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中國投資者的反應,反映遊戲產業西進的短視近利

《還願》中國投資者的反應,反映遊戲產業西進的短視近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的很感傷,一個曾經試著認真做遊戲的風雷工作室,在我長大之後,變成一家只會告人的代理商。如果不是這20年的西進幻夢,如果不是政商人士的短視近利,如果不是遊戲產業的代理風氣......以90年代台灣的遊戲製作水準來看,今日哪會只有一個赤燭?

文:溫朗東

真的是非常感慨,剛了解一下唯晶科技的背景,原來前身就是20年前的風雷工作室

我國中的時候,還買過他們的《守護者之劍》。雖然主線故事有點短(當時的作品遊戲時間都是40-60小時,這款大概20小時就可以全破了。)但整體均衡度很高,是離經典一步之遙的潛力之作。

20年過去,風雷到了中國,變成中資唯晶,做的遊戲沒一個能打進國際市場。現在浮上版面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基於《還願》投資者/發行商的身份,要為一張不起眼的小熊維尼符咒,對赤燭遊戲提告。

事件爆發前,赤燭上一部《返校》跟這次的《還願》,都獲得Steam玩家壓倒性好評,這意思是有將近99%的玩家給予正面評價。(現在持續被中國網友灌負評中)。

《還願》在主流電玩網站IGN的日本分站獲得9.8分(滿分10分),以獨立遊戲的標準來看,幾乎就是全世界年度Top 5的水平。是真正的「打入國際」。

20多年前,台灣遊戲業的製作能力,亞洲第二,僅次於日本。在政府與社會文化欠缺支持、中國夢的集體誘惑下,台灣廠商一個個西進中國,有些倒了,有些還在。有些賺到了錢,卻沒一個做得出steam壓倒性好評、IGN9.8分的遊戲。

真的很感傷,一個曾經試著認真做遊戲的風雷工作室,在我長大之後,變成一家只會告人的代理商。如果不是這20年的西進幻夢,如果不是政商人士的短視近利,如果不是遊戲產業的代理風氣......以90年代台灣的遊戲製作水準來看,今日哪會只有一個赤燭?

波蘭人做得出世界一流的《The Witcher》系列,台灣人做不出來?台灣不小,台灣不差,是一直要跟中國比,把自己看小了。看到大的經濟體,就急著靠近吸金,渾然忘記,先把自己身邊有的會的,做到100分的水平。

靠本土的如今走上國際;靠中國的只會走上法庭。人生的轉折,有時只是個選擇:你要把身邊的事情做好,還是相信他人編織的夢境?

本文經溫朗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編按

接下來這篇是我看完溫朗東先生的文章後,分享在自己臉書上的感想。經溫朗東先生同意後附上作為補充。

文:彭振宣

看完溫朗東先生這篇,真是時代的眼淚啊。當年我也有買《守護者之劍》,還記得這款遊戲大致上跟神作《阿貓阿狗》是前後一兩年間的作品。當時曾經一度以為,台灣遊戲界從此就要一飛沖天了,沒想到結局居然如此造化弄人⋯⋯

而且台灣的遊戲工作室進了中國之後,如果不以撈錢,而以創作力來看,好像真的沒有什麼好下場。像後來大宇分公司「上海軟星」開發的《阿貓阿狗2》真的就是讓人不忍卒睹。玩起來的感覺就像在扒《阿貓阿狗》的餘燼取暖一樣(以中國那邊的用語叫做「販賣情懷」)⋯⋯

看到風雷工作室轉變成唯晶科技的過程,也讓我想到另一件讓人感慨的故事。話說我國中的時候在某本遊戲雜誌(久到我忘記是哪一本,可能是《軟體世界》但不確定),看到一篇專訪。

那篇專訪訪問的是遊戲公司「富峰群」的創辦人。內容大致上是說他為了開發遊戲《日蝕》賣房貸款也要堅持創作出最有遊戲性的系統(這是我的印象,不過按照他日後接受《天下雜誌》專訪的內容,確切應該是《日蝕》的後一款遊戲),誰知道開發出來後市場叫好不叫座。這位創辦人感嘆雖然面臨人生的慘重挫折,還是希望能創作出好遊戲云云。

其實專訪的具體的內容我已經記不清楚了。但記得的是國中的我被那位創辦人對遊戲創作的堅持和熱情給打動;還有他在專訪中的照片,印象中那張照片眼神裡的堅毅真的有讓我感動。半夜躺在床上讀到眼匡泛淚,心裡想著希望未來能看到他成功的那一天。

結果到了大學,有天真的又看到那位創辦人的訪談,而且這次是在社會主流的雜誌《天下雜誌》上。這時他的公司已經改名字了,不叫「富峰群」,而是改叫「遊戲橘子」⋯⋯而且他公司的主力也不是自己創作遊戲,而是代理外國遊戲《天堂》。

這篇專訪的內容,則是同一位創辦人大談怎麼用精準眼光代理遊戲進來,再透過成功的市場調查,讓遊戲打破既有的客群,賣給更多人云云。專訪中他雖然也強調「研發」跟「自製遊戲」的重要性(而且看他後來的受訪,直到2011年他都說要將自製遊戲的比重拉到公司一半以上)。

不過在1999年發行《便利商店》以後,他與他的公司就再也沒開發出足以在玩家間留名的作品了。

雖然他一如我國中希望的成功了,只是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其實我不覺得那位創辦人不對,畢竟他有老婆、小孩跟員工要養,不能為了遊戲創作的理想讓大家陪著他喝西北風。而且以另外一個角度,他也確實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

只是這個事件,至今還是讓我感受「社會現實改變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故事。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