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王權的誕生》:騎馬遊牧民斯基泰與匈奴,是否符合「 文明」的條件?

《草原王權的誕生》:騎馬遊牧民斯基泰與匈奴,是否符合「 文明」的條件?
廣闊的蒙古草原上,放牧著騎馬遊牧民族賴以維生的馬匹|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用以城市型定居社會為前提的各種條件來驗證遊牧國家是否存在文明,本身就是件很不合理的事,但在此認知之下,我還是試著探討斯基泰和匈奴是否符合「文明」的各種條件。

文:林俊雄(はやし としお)

遊牧國家的多樣性

本書的另一個主題是闡明遊牧國家擁有多樣性和國際性。雖說是遊牧國家,但居住其間的不僅是遊牧民,同時也有農民、工匠、商人。然而,他們大多數都是從定居農耕地帶根據自己的意思,或是被強制帶到草原地帶。如同諺語「隔行如隔山」,遊牧民也許是認為遊牧以外的領域,最好還是交給其他專家才對。

時代雖然往後推移許多,但下面介紹兩個與這一主題相關的故事。

西元七到十世紀,裏海的西北岸有一個名為可薩、語言上屬於突厥系的遊牧國家。他們除了遊牧之外沒有什麼其他產業,仰賴交易支撐財政基礎。這個不會出現在世界史教科書中的國家,以強大的軍事力量為背景,與當時的大國拜占庭和阿拉伯帝國並駕齊驅,備受矚目。統治階層中途改宗猶太教,理由推測是為了與兩大國保持均等的距離。到了這個時代,遊牧國家更進一步認識到交易的重要性,也開始推動城市的建造。然而,統治者只有冬天會留在首都,其他的季節都在附近的草原過著遊牧生活。在城市裡的主要是從他國來的商人。首都裡有七位法官,其結構包括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法官各兩人,其他異教(或許也就是遊牧民固有的薩滿教)的法官一人。

這個事實讓近代歐洲的歷史學家大感吃驚。一直處於對立的三宗教竟然受到平等的對待。原本骨子裡都屬於一神教的宗教也就算了,就連可疑的邪教都有一個法官(想必城市裡的遊牧民很少)。同時期,歐洲完全是基督教的天下,其他的宗教只能忍受迫害。與此相比,也許會認為他們是何等認同信仰自由的國家。然而,這樣的做法並非出自類似近代宗教自由的觀念。作為依賴交易過活的遊牧國家,他們打出的旗號是歡迎任何一種宗教的商人,只要確實繳付關稅,就保障他們的安全。

他們是如何溝通的呢?自匈奴之後的許多遊牧國家,使用突厥語的可能性高。突厥語是相對容易學習的語言。現在東起西伯利亞的雅庫特(薩哈),西至土耳其共和國為止,都廣泛使用突厥語。這是因為語言方面發生了突厥化的現象。突厥語從歷史上來看也是變化較少的語言。現存最古老的突厥語資料是出自八世紀初,但只要了解現在土耳其共和國的土耳其語文法,很容易就可以讀懂。

另外,突厥語也是地區差異最少的語言。中國新疆的維吾爾人,能夠理解土耳其共和國的土耳其語超過一半以上。一九九一年我拜訪靠近哈薩克國境的中國塔爾巴哈台市(蒙古語代表「有草原旱獺」的意思,漢語寫作「塔城」)時,受到一個大家族的邀請。當家的是烏茲別克系的老人,家中同時有突厥系的哈薩克人、吉爾吉斯、塔塔爾人,還有通古斯系的錫伯人。我問他們在家裡究竟用什麼語言溝通時,他們回答「Ortag」。Ortag代表「(在)正中央」的意思。也就是說,只要使用各自語言交疊中央的單字,就可以溝通(但錫伯人使用的似乎是哈薩克語)。這在日本可行不通。奈良時代的日語若沒有經過專門的學習則不可能理解。另外,江戶時代的津輕人和薩摩人之間,究竟是如何對話的呢?

騎馬遊牧民對世界史的影響

下面說到騎馬遊牧民對世界史的影響和衝擊。大家都知道匈人的入侵是導致歐洲產生重大變革的起因,但很少有人知道同樣的事情在歐洲稍早之前,也曾發生在東亞。四世紀初,西晉王室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內部紛爭,這時曾是晉朝將軍的劉淵(南匈奴單于的直系子孫)自立成為大單于。以此為契機,除了匈奴之外,鮮卑和羌等諸族也紛紛自立,在華北樹立政權。這些政權大多短命,不過其中鮮卑系的北魏勢力崛起,最終銜接上之後的隋唐(參照本系列第六卷《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

在歐洲,匈人只是開了頭,但本身並沒有殘留下來。之後東方又有阿瓦爾人、保加爾人(有學說認為建立保加利亞的保加爾人是匈人的後裔)、馬扎爾人入侵歐洲,但都沒有深入中心部。在這一層意義之上,可說東亞受到騎馬遊牧民的影響更大。

騎馬遊牧民帶來的影響也衝擊文化方面。他們發明的軟式鞍傳到了中國。發明硬式鞍和馬鐙的雖是中國,但將其傳播到西方(歐洲)的是騎馬遊牧民。另外,根據自己的喜好改變東西方美術樣式和圖案,再傳到東西方的也是騎馬遊牧民。他們居住的中央歐亞草原地帶也是連接歐亞大陸東西、所謂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他們不僅弘揚自己的文化,同時也擔任將東方文化帶往西方,西方文化帶往東方的角色。

遊牧國家有文明嗎?

根據至今為止敘述的騎馬遊牧民、遊牧國家的特徵,能說中央歐亞的草原遊牧社會存在文明嗎?雖然何謂文明的定義非常困難,但美索不達米亞、埃及等古代文明的共通要素,一般而言包括城市的產生、王權的誕生、作為其象徵的巨大建物的建設、作為統治手段的官僚制度的創設、審判制度的確立、文字的發明等。從文明是英語「civilization」(原意是市民化)的翻譯名詞可以看出,文明原本是在城市型定居社會的基礎上所產生的用語。因此,對於沒有「城市」的遊牧社會而言,原本就與「文明」無緣,反而是站在與文明相反的位置,被認為是「野蠻」之地也無可奈何。

雖然用以城市型定居社會為前提的各種條件來驗證遊牧國家是否存在文明,本身就是件很不合理的事,但在此認知之下,我還是試著探討斯基泰和匈奴是否符合「文明」的各種條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