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為敵的國度:中國為何把濟貧牧師曹三強打入大牢?

與神為敵的國度:中國為何把濟貧牧師曹三強打入大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曹牧師是美國永久居民,妻兒都生活在美國,如果不是因為福音緣故,一個即將年滿60歲的人,又怎麽可能舍棄妻兒,離開家園,到一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去;如果不是愛著中國的緣故,又何須保留著這個不僅不能給他保護,反而招罪的中國國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牧師曹三強被關押在中國雲南省孟連縣的看守所,仍然在等待二審法院的宣判結果。

早前2018年4月,孟連縣法院以組織偷越邊境的罪名,判處他7年有期徒刑。嗣後,提出上訴,但至今沒有下文。從2017年3月被抓捕起,實際被囚時間已近2年。

我與曹三強牧師只有過一面之緣。曹牧師溫文爾雅。那還是2014年的夏天,在香港的一次各教會同工參加的特會上,我第一次聽到曹三強牧師介紹了他在雲南邊陲的福音事工,並觀看VCR播放的他在宣教地拍攝的一些畫面,畫面上,都是一些穿得很破爛,看起來非常窮困的孩子,曹牧師告訴我們,像在這些地方,到處都是這樣的孩子,這些孩子從來沒有聽過福音,十分的渴望知識,連飯都很難吃飽,更沒有零食和玩具;他們沒有任何可供閱讀的書本、沒有課桌、沒有校舍,也更沒有可以教他們識字讀書的老師。

很多並不真正了解中國邊境地區的人,以為中國到處都十分富有,處處都像北上廣深。其實,在距離各種大大小小中心城市幾十公裡,甚至幾里地的地方,卻是另外的一番景象。在那裡生活的居民的貧窮,宛若是另外一個世界。

他並沒有過多介紹自己,只是號召有感動、有能力的弟兄姊妹,為那些需要的孩子郵寄些舊圖書、衣服等物資。明顯看出,他眼神裡全是對這些窮困地方的孩子的愛和牽掛。那次的見面,他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和感動。因為,若是沒有耶穌般的式樣,很難會有人,對遠在天邊的一群與自己毫無關系的人,有著那樣深的牽掛。

當我再次聽到他消息,是2018年4月,他被雲南省孟連縣法院,以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這個罪名,判處7年的有期徒刑。原來,這麽多年,他的腳蹤,依然停留在他所牽掛的那些孩子們那裡。但是,當局認定他所做的這一切,是有罪的。

作出如此判決的,是中緬交接的雲南孟連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縣的法院,案號為:(2017)雲0827刑初145,但這完全是一份無法令人信服的判決。

一方面,這份判決名義上雖是雲南孟連法院作出,但卻明顯是奉了上方的旨意。

這一時期,僅僅在雲南省,就我所知道的,至少就有多起在省政法委統一部署下,專門針對特定宗教信仰群體(主要是「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體系外的基督徒)的系列打壓行動。

這些案件的共同特點:一是,公檢法司統一行動,將原本在形式上互相監督的公安的偵查、檢察院的審查起訴、法院的審判三個程序,變成是一個程序。刑法、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除了能用來定罪的條款有用外,其它可能相反的制約完全不起作用。

其二,明明是打壓信仰群體為目的,但卻故意避開並隱藏這樣的目的,西雙版納、雲縣、鳳慶、楚雄等地,全省統一抓捕了二百多名農村基督徒(最終定罪判刑了多達五十多名),但使用的卻刑法第300條「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的所謂罪名。同樣,判決書中所列明的所謂罪狀,被認定邪教人員的所謂被告人,除了傳揚福音,宣揚耶穌基督是救主以外,實在也沒有其他任何破壞法律實施的所謂罪行,被法院當邪教書籍認定的,也多是如《荒漠甘泉》、《永恒在召喚》等傳統主流基督教會所通用的輔助用書。

其三,千方百計的多方阻擾被告人家屬所委托的基督徒律師為他們辯護。我接受的鳳慶、楚雄的基督徒當事人阿威各各、李雲秀的案件,盡管案件不在一個縣,背後似乎都有一雙手在控制,所使用的套路都一樣,一是將案件反覆延期(直到找到各種理由,成功解除家屬委托的基督徒律師)、當地司法行政部門對律師的警告要求退出、無故阻擾讓律師無法見到當事人等經歷。

曹牧師在當地扶貧宣教二十多年,他的一切工作,完完全全是在當局的掌握之下,如果真有違法,等不到現在。但是,現在想必顧不得那麽多,就用了一個「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的罪名來給他治罪。並且,這些案件都發生在中國家庭教會全面打壓最嚴重的情況下。還是不是個案,一目了然。

AP_1821839962309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第二方面,從法律上,孟連法院作出的(2017)雲0827刑初145號刑事判決,明顯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首先,刑法第318條所規定的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的犯罪構成中,主觀要件,一般要求構成此罪,被告人須以牟利為目的,或者以走私、拐賣人口、詐騙等犯罪活動為目的。而即使根據該判決書所列舉的定罪證據,曹三強牧師不僅沒有任何的牟利行為,甚至,支教志願者交通費,往往都是他替人墊付,何來所謂牟利?

其次,所謂越境的目的,是出於扶貧支教的善舉,這些有辯方提交的,曹三強二十多年在當地建校、扶貧、支教的這些鐵的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而這些行為,無論按國際、國內還是佤邦法律,都是善舉、義舉,只要是正常的人類,都不會違反常理而認為這些善舉、義舉會是違法的。

再次,所謂越境,其實不過是當地的佤族傣族拉祜族居民日常的通行方式。現突然卻以當地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成千上萬居民同樣的過境方式,單單給曹三強牧師定罪並且如此重判,實乃有失常理。可以說,除了曹三強牧師,當地法院拿不出第二份這樣的判決。

曹牧師案所謂組織偷越國邊境案,實乃宗教迫害。

也許是因為近年的大面積拆除十字架、關閉家庭教會、抓捕基督徒等信仰逼迫案讓人目不暇接;也許是因為宣教的工作性質,曹牧師做所的一切並不太為人所熟知,當曹三強牧師被雲南方面,以這個明顯的牽強附會的刑事罪名判刑時,應該完全足以震驚文明世界的事件,但卻沒有引起國際社會足夠的關註和重視。

曹牧師是美國永久居民,妻兒都生活在美國,如果不是因為福音緣故,一個即將年滿60歲的人,又怎麽可能舍棄妻兒,離開家園,到一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去;如果不是愛著中國的緣故,又何須保留著這個不僅不能給他保護,反而招罪的中國國籍。

上帝愛所有人同樣包括中國,這個國家歷史上曾拒絕德蕾莎修女(Saint Teresa of Calcutta)進入國門來幫助窮人,現今又要把一個走出國門扶助鄰舍的牧師苛刑。

願上帝憐憫這個與神為敵的國度。

你的上帝,由我定義:中共如何敵視與清洗基督徒?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志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