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史上第一場「防範性侵」高峰會,為什麼教宗讓受害者們大失所望?

天主教史上第一場「防範性侵」高峰會,為什麼教宗讓受害者們大失所望?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高峰會中,教宗措辭嚴厲地批評性侵兒童的傳教士已成為「撒旦的工具」,然而受害者和倡議組織們認為,教宗應該採去更多具體作為而非只是說些不痛不癢的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年連環爆出神職人員的性侵醜聞讓天主教會的聲譽與形象受到重創,梵蒂岡於21日起舉行為期4天的「教會未成年人保護」(The Protection of Minors in the Church)高峰會,討論教士性侵兒童問題。全球幾百名主教聽見受害者的控訴,而倡議團體和受害者們都期望教宗在這場被許多媒體名為「性侵峰會」結束後,發表明確且具有改革企圖的結論。雖然教宗的確在最後頒布了「21點」方針,然而卻遭批評「不痛不癢」。另外諷刺的是,就在這場峰會結束後1天,羅馬天主教廷第三號人物、梵蒂岡財務總管派爾(George Pell)在多起男童性侵、猥褻指控中遭到判決有罪。

這場以「保護未成年人」為名的峰會談什麼?

這場為期4天的會議在梵蒂岡舉行,《風傳媒》報導,第一天的主題是「責任」(responsibility)──主教在教會事務、信仰、司法等領域的責任;第二天的主題是「課責」(accountability)──依照《教會法》(Canon Law)追究怠忽職守的教士;第三天的主題是「透明」(transparency)──教會面對政府當局與廣大信徒的內部規範程序;第四天由方濟各作總結,並主持彌撒。

綜合《中央廣播電台》《中央社》報導,教宗方濟各表示,教會的使命是保護孩童不受豺狼攻擊,在教會內發生侵犯案,性侵兒童的傳教士已經成為「撒旦的工具」,完全違背了教會的道德信譽,教會將以最嚴厲態度對待,絕不漠視或姑息,「上帝的聖民看向我們,並期望我們不要只是做出簡單且可預料的譴責,而是要採取具體且有效的措施,我們需要具體確實。」

峰會出席者有190人,包括各國主教團主席、14位東正教領袖、重要天主教組織代表等。全球共有114位主教團主席參加,亞洲地區包含台灣主教團主席洪山川,以及來自日本、韓國、越南等18人,中國並未派代表出席。

《地球圖輯隊》報導,在高峰會上,齊聚一堂的各國主教聽到了受害者的證詞,包含神父如何性侵他們,以及教廷如何對他們的遭遇漠不關心,一名來自非洲的受害者表示,她15歲時遭到神父性侵,被迫墮胎3次,每次只要她不願就會被暴打,另一名來自亞洲的受害者表示,他被性虐待超過100次。

除了受害者的控訴外,各地的主教也紛紛提出對此議題的見解,《中央社》報導,印度樞機主教葛拉希亞斯(Oswald Gracias)在峰會第2天承認羅馬天主教會性虐醜聞遍布全球,他強調部分主教拒絕承認戀童癖神職人員是他們國家的問題,尤其在亞洲和非洲,這說法令人無法接受。

他說,「問題很清楚。沒有主教可以對自己說:『教會性虐問題與我無關,因為我所處的地區情況不同』。儘管性虐案件似乎戲劇化地出現在世界某些地方,但這不是一個特定(區域)現象。整個教會必須誠實看待。」

《中央社》報導,德國樞機主教馬克斯(Reinhard Marx)則在峰會上指出,針對性侵兒童的神職人員,可用以記錄惡行並指認有罪者的檔案或者被銷毀,或者根本「從未被建立」他還控訴,「被規範和強迫噤聲的不是加害者,卻是受害者。明定的犯行起訴程序和方法刻意不被遵守,反倒被取消或推翻。」

調查顯示,主教為了保護教會名譽,對性侵情事視而不見,許多被控性侵未成年人的神父,在事發後被調至另一個教區服務。

峰會有什麼成果?

《風傳媒》報導,教宗在會中提出21項指導方針 ,方針是由各主教會議討論制定,由教宗親自統整,包括定期重新審視受害者保護機制、制定虐待情事處理指南、促進一般民眾參與性侵調查、制定教士行為守則、建立讓受害者可以舉報性侵行為的申訴團體、訓練民眾發現性侵情事,以及向警方和上級教會通報性侵案件的步驟。

《紐約時報》報導,另外梵蒂岡還提到了一個「非常簡短」的手冊,讓主教瞭解他們面對性虐待案件時的職責,此外,梵蒂岡將成立一個專家與聖教法典的律師組成的新工作小組,協助經驗與資源較少的那些國家的主教。

各界質疑峰會結論不明確,批教宗承諾「不痛不癢」

然而除了教宗的演說沒有聚焦在大眾最關切的神父性侵孩童事件,也沒有承諾對性侵孩童和協助吃案的神父實施「零容忍」政策,21項方針也沒有點出教廷具體該怎麼防止性虐待事件再次發生,都讓受害者和信徒感到憤怒和失望。《中央社》報導,受害方支持者認為,教宗只是重複舊有的承諾,並提供極少的具體方案,感到深深失望。

《風傳媒》報導,針對教宗提出的21點方針,代表性侵受害者的「終止神職人員性侵」(Ending Clergy Abuse)組織發言人伊斯利(Peter Isley)批評方針「非常不具體」,沒展現出教會對性侵虐待青少年及兒童的神職人員「零容忍」的態度。伊斯利認為,對性侵虐待青少年及兒童的神父、主教已經失去擔任神職人員的資格,應該被褫奪神職,而不僅僅被調離職位。

《地球圖輯隊》報導,「今天教宗沒有提到的事,有天一定會傷害到某個孩子。他實際上對所有主教說的是:『繼續掩蓋醜聞吧!』為什麼不能把『零容忍』政策加進教令中?他有權力這麼做,問題出在他的內在衝突──他到底想要保護神父還是遭到性虐的受害者?」伊斯利表示。

《紐約時報》報導,關注神父性虐待信徒的組織「主教問責」BishopAccountability.org的多伊爾(Anne Barrett Doyle)也批評,教宗的演說讓人失望,他災難性地誤讀了信徒的悲傷和憤怒。在全球天主教徒疾呼要教廷拿出實際改變的現在,教宗只提供不痛不癢的承諾,「這些我們早就聽過了。特別令人苦惱的是,教宗再度合理化社會中各行各業都會發生性侵案,我們要他提供大膽又果斷的計畫,他卻給我們謹慎、回收的說詞。」

天主教羅馬教廷性侵保護兒童高峰會教宗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也持續不斷,受害者和其支持團體呼籲教廷落實「性暴力零容忍」政策


除了倡議組織不滿,幾名受害者也認為峰會的效果不佳,《自由時報》報導,瑞士受害者弗布林格(Jean-Marie furbringer)表示:「老實說這是宗教性廢話,一切都是撒旦的錯。」英國受害者桑德斯(Peter Saunders)說:「演說提到撒旦,說到邪惡,卻沒有談到永久開除教會聘僱的兒童性侵者與虐待者。」

義大利受害者札納帝(Francesco Zanardi)表示想看到具體措施,想看到保護孌童神父的主教被公佈,「應從打開梵蒂岡檔案,而非摧毀文件開始,應從將檔案交給當局開始。」梵蒂岡過去拒絕交出相關的內部調查檔案,德國樞機主教馬克斯也坦承相關人員的惡行不是未建檔就是檔案遭銷毀。

《地球圖輯隊》報導,而負責組織這場高峰會的高階神職人員表示,教宗頒布的教令極有可能隨著教宗的任期結束而消失或無效,更需要改變的是整體文化和坦承面對,尤其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這些掌握著天主教會未來的地方,負責保護教會孩童安全的碩爾納(Hans Zollner)神父則說,教會已經掌握到性虐醜聞中「系統性的根源」,這算一大進步,他也坦言想要「讓一艘大船掉頭」需要投入更多心力和時間。

《BBC》報導,教宗的說法是大方向的處理辦法,但受害倖存者將會要求梵諦岡必須公布實際詳細的步驟,且需要訂定新的保護條約,以防青少年和幼兒再入神職人員虎口。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