於西班牙的加地斯,以及位於摩洛哥的利克蘇斯,皆處於大西洋沿岸。

這些港口有些擁有令人無法置信的古老起源傳說。例如羅馬帝國時代初期(西元一世紀中葉)的地理學者龐伯尼斯.梅拉(Pomponius Mela)便記載道,在加地斯有推羅人建立的「埃及的赫丘力士(Hercules,即希臘人的海克力士)」神廟,該處埋葬著赫丘力士的遺骨,而神廟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荷馬描述的)特洛伊時代。因為在希臘傳說中特洛伊戰爭發生於西元前一一九○年或前一一八四年,梅拉因而主張加地斯市的誕生時期比此更早,應該在西元前十二世紀前便建立了。

梅拉出身於西班牙南部的廷根特拉(Tingentera),這個城鎮就位於加地斯南方近郊,因此這樣的記述或許多少混入了在地人對本國的驕傲情感。廷根特拉城很可能也是腓尼基人的殖民地,在梅拉的時代,也就是羅馬皇帝克勞狄一世(Claudius)的統治時期,此地尚居住著從非洲渡海而來的腓尼基人的子孫。

至於在其他傳說之中,加地斯城是在特洛伊滅亡的八十年後,也就是約西元前一一一○年或前一一○四年時,由腓尼基的艦隊所建造,稍後他們也在北非的突尼斯近郊建設了烏蒂卡(根據西元一世紀的歷史學家帕特爾庫魯斯〔Marcus Velleius Paterculus〕的說法)。羅馬帝國初期知名的地理學者斯特拉博(Strabo)和博物學者老普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也都認為加地斯建立於特洛伊滅亡後不久。老普林尼還提及了北非大西洋沿岸的利克蘇斯,並認為利克蘇斯城中也有海克力士的聖域,而且比加地斯的更為古老。

特洛伊時代的腓尼基殖民?

這些傳說究竟訴說了些什麼呢?西班牙歷史學家歐貝特(María Eugenia Aubet)認為,在伊比利半島等地中海西部,西元前八世紀之前幾乎沒有考古證據可以證明腓尼基人曾在此進行過殖民。在她的著作《腓尼基人與西方》(The Phoenicians and the West)一書中指出,帕特爾庫魯斯所謂的加地斯建成於特洛伊滅亡後八十年的記載並不值得採信,她的大意如下:

帕特爾庫魯斯的敘述中,關於腓尼基人來到西方的年代和地點有著極大的混亂,這種特徵屬於希臘化時代(亞歷山大大帝死亡之後)歷史學的產物。希臘化時代的歷史記錄,把荷馬史詩當作歷史事實,而且有一種傾向,就是把西方各城市的起源,與「特洛伊陷落」後英雄們返回(西方)——即所謂的返鄉歸國神話(nostoi)——串接起來。加地斯的建設與英雄(半神)海克力士的西方遠征連結在一起,便屬於這種狀況。前述梅拉認為希臘的半神海克力士死於西班牙的想法,也是自於此。

這些傳說產生自西元前二世紀到前一世紀,正是加地斯城的繁榮時期,也與漢尼拔或尤利烏斯.凱撒(Julius Caesar)等名人造訪海克力士神廟的時期相重合。首先在西元前四世紀,希臘半神海克力士在腓尼基人的根據地推羅,開始和美刻爾被當作是同一神明,從這個時期起,在雅典就產生出了關於海克力士前往伊比利半島的神話。因為當時人們已經熟知加地斯的海克力士神廟「歷史悠久」,所以加地斯城的人們也把城市建造者腓尼基人向西方的航行,和「海克力士/美刻爾」的西征連結、混同在一起。

倘若海克力士真的踏上往西班牙的旅程,那麼為了將該旅程和加地斯的神廟——即希臘化時期真實存在的赫拉克萊奧(Heracleion,即希臘式的海克力士神廟。這就表示當時已經不存在推羅的腓尼基樣式的美刻爾神廟〔筆者註〕)——連結上關係,就有必要把這些事件安插進特洛伊戰爭後「海克力士的孩子們」返回希臘的歸國神話之中。如此一來,利克蘇斯和烏蒂卡等西方的(腓尼基人)殖民城市的建成年代,就必須全部移到特洛伊戰爭時期左右。

傳說中把腓尼基人來到西地中海、大西洋沿岸的時間訂在西元前十二世紀,便是如此操作的結果,但這無法承受現代歷史學嚴密的驗證。

204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腓尼基的商船與軍艦。因為同樣都是雙層槳的船隻,因此在遠距離的貿易中,兩者混編成船團,一起航行於海上。《盧利的逃亡》左半邊部分。引自D. Harden, 1980。

這一段議論稍嫌複雜,簡要而言,就是原本希臘英雄海克力士與腓尼基城邦推羅的城市神美刻爾各不相干,而兩者被視為是同一神明的背景,則是來自於希臘化時代的歷史學家,他們為了給神殿及加地斯的「歷史悠久程度」加分,而將當時知名的加地斯海克力士神殿的由來,與希臘英雄海克力士的西方旅行相結合。因為加地斯有一個更加腓尼基式的名稱叫加地爾(意為「被包圍的場所」、城砦),所以確實是腓尼基人的殖民城市,因此希臘化時期加地斯的海克力士神殿,到某個時期為止應該的確是直屬於推羅的美刻爾神殿。

西元二世紀傾希臘一派的羅馬元老院議員阿里安在《亞歷山大遠征記》(Anabasis Alexandri)中,描述一座應該是加地斯卻被稱為「塔提蘇斯」的城鎮,認為這是腓尼基人的殖民城市,並說道城市中建有海克力士神殿,且祭拜方式也屬腓尼基風格。關於希臘化時代加地斯的海克力士神殿,歐貝特也曾提到一段逸事,那就是擔任財務官時的凱撒在此神殿中見到亞歷山大大帝像後,興起了征服世界的野心。

無論如何,將腓尼基的美刻爾神和希臘海克力士「混淆」,甚至視為同一神明的結果,造成了加地斯神殿的建造年代,被從最初的建造者腓尼基(推羅)人的西方殖民年代,提早到英雄海克力士活躍的特洛伊戰爭之前(梅拉說法),或者是在特洛伊戰爭的二到三世代之後,「海克力士的子孫們」(Heracleidae)返回伯羅奔尼撒半島(Peloponnese)的時期(帕特爾庫魯斯說法);因此,才出現了一系列傳說,主張「腓尼基人於西元前十二世紀時已經穿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沿岸殖民」。

「前殖民階段」假說

如上所述,我們必須說腓尼基人抵達西方的歷史,即建設加地斯、利克蘇斯與烏蒂卡的時間,從薄弱的史料根據來看,實在難以追溯到西元前十二世紀。即便如此,對於有確切考古證據的西元前八世紀之前的時代,學者們仍做出了「前殖民階段」的有力假說,認為在西元前十世紀甚或更早之前,腓尼基人便已來到西方。這類學說認為,此階段的腓尼基人為了取得貴金屬的礦石,饋贈裝飾品等誇示威信的物品給西地中海地區的原住民,藉此進行以物易物的交易,並未進到建設殖民城市的程度,因此「前殖民階段」也就沒有留下考古學上的證據。

如同歐貝特也批評的一般,這類學說是為了填補從帕特爾庫魯斯主張的西元前十二世紀腓尼基人便航行到西方的古典文獻,至西元前八世紀以降有確實考古資料之間空缺的時間間隔,因此是帶有強烈妥協論調的學說。不過,在這種論點不斷出現的背後,我們也不能忽視一件事,那就是被視為「前殖民階段」開始的西元前十二世紀的這個時期,包含腓尼基人的故鄉迦南地方在內,對整個地中海東部而言,確實是重要的歷史轉捩點。

西元前十二世紀是青銅器時代結束,人類開始進入鐵器時代的時期。當時青銅器時代地中海東部的文明中心——新王國時期的埃及,因為受到「海上民族」的入侵而衰退,接著西臺帝國滅亡,邁錫尼文明(在城邦時代之前,屬於此文明的希臘各個王國攻擊、破壞了位於小亞細亞的特洛伊城的事件,便是所謂的特洛伊戰爭)也面臨毀滅。包括「迦南之地」,亦即日後被稱為腓尼基人的迦南人所建立的眾多城邦分布的敘利亞地區,在這場變動中也無法置身事外。其中主要城市之一的烏加里特,最終在西元前一千兩百年左右遭破壞並被放棄,以及西元前一二三○年左右古以色列人(希伯來人)入侵,加上「海上民族」特別是非利士人的入侵與破壞,進而占據迦南南部的海岸地區(西元前一一八○年左右),都讓迦南人的社會受到嚴重打擊,不得不順應時代而改變。迦南人的居住地被縮減,只侷限於西北部海岸地帶,而這個地區也開始被稱為腓尼基。

迦南地方的「黑暗時代」,也就是青銅器時代結束,轉變至鐵器時代的西元前一二○○年前後持續到大約西元前一○五○年的時期。在此時代總算結束時,過往的迦南地方已然解體,分裂成迦南(腓尼基)人居住的西北部沿海、阿拉姆人(Arameans)各族群居住的敘利亞內陸、建立起古代以色列王國的南部區域等三大地區。原本已形成農耕社會的迦南人,不得已搖身一變成為古代世界少見的「商業民族」腓尼基人,他們從事商工業,特別是專精礦石貿易與金屬加工。轉變的契機很明顯肇因於「黑暗時代」造成的居住地區縮小所帶來的人口過剩等各種狀況,因此,認為「黑暗時代」可能是迦南人/腓尼基人前進西方的活動準備期的說法,即便遭歐貝特的否定,作為假說仍有一定的說服力。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栗田伸子(くりたのぶこ)、佐藤育子(さと いくこ)
譯者:黃耀進

跳脫出以希臘、羅馬為歷史主軸的傳統史觀,
挑戰復原古代地中海史「消失的另一半」——迦太基,
他是羅馬最畏懼的宿敵,最終卻仍被羅馬埋葬。

從經營海上貿易的城邦發跡,晉身為掌控地中海的商業帝國。
腓尼基人建立的迦太基,如何成為西方世界最早的海上霸主?

在古代世界的地中海上,勢力最強的並非羅馬,而是羅馬最大的競逐對象迦太基。藉由日本研究者之手,首次反轉羅馬史,以「非羅馬」的角度觀看地中海,呈現出獨特的腓尼基.迦太基通史。

約西元前二十世紀,在現今黎巴嫩地方出現的腓尼基人,他們憑藉經濟力與技術力,在東地中海沿岸相繼建立起國際商業都市,最終抵達北非創建了迦太基城,並成為勢力遍及北非沿岸的強大城邦國家。

在地中海的東方海岸興起,面臨各方強權近逼的腓尼基人,如何以海洋貿易累積國力,在西亞大國環伺的險峻生態中生存下來?以人類現今的文字基礎「腓尼基文字」所知的族群,即使一邊受到亞述或阿契美尼德波斯等東方大國威脅,仍然存活了數千年,最終成為君臨地中海的霸者。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歷史往往是由留下最多文字紀錄的人所主導。因為羅馬擊敗迦太基,導致後世的歷史皆以「羅馬為標準」,將腓尼基─迦太基視為是「異質」的存在,而使得迦太基稱霸地中海的歷史銜接至羅馬史時出現斷層。台灣自身的歷史書寫,是否也落入了以某種角度為「標準」而不自知呢?

本書的啟示是:腓尼基人最初能夠在地中海崛起,依靠的並非是強大的海軍,而是掌控海洋貿易的經濟實力;因為自身擁有的先進技術與貿易網絡,讓腓尼基能在亞述帝國、巴比倫、埃及等大國的壓迫下仍保有自治空間。台灣的地理位置,也坐擁「海洋」所帶來的優勢,腓尼基人自處的經驗,值得台灣用來思考自身的處境。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4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