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共同生活法」涉及違憲:任何非「婚姻」的取代用語,都是文字遊戲

「同性共同生活法」涉及違憲:任何非「婚姻」的取代用語,都是文字遊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同團體批評行政院提出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違反公投結果,但仔細檢視公投主文及理由書,「愛家公投」並沒有反同婚的法律效力。大法官《釋字第748號》不僅強調婚姻自由的基本權,還要「平等保護」同志公民。因此,以大法官釋憲命名的法案,應該不只保障同婚,而且要符合平等的真意。

日前行政院提出《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草案,承認同性婚姻關係。反同團體批評這個提案違反公投第10、12案結果,主張另立「同性共同生活法」,以承認同性「結合」取代「結婚」亦可合憲。

「愛家公投」沒有反同婚的法律效力

然而,回顧公投第10案,真正的投票標的是民法範圍內的婚姻認定,但提案理由書有說明:不論公投結果為何,「並未排除相同性別二人依其他法律規定保障其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以達成《釋字第748 號》所稱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換句話說,公投第10案的結果只能限制政府不在「民法內」保障同婚,但不能擴大解釋到「民法外」,要求所有的法律都不得保障同婚。

公投第12案理由書中,提案人也說明:「本公投案能否公投,與同性結合關係是否以婚姻之名稱為前提無涉。」因此,公投第12案只能要求政府以民法外的其他法律形式保障同性關係,但沒有約束政府不得承認同性「婚姻」。由此看來,行政院的法案是在民法之外保障同性婚姻關係,完全符合公投第10、12案的結果,也達到《釋字第748 號》保障同婚的要求。

事實上,前述關於《釋字第748 號》和公投標的、範圍、效力的討論,中選會司法院,以及許多專家學者都已經討論過了。反同方所謂的「愛家公投」根本就沒有反同婚的法律效力,更不能推翻大法官釋憲。我認為,反同團體必須誠實面對他們自己提出的公投主文和理由書,回歸法理邏輯討論,而不是一再自行擴大解釋公投,強迫所有人都接受他們的論點。

不只婚姻,還要平權

我要特別強調,大法官《釋字第748號》有兩大釋憲重點:婚姻自由和平等權。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已經給予「婚姻自由」明確的定義:「適婚人民而無配偶者,本有結婚自由,包含『是否結婚』暨『與何人結婚』之自由。」歷來大法官釋憲說明婚姻自由時,用語也都是「婚姻」、「結婚」、「適婚」、「相婚」等。既然大法官有一貫的法律用語,我們在討論立法保障「婚姻自由」時,就應當以大法官用語為準。任何「非婚姻」的取代用語都是刻意的文字遊戲,偏離釋憲真意。反同團體主張的「同性共同生活法」,不但不可能合憲,而且會導致違憲爭議。

再者,大法官釋憲不但說明「婚姻自由」作為公民的「重要之基本權(a fundamental right)」,並同時主張以「平等權」保障同志,所以才會結論「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由此看來,《釋字第748號》不只攸關「婚姻」的自由,還有「平權」的價值。當我們在討論同婚法案的時候,不是法律承認同志婚姻就合憲,還要確實平等保障同志的婚家關係。

回過頭來看,行政院的提出的法案已經承認同性婚姻關係,算是通過保障「婚姻自由」的檢驗門檻。未來法案的討論、調整,立法機關更有義務要讓這部同婚法案真正達到「平等保護」的效果,落實大法官釋憲的精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