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的自閉症:自閉症與台灣社會共進簡史(1960-1990)

變形的自閉症:自閉症與台灣社會共進簡史(1960-1990)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精神醫學的討論,本文將報章媒體、教育界、家長團體、民間社會、政府的角色一同拉進討論,呈現自閉症於台灣社會的豐富面向,理解自閉症在台灣社會定位之變遷。

文:賴品妤(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所碩士。社會新鮮人,適應社會中,想當貓也想當狗)

在日常中,我們很容易聽到人們以「自閉」作為一種描述性的詞彙——「他在耍自閉」、「我是自閉兒」,在這些語言脈絡中,似乎共識為個人的情緒狀態、內向、不喜社交的意涵。如此的使用方式與醫學範疇中的「自閉症」著實又有著不一樣的認識。事實上,當台灣出現自閉症的醫學範疇,「自閉症」未必有整齊劃一的了解,而是意義不一地使用這個醫學術語,讓自閉症發展出超越精神醫學的限定內容。除了精神醫學的討論,本文將報章媒體、教育界、家長團體、民間社會、政府的角色一同拉進討論,呈現自閉症於台灣社會的豐富面向,理解自閉症在台灣社會定位之變遷。

在進入正文前,首先來看看幾乎是最早談論自閉症的民間報導。1968年03月21日,《中央日報》上有一篇〈兒童的心病:自閉症〉,一開頭即預設父母對自閉症感到陌生,介紹自閉症是一種「現代的兒童病」。這篇超過一千字的報導首先介紹專家爭論自閉症屬於「什麼病」,有些專家們議論「(自閉症)是和雙親的性格以及遺傳有互相關聯的一種深度精神病」;有些醫學人士認為「是精神分裂症的一種」;有些學者則主張「這(自閉症)不是疾病,而是由於家庭環境缺乏溫情及生活枯燥所引起,造成性格的偏頗。」根據這篇報導的描述,自閉症孩子「對人完全漠不關心,獨自悶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裏。」文章作者接續說明自閉症孩子的表現讓旁人質疑是家庭教育出問題,作者在此為家長叫屈,認為自閉症與育兒方式、家教完全沒關係。最後鼓勵家長不用因為孩子有自閉症的傾向而洩氣,說不定孩子會是舉世聞名的天才。該篇文章中間嵌著「現代家庭」的圖騰,以「電視」做為中心,旁邊圍繞著一家四口。

圖一-兒童的心病
Photo Credit: 中央日報1968年03月21日,第七版
圖1:兒童的心病
圖二-兒童的自閉症
Photo Credit: 聯合報1968年08月22日,第二十二版
圖2:兒童的自閉症

有趣的是,同年08月22日相似的內容再次刊登在《聯合報》上,標題為〈兒童的自閉症〉。這次作者筆名為汾.陽,內容、資訊、用字大致與上一篇重複,但仍有些關鍵性的差異。例如談到自閉症兒童不懂什麼是「不行」後,作者增加篇幅建議父母管教自閉症孩子的方法,提醒父母「有些陷入重症狀態的人,就是在兒童時期受到母親無端責罵與藐視所造成的」。作者總結,只要病情沒有惡化,成人以後仍可在社會上過正常生活。此篇報導的版面上有一塊小小的「家庭」圖案,閩南式的傳統建築、前面有籬笆環繞著,旁邊的大樹上還有隻小鳥作勢展翅高飛。兩篇報導在家庭的圖騰設計上有些差異,但同樣將自閉症設定在家庭教養的版面上。

這兩篇1968年的報導提供讀者十分龐大的資訊量,從病因、症狀表現、父母應該取的行動,面面俱到的指出不同向度的資訊,好似「兒童的自閉症」在台灣已然是成熟、累積足夠資料量進行分析的疾病。然而,根據1956年台大醫學院及台灣省衛生處合辦台北兒童心理衛生中心(以下簡稱「台北兒心」;1973年中心回歸台大醫院精神科,故1973年後將以「台大兒心」稱之)的官方紀錄,1970年該門診診斷幼兒自閉症的人數為4人。又兩篇內容幾乎相同的報導,在與家長對話的部分又表示出截然不同的態度,因此不難推測,這些報導的知識內容很大程度是作者翻譯並依個人觀點摘要、引進國外對自閉症的討論。而來自國外的「自閉症」在台灣又經歷了那些轉變?

初見自閉症

台灣大約在1968年於台北兒心做出第一起自閉症診斷,到1970年自閉症的診斷數為4人,得以視為罕見疾病。但在1969年《大眾醫學》的〈認識小兒自閉症〉一文中有隱約預測自閉症能見度日益擴大的趨勢,文章寫到:「『小兒自閉症』,近來已逐漸引起社會人士的關心。這是醫學上、教育上、社會學上的一個複雜而棘手的問題。」在〈認識小兒自閉症〉還提到小兒自閉症的自閉程度不一、可能與「重症精神薄弱小兒」、「失語症」、「聾子」等混淆。此外,根據《衛生雜誌》的談法,當時有些醫學人士認為自閉症是由腦部的異常所引起,有些醫學人士則主張起因於家庭環境缺乏溫暖及生活枯燥。雖然尚未確定能否治癒,但如果有長久的治療計畫並不會使病情惡化。總結1960年代末期醫界對自閉症的了解,可以得知,醫界雖然未能確定病因,仍注意到診斷是否明確的問題,並以自閉症兒童的預後發展為己任。這與診斷科學的精準性、知識的正當性有密切的關連。但為何〈小兒自閉症〉的作者指出這也是「教育」與「社會學」上的複雜且難纏的問題?

《國民教育》的立場可以提供一部分的解答。該期刊1970年代後的文章內則時常強調師道、師資,以及國家在現代化衝擊下遭遇的威脅,教育如何扮演重要角色。與《大眾醫學》、《衛生雜誌》十分不同,該雜誌1976年的文章〈兒童自閉症的原因分析與治療〉中,幾乎將自閉症兒童與器質性的因素[1]做切割,著重自閉症可能形成的因素為:「(一)性(編按:別)角色的扮演[2]、(二)情意溝通能力不夠[3]、(三)生而未獲良好之教育[4]。」父母在這篇文章中成為被嚴厲的批判對象。作者提出,如果能在孩童學齡前矯正因父母失職而造成的偏差行為,孩子與父母很快可以恢復健康生活。反之,若不即早加以矯正,長大後極可能成為低能者加精神病,對國家、家庭、社會安全都是一種威脅,以此要求父母帶行為偏差孩子前往台北兒心治療。其他在《國民教育》討論自閉症的文章亦強調即早輔導與痊癒的因果關係,提出「行為矯治學的發展重新點燃恢復健康的希望」,要求父母必須「在家中執行治療教育計畫」、「檢查每天的訓練得失」。強調教師與家長的「愛心、耐心、信心,訓練得法,都能使自閉症兒童,享受正常的生活,看到鳥語花香的大地」。


猜你喜歡


面對人生五大課題,如何超越自我?用體能訓練的心態為自己展開超越之路

面對人生五大課題,如何超越自我?用體能訓練的心態為自己展開超越之路
Photo Credit:中國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秒精彩翻滾,來自19年的苦練,翻滾男孩李智凱,因著奧運銀牌,成為台灣人心中的鞍馬王子。這19年間,除了教練、防護員,他還有一位重要神隊友—妻子,他在求婚貼文裡這麼感謝她:「不論是遇到挫折、失敗與失落,或者訓練受傷伴我走出谷底,她是我努力不懈奮鬥的動力來源。」我們的人生不在奧運場上,而是在人生GYM裡,不妨師法鞍馬王子,把「對的人」留在身邊,一起練生命裡的五大課題。

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們需要學習如何鍛鍊自我、更自信面對困難。就像李智凱的幽默態度:「遇到瓶頸算什麼?你還有瓶身跟瓶蓋要過,才能度過這個難關。」鍛鍊自我的過程中不可能永遠順利,但我們可以持續努力!以下列舉生命五大課題中常見的問題情境與自我訓練方法,陪伴大家在人生GYM中的訓練更順利:

工作課題:接受挑戰是最好的自我訓練,彼此陪練成果大於單打獨鬥

工作難題千奇百怪,也許你已經在一間不錯的公司,卻對自己日復一日的工作內容感到茫然?又或者面臨重重的考驗,付出全力卻達不到夠好的表現?工作,如同運動訓練,心態是關鍵決勝點,「即使可能失敗,也要用盡全力」世界球后戴資穎教我們選擇接受挑戰,以對得起自己的工作態度,對自己負責。

當你遇到人生好難、吃苦當吃補時,不妨試著對著鏡子擺出超人姿勢,提醒自己是有能力、有價值的人,以「做就對了」的良好工作態度持續努力。因為即使當下不受肯定,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為自己的未來找到更好的舞台,為超越自己做前置準備;擁有神隊友,也是不可或缺的,一起努力的夥伴,互相陪練、交流成長,絕對會比單打獨鬥更能達成理想目標。

人際關係課題:基本訓練是「尊重」,進階訓練是「找到對的夥伴」

在與人相處上,我們常因過於在乎,而把對方看得太重,甚至期待對方以同等態度回應,一旦期待落空,心中的不平衡感就會出現,甚至產生自我否定與懷疑,這樣的心態很容易讓關係變質,走向怨懟,甚至破局收場。

與人相處首先訓練「尊重」。要尊重自己、知道自己值得被愛,而不是只有無止境的付出才能得到對方的愛;再來尊重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不強加自己的喜好與期待在別人身上,保持讓彼此舒服的空間,才是平衡關係的第一步。

此外,就像職業運動選手需要優秀的陪練員,請花些時間為自己尋找一起陪練人生的好夥伴。美國知名企業家Jim Rohn曾提出「五人平均值」理論,意思是你的人生樣貌,會是你最親近的五個人的平均,他們的性格、生活習慣多多少少潛移默化著你的人生。請訓練自己將對的人留在身邊、不對的人早日放下,互相帶領彼此進步。

家庭課題:培養同理心,創造空間,陪伴彼此一生

家人關係像一支球隊,當每位成員在最適合自己的位置、彼此付出時,才能讓家庭的能量發揮到最大。但若強加期待於家人,忘卻同理心,則會適得其反,就像父母常向子女要求:「你應該要努力成為頂尖」,卻對子女的優點視而不見;子女則常覺得「爸媽都不了解我」,卻忽略他們也在學習如何當父母。

和諧的家庭關係,來自培養「同理心」,請試著放下期待、好好聆聽、避免情緒勒索。當你放下期待時,不滿的情緒會消失,聆聽才有機會發生,這也是為彼此創造空間,找到對彼此都好的相處模式。家人是一輩子的連結,不是一輩子的壓力,就用空間來保護最親密的家人吧,讓彼此擁有生活的餘裕。

心理健康課題:練習接住負面情緒、珍惜陪伴能量

運動不可能只有勝利,更多的是面臨失敗的時刻,人生也是。當不如意發生時,隨之而來的負面情緒會讓人失去希望和前進的動力,如何面對它?除了不閃躲的勇氣,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接納」。

產生負面情緒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就連球后小戴都承認:「我也不是無時無刻都滿滿的正能量,但正面的想法確實可以幫助自己更好。」在正能量被負面情緒打擊之時,請先允許自己接住情緒,不自責、不批判、沒有好壞對錯。

再來,為自己做點深呼吸,爭取機會讓正能量反彈向上。同時,擁有健康的支持系統也是必要的,請好好珍惜身邊的陪伴關係,它能幫助你走得更遠。

身體健康課題:找到好的人生夥伴一起前行,堅持訓練計畫

嘗試各種訓練的你,自然不會忽略生理健康訓練,「好好過生活」這簡單的五個字,需要有計劃地落實。每日進行體能訓練、攝取均衡營養、充足睡眠,我們自然能擁有健康多一點。同時別忘了More Fun Together,為自己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帶領我們看見更好的自己。

不論你現在面臨哪一種人生練習題,請相信自己不是孤單地面對訓練,因為在人生GYM的這條路上,你會遇見好夥伴,彼此分享正能量,也有中國人壽提供完整保障、全力守護,讓你沒有後顧之憂地專注訓練、超越自我朝夢想勇敢前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