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變少,年輕人又不肯進工廠,中國沿海城市不再是勞力密集的「世界工廠」

人口變少,年輕人又不肯進工廠,中國沿海城市不再是勞力密集的「世界工廠」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廣州從事餐點外送的李濤表示,相較在工廠上班或擔任保全來說,擁有更多的自由,員工們可以利用空檔聊天、玩線上遊戲,但在工廠工作不可能,他現在的同事很多都是從生產線上轉來當外送的。但同時,廣州省東莞市勞動局表示,2019年農曆新年假期後,南部城市約800家工廠預計缺工10萬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全世界人口最多,早期以勞力密集產業被譽為「世界工廠」。但由於近年來人口大量減少,造成勞動力下降,同時,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大幅增加,不願意「屈就」工廠工作的年輕人因此越來越多,許多年輕人轉做服務業,造成的中國沿海大城市缺工嚴重,部分工廠以機械化因應,部分低階、勞力密集的工廠則遷往內陸省份。

中國人口出生率創新低,人口紅利消失

《經濟日報》報導,中國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新增人口數量比2017年減少,人口出生規模連續第2年出現萎縮,出生率為10.9‰,創歷史新低,而60歲及以上人口占比創新高,勞動人口數量也出現首次下降。

中國去年勞動人口7.75億人,相較2017年減少近百萬人,中國勞動人口衰退是歷史上首見,專家預估,大陸人口紅利將逐漸消失,勞力密集的工廠勞動成本將提高。

年輕人學歷變高,寧可做服務業,不願再待工廠

除了勞動的「量」減少,年輕人的「質」往上提升,也讓低階勞力密集工廠難以找到願意「屈就」的工人。

《中國社會科學網》引述2015年的人口研究調查指出,從2010年到2015年的5年間,高等教育人口就增加了5300萬人。而根據中國教育部2018年10月發布的教育概況,2017年全國大學以上的畢業生仍比2016年增加4.3%。

《美國之音》2014年就報導,中國90後的年輕人學歷提高,他們不像70後、80後的農民工願意留在工廠裡面工作。《明尼蘇達州公共電台》就訪問了一位2017年才剛從大學畢業的馬斌,他明確表達,「我沒辦法過朝九晚五的制式生活」。

《中央社》報導,《南華早報》訪問在廣州從事餐點外送的李濤,他表示,這份工作每個月可以賺人民幣5000元至7000元,相較在工廠上班或擔任保全來說,擁有更多的自由。

李濤說,員工們可以利用空檔聊天、玩線上遊戲,但在工廠工作不可能。他現在的同事很多都是從生產線上轉來當外送的,他自己也是這樣。外送平台「美團點評」2018年就有270萬名登記在冊的外送員,包括全職和兼職,比2017年多了22%。美團一份針對內部員工的調查顯示,有77%的外送員是離鄉背井來打拼的外地工人,且大多是1980年後出生。

沿海城市低階工廠缺工嚴重,薪水再高也沒人應徵

勞動力減少,加上年輕人不願投入,因此原本在中國沿海一線城市的低階工廠,開始出現缺工的情況,《中央社》報導,廣州省東莞市勞動局表示,2019年農曆新年假期後,南部城市約800家工廠預計缺工10萬人。

在浙江省海寧市東部從事家具出口的謝石說,工廠提供高於去年薪資成長率10%的月薪5000元給裁縫工人,但有數年經驗的員工卻要求8000元才願意在紡織印染廠工作,而且還要周休一天。謝石表示,這種低階的工作要這樣的薪水實在太高,現在海寧很多工廠都缺工。

廣東北部的電子工廠也在缺工,在梅州工作的邱士林指出,公司每個月付4000元給技術工人。「我們計畫招募200人,但實際只招到三分之一」。

在東莞經營一家製造商協會的梁璐表示,該市的許多公司現在徵才都是為了補去年的缺。即使製造業提高工資,仍難以獲得勞方青睞,《南方都市報》報導,廣州海珠區的服裝廠家們就表示,公司祭出月薪7000元還包住宿,仍找不到人。

內陸地區挾著人力、土地、交通優勢,把沿海工廠吸過來

另一方面,中國內陸的省份,挾著交通設備完成、大量的低廉人力等優勢,開出極佳的優惠吸引原本設廠沿海的企業。

《紐約時報》中文網2014年就報導,以內陸重慶市與與沿海廣州省的東莞市相比,運年錶業創辦人劉展灝就估算,在重慶只要每個月提供人民幣2300~2500元就可以找到足夠的人力,相較之下,在東莞要支出2940元的月薪才能召募到員工。

另外,由於東莞開發飽和,低廉的土地距離市區很遠,但在重慶,靠近大路和商業區的地段,價格不到東莞的三分之一。

此外,過去對外運輸依賴沿岸的海運,但隨著中國西部通往歐洲的新鐵路幹線,以及中國內陸帶有貨運站的龐大新機場相繼落成,貨物已經可以從內陸工廠直接運到海外市場,無需依賴廣東、上海或其他沿海地區的大型港口。

《中央社》報導,在這樣的優勢條件下,地方政府開出許多優異條件,吸引沿海企業來到內陸農村,設立「衛星工廠」。

河南省滑縣的農村是首批「衛星工廠」,將服裝廠從較富裕的沿海地區整體搬遷過去,利用「扶貧項目」資金在農村重新興建起來。總部位於富庶沿海省份浙江的金泰製衣負責人邵德民,2015年開始在滑縣經營小型紡織廠,如今他有17家工廠,員工2600人,他在2018年受訪時表示:「政府在一年內建起了這17家工廠。通常我們建一家廠需要2至3年。」

這樣的衛星工廠,也圓了大城市打工族想回鄉的夢想。《環球時報》報導,一名原本在廣州省東莞工作的29歲電子工人張洪生,近期正考慮回到內陸家鄉陝西省西安工作。張洪生說,作為生產線工人,他必須每週工作6天,每天加班2小時。但他的每月收入6000人民幣,要是全家一起住在東莞,他的月薪只夠支付日常開銷。

「近年來,在我的家鄉建立了許多新工廠,他們也需要大量的工人,新工廠可能比東莞的工廠少一些,但租金和生活費用便宜得多,」 張洪生補充,「我回來的另一個原因是,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在這裡。」

中國開始「機器人革命」,用機器取代人力

而中國沿海部分資源足夠的廠商,開始以自動化、機械化因應短缺的人力。

《環球時報》報導,總部位於廣州省東莞的中升電子總經理孫浩斌表示,工人短缺和勞動力成本上影響了公司的利潤,但由於工廠已經進行高度機械化,因此勞動力短缺並沒有太大傷害。孫浩斌表示,「兩年前,我們在工廠設備方面投入大量金,長遠來看,機械比人力更穩定、效益更高。」

《中央社》2018年8月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4年便喊出「機器人革命」,而按照中國共產黨提出的「中國製造2025」製造業藍圖,國家也對機器人產業提供大量補助。

根據國際機器人協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的資料,中國目前已是全球最大工業機器人市場,2017年共賣出約14萬1000台機器人,占全球需求的1/3。國際機器人協會還預估,從現在到2020年,中國的機器人需求每年還可能成長20%。

《電子工程專輯網》報導,目前亞洲仍是全球工業機器人市場中成長最快的,2016年單位銷售量成長19%,而中國數年來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市場,在2011年到2016年之間每年平均成長率為31%。全球排名前兩大的工業機器人買主國是中國與韓國,2016年市場成長率最高的則是中國與美國。而在大多數亞洲市場,電氣、電子製造業是最大的工業機器人應用領域。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