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四個原型》:哪種人生方式最能清楚地表現出「愛人」呢?

《男人的四個原型》:哪種人生方式最能清楚地表現出「愛人」呢?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這些原型裡流出的宗教與文化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到愛人與其他成熟男性原型之間的緊張模式。基督教、猶太教與伊斯蘭等,這些被稱為道德、倫理或宗教的事物,全都迫害過愛人。

文:羅伯特・摩爾(Robert L. Moore)、道格拉斯・吉列特(Douglas Gillette)

「愛人」的文化背景

從這些原型裡流出的宗教與文化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到愛人與其他成熟男性原型之間的緊張模式。基督教、猶太教與伊斯蘭等,這些被稱為道德、倫理或宗教的事物,全都迫害過愛人。基督教幾乎一致地教導說,世界(愛人奉獻的目標)是邪惡的,這個世界的主人是撒旦,而撒旦就是基督徒必須避開的感官愉悅(其中的第一名就是性愛)的來源。教會通常反對藝術家、革新者與創造者。在羅馬時代晚期,教會剛取得權力時首先採取的措施之一,就是關閉劇院。其後不久,教會就關閉了妓院,並且禁止展示色情藝術。這裡沒有留給愛人的空間;至少,他的情慾表現是不被容許的。

教會遵循古希伯來的習慣,也迫害通靈者與靈媒,因為他們跟藝術家等人一樣,生活得非常接近創造圖像的無意識,也因此很接近愛人。這是中世紀火焚女巫的一個源頭。對教會來說,某些女巫不只是通靈,還對於來自細微感受的內在世界之印象,有深刻的直覺與敏感度,也是自然界的崇拜者。因為教會把自然界貼上了邪惡的標籤,他們相信女巫是撒旦——愛人——的崇拜者。

直到今日,許多基督徒仍然對《聖經》中唯一真正充滿情慾的章節感到震驚。這是一連串的情詩(以古代迦南祈求繁殖力的儀式為基礎),而且名符其實地色情。這一書描述的是一男一女之間的愛(amor),即身體與精神的羈絆。這些道德家基督徒能夠接受〈雅歌〉(Song of Solomon)的唯一辦法,就是把〈雅歌〉詮釋為「基督對教會的愛」的寓言。

原型無法被禁絕,也無法期望它就這樣消失。愛人以基督教神祕主義的形式,透過「逆來順受,甜美的耶穌」這樣浪漫又多愁善感的圖像,還有讚美詩歌,悄悄爬回基督教之中。如果我們稍微想想,像是〈在花園裡〉(In the Garden)、〈主愛救我〉(Love Lifted Me),還有〈靈友歌〉(Jesus, Lover of My Soul)等等(在此只舉幾個例子)讚美歌中暗藏的情慾色彩,就可以看出愛人讓一個本質上禁慾又說教的宗教,染上無可抑制的激情色彩。

在三位一體的教義中,聖父與聖子之間的愛通常以近乎淫蕩的詞彙描述。而道成肉身教義本身聲稱神「在歷史上」曾讓一位人類女性成孕,而透過他們的結合,神永久而親密地與所有人類交流/交媾(intercourse)。教會的觀點受到聖典的約束,對物質宇宙抱著矛盾情緒,但在其下潛藏的是愛人在基督教神祕經驗與神學思想中的顯現。

儘管如此,基督教教會整體而言對愛人還是很有敵意。愛人在猶太教裡受到的待遇只稍微好一些。在正統猶太教中,被投射到女人身上的愛人仍然被貶低。傳統猶太祈禱書裡,初步晨間禮拜的一部分仍舊包括這句話:「讚美汝,上主吾等之神,宇宙之王,沒有把我造成女人。」而在猶太教裡,故事是這麼說的:夏娃是第一個犯罪的人。這種針對女性的誹謗,還有從中衍生的暗示(反對與女性連結在一起的愛人)布置好了舞臺,讓猶太人(還有後來的基督教與穆斯林)產生這種概念:把女人視為「誘惑者」,設法讓虔誠的男人在追求「神聖性」的時候分心。

在伊斯蘭教裡,婦女遭到惡名遠播的貶低與壓迫。伊斯蘭是戰士能量禁慾主義的宗教。但愛人在這裡並沒有被排除。穆斯林的死後天堂被展現為愛人的領域。在天堂裡,穆斯林聖人在塵世生活中棄絕及壓抑的一切,都以無盡宴席的形式回歸給他,還有美麗的女人——「黑眼睛的天堂美女」,招待他。

印度教不一樣:印度教不是像西方宗教那樣說教或講究倫理的宗教。它的性靈面更偏重美學與神祕主義。印度教頌揚所有事物的一體性(在「梵」〔Brahman〕之中),以及人類與神的一體性(在「大我」之中),同時它也對形式的世界感到欣喜,在感官的領域裡得到樂趣。

印度教崇拜者有許多男神女神可以體驗,有許多奇異的形狀與顏色、半動物半人類、植物,甚至是石頭,全部都是它們背後的「一」(the One)在感官上很奢華而多重的形式,「一」把祂無盡的愛與激情貫注到這些形式中。印度教頌揚愛人的情慾面,以神聖情詩(例如《印度愛經》〔Kama Sutra〕),還有某些廟宇雕像的撩人形式,在世間神聖地具體展現。如果你認為國王/戰士/魔法師與愛人在本質上是對立的,去拜訪科納爾克(Konarak)的印度教廟宇就會糾正你的印象。在科納爾克,男神與女神、男人與女人,都被呈現為正在盡情享受每一種想像得到的性交體位,處於跟彼此、宇宙以及神結合的狂喜之中。

MET_Asian_Wing
Photo Credit: shibainu CC By 2.0
愛侶(Mithuna)雕像,印度奧里薩邦(Orissa)

與此相關的是,有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在工作與個人生活兩方面都覺得窒息貧瘠,於是前來做精神分析。他是一位會計師,卻覺得自己跟日常的數字計算工作逐漸疏離。他覺得自己受限於職業上的某些行為規範;這些規範是任何這類「正經」(這是他的形容)職業的一部分。如他所說的,他覺得自己從「真實生活的糞土汙泥」中被切割開來。事情變得很明顯:他沒有跟內在的愛人接上線。

然後他做了一個「印度女孩之夢」。在夢中,他發現自己在印度,這是他以前從來沒有多想的地方。他走路穿過一個老鼠肆虐的貧民區。首先讓他訝異的是種種顏色:藍色、橘色、白色、紅色與紫紅色。然後是氣味:異國香料與香水,混合了人類屎尿與腐敗垃圾的臭氣。他爬上一座搖搖晃晃的樓梯,到了一間二樓公寓,看見一個骯髒卻明豔照人的黝黑印度女孩,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他們在地板上一塊有汙漬的骯髒床墊上做愛。

他醒來時,感覺到一股興奮、煥然一新與喜悅,這是他過去從未經歷過的。他把這次的感受描述成一種「靈性」。在夢中,他感覺到「神」現身為一種有異國風情、有感官之美的存在,這個存在就跟他一起享受性愛。這對他來說是一種天啟,而他開始連結愛人的成熟男性能量,這對他自己和性伴侶來說,都有很大的好處。

哪種人生方式最能清楚地表現出愛人呢?有兩種主要的形式,(廣義的)藝術家與通靈者。畫家、音樂家、詩人、雕刻家與作家通常是「沉浸於」愛人能量。眾所周知,藝術家是敏感又喜愛官能享受的。要看出這一點,我們只要看看高更(Gauguin)那些充滿光線的人物、印象派畫家閃亮的色彩、哥雅(Goya)的裸體圖畫,還有亨利.摩爾(Henry Moore)的雕塑品。我們只要聽聽馬勒(Mahler)的交響曲中鬱鬱寡歡的神祕主義、廣島樂團(Hiroshima)的「酷派」爵士,或者華萊士.史蒂文斯(Wallace Stevens)具感官性、波濤起伏的詩。藝術家的個人生活,是典型地(或許很符合刻板印象)狂暴、混亂、有如迷宮,充滿了人生起伏、失敗的婚姻,通常還濫用藥物。他們活得非常接近創造性無意識的激烈力量。

真正的通靈者也以同樣的方式,活在感觸深刻的直覺所帶來的感官知覺與「振動」世界之中。他們有意識的覺察,就像藝術家一樣,非常能接納來自其他人的思緒感受,還有集體無意識這個幽暗領域的入侵。他們似乎在白晝常識世界之下或之外的世界裡移動。從這個隱藏世界裡,他們接收到一陣陣強烈的感受、無法解釋的氣味、其他人感覺不到的冷熱感覺、極其恐怖或美麗的影像,還有關於其他人實際上發生什麼事的線索(接收形式通常是幾乎聽得見的字句)。他們甚至可能接收到關於未來的印象。所有成功「解讀」卡片、茶葉與掌紋的男人,都是在連結「愛人」,愛人在表面之下把所有事物結合在一起,甚至也把未來跟現在結合在一起。

有「直覺」的生意人也連結了愛人。當我們對人、對情況或自己的未來有預感或直覺的時候,全都連結了愛人能量。在這些時刻,事物潛藏的一致性在我們面前被揭露了,甚至是以世俗的方式揭露,而我們被吸引到愛人能量中,這種能量把我們跟常態下不會察覺到的種種現實連結在一起。

任何藝術性或創造性的努力,還有幾乎每一項專業,從農業到股票經紀,從粉刷房屋到電腦軟體設計,都是為了取得創造力而汲取愛人能量。

那些真正欣賞美食、美酒、菸草、錢幣、原始手工藝品等各種物品的鑑賞家,也是一樣。所謂的狂熱分子(buff)亦然。蒸氣火車迷對於這些巨大、閃亮的黑色「陽具」,有一種感官性的,甚至是情慾性的喜好。尋找正確型號雪佛蘭科維特(Corvette)的愛車人士,樂於觸碰及嗅聞車子、在鐵鏽與髒汙的內裝之下尋找美麗與缺陷的二手車鑑定人,某種特定文學類型或搖滾樂團的「粉絲」等,所有這些人都連結了愛人。愛人透過濃咖啡或巧克力的美食家、珍惜一只明代花瓶並在手中反覆把玩的古董商等人,表達他自己。以意象和故事讓布道詞變得生動的牧師,如同美洲原住民所說的,是「用心思考」而不只是用腦袋思考的人,他也連結了愛人。愛人透過他的布道詞歌唱。當所有人停止做事,讓自己在沒有表現壓力的狀況下,只是在當下感受,在「停下來聞聞玫瑰花香」的時候,都在感受愛人。

當然,我們在愛情生活中強烈地感受到愛人。在我們的文化裡,這是大多數人接觸到愛人的主要管道。許多男人名符其實地為了「墜入愛河」(落入愛人的力量之下)的刺激而活。在這種心醉神迷的意識狀態下——甚至連最像硬漢的人都會如此——我們以摯愛為樂,也珍愛她所有的身體與靈魂之美。透過我們與她在情緒和身體上的結合,我們被傳送到一個一方面狂喜愉悅,另一方面痛苦哀傷的神聖世界裡。我們跟吟遊詩人一起喊道:「我知道愛的劇痛!」對我們來說,整個世界看起來、感覺起來不一樣了,無論如何都更活潑、更生動、更有意義了。這是愛人的工作成果。


在繼續討論愛人的陰影面之前,我們想關注一下這個老問題:一對一關係、一對多關係與雜交。一對一關係出於愛情的amor形式,在這種形式裡,一男一女只對彼此獻出自己的身體與靈魂。這出現在神話世界裡,在埃及神明歐西里斯和妻子埃西斯(Isis),還有迦南神明巴力對妻子阿納特(Anath)的愛情故事裡。

在印度神話裡,有濕婆與雪山神女(Parvati)之間不朽的愛。在《聖經》裡,我們看到雅威對以色列,祂的「新娘」,長久承受苦難的愛。一對一關係仍然是我們今日的理想,至少在西方如此。但愛人也透過一對多關係、連續的一對一關係或雜交來表現自己。在神話中,這展現在印度教奎師那(Krishna)對牧牛女(gopis)的愛裡。祂以無盡的愛的能力,完完全全地愛著她們每一個人,所以她們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絕對特別又受到重視。在希臘神話裡,宙斯在天界與人間都有許多摯愛。

在人類歷史上,在這種偽裝下的愛人顯現在國王的後宮裡,從一對一關係的觀點來看極為恐怖,同時也極為迷人。埃及法老拉姆西斯二世(Ramses II)據信有超過一百位妻子,更不要提那無數的姬妾了。《聖經》中的國王大衛與所羅門,擁有秀色可餐的女性所組成的龐大後宮,而如同在《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裡看到的,暹羅國王也一樣。某些富有的穆斯林男性,至今仍然有幾位妻子和小妾。愛人顯現在所有這些社會性安排之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男人的四個原型:暢銷20年經典,榮格學派帶你剖析男性心理》,橡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伯特・摩爾(Robert L. Moore)、道格拉斯・吉列特(Douglas Gillette)
譯者:吳妍儀

你誤會男性了,成熟男性跟你想的不一樣!

榮格心理學派教授——羅伯特・摩爾
神話學家——道格拉斯・吉列特
攜手翻轉人們對男性的刻板印象,
帶你認識每個男人心中都有的四個原型:國王、戰士、魔法師、愛人。

  • 父權體制其實是男孩權利體制,是男孩心態的展現。
  • 真正的男人並不會濫用暴力或隨便展現敵意。
  • 成熟男人心態是具撫育性與生產性,而非傷害性與毀滅性。

現今,人們需要的,不是更少的男性力量,而是更多的成熟男性氣質,其特色是冷靜、憐憫、眼界清晰、具育成力。

販、左閃右躲的政治領袖、家暴男、老是「愛抱怨」的老闆、「炙手可熱」的資淺業務主管、不忠的丈夫、公司裡的「應聲蟲」、冷漠的研究所指導教授、「我比你神聖」的牧師、幫派分子、永遠找不到時間出席女兒在校活動的父親、奚落隊上明星球員的教練……等,這些男人全都是假裝成男人的男孩。人們總是把這個男人的控制、威脅與敵意行為誤解成力量,但其實他表現出的是一種潛藏的極端脆弱與無力,一種受傷小男孩的脆弱性。

榮格心理學派教授羅伯特・摩爾和神話學家道格拉斯・吉列特,透過對古代神話與現代夢境所做的研究、對主流宗教社群急速女性化所做的檢視、對整體社會中性別角色迅速變遷所做的反省,以及多年的臨床經驗,察覺到許多尋求精神治療的男性內在生命中,所缺少的並不是與內在女性氣質的連結,而是少了與深層的、直覺的男性能量之間的連結。他們也相信,在每個男人的內心深處,都有著冷靜且正面的成熟男性藍圖。

書中首先介紹男孩時期的四個原型:神聖小孩、早熟小孩、伊底帕斯情結之子和英雄。這四個男孩心態的原型,會以一種複雜的方式引發成熟男性心態的每個原型。因此,神聖小孩在經過生活經驗的調節與充實之後,變成了「國王」;早熟小孩變成「魔法師」;伊底帕斯情結之子變成「愛人」;英雄則變成了「戰士」。兩位作者也介紹了每個原型在完整狀態下所能發揮的功能,處於消極端與積極端時的陰影性格,並說明連結這些原型能量後的完整健全性格。

最後,兩位作者教導讀者如何運用積極想像對話、召喚完整男性原型的積極形式、仰慕其他男性、裝得「像是」等多種方法,與這些能量建立連結。在男性與這些原型越來越常接觸後,就能夠放棄父權式傷人傷己的思維、感受與行為模式,真正變得更堅強、更有中心、更有生產力。

四原型簡介

1. 國王
當我們正確連結國王能量,做自己內在「國王」的僕人時,就會在自己的人生中表現出正義好國王。我們會感覺到焦慮程度降低。我們會感覺到自己有中心,而且很冷靜,也會聽到自己出自內在權威而發言。我們有能力深切而真誠地關注別人。我們會「認可」別人;我們會把他們看成他們實際上的樣子:完整的人。我們會覺得自己是一個有中心的參與者,參與創造一個更正義、更冷靜、更有創意的世界。我們不只是對家庭、朋友、公司、理想、宗教等,會有超個人的奉獻之心,對整個世界也是如此。我們會有某種性靈面,也會知道那個所有人類生命似乎都當成基礎的中心戒律是真確的:「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在此解讀為「國王」)。要愛人如己。」

2. 戰士
如果我們恰當地連結戰士能量,就會精力充沛、果決、有勇氣、有耐力、堅忍,並且忠於某種超越個人利益的更大之善。在此同時,我們需要其他成熟男性能量形式——國王、魔法師、愛人,來潛移默化戰士。如果我們以正確方式連結戰士,在態度「超然」的同時,也會溫暖、有同情心、懂得欣賞,又有生產力。我們會關照自己與他人。我們會好好戰鬥,以便讓世界變成一個對所有人和所有事物來說,都更美好、更讓人滿足的地方。我們作戰會是為了創造嶄新、正義與自由的事物。

3. 魔法師
如果我們恰當地連結魔法師能量,將能夠對專業與個人生活,加上一層對自己和他人都很有遠見、有深刻理解與反省的面向,也會增加對於外在運作和精神力量的內在處理的技術性能力。在我們連結魔法師的時候,需要用其他三種成熟男性模式的原型來規範這個能量。沒有一個原型能獨自運作良好;我們需要把國王對育成創造與寬容慷慨的關懷、戰士毅然採取行動的能力與勇氣,還有愛人對於所有事物深刻而有堅定信念的連結感,與魔法師混合在一起。接著,我們就會為了人類,或許也為了整顆星球的益處,而利用對於能量流的知識、容納能力與輸送能力。

4. 愛人
如果我們恰當地連結愛人,同時保持自我結構強健,就會對人生、目標、工作與成就,感覺到有相關性、連結、活力、熱忱、憐憫、同理、精力充沛,還有浪漫情懷。經過恰當利用的愛人能量,帶來一種意義感,這就是我們所謂的性靈面。我們之所以渴求一個對自己和他人都更美好的世界,其源頭在於愛人。他是理想主義者與夢想家。他是想要我們擁有大量美好事物的人。愛人說:「我來帶給你生命,你可以更豐富地享受生命。」

愛人讓其他男性能量有人性、充滿愛,而且彼此產生關聯,也跟在艱困世界中掙扎的人類真實生命處境相關聯。國王、戰士與魔法師彼此相當和諧。他們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少了愛人的話,他們全都在本質上與生命疏離。他們需要愛人來激勵他們,讓他們變得有人性,並且給他們終極目標—愛。他們需要愛人,好讓他們不至於變成虐待狂。

getImage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