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夏威夷模式」引發1930年代鳳梨罐頭整合運動

《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夏威夷模式」引發1930年代鳳梨罐頭整合運動
鳳梨的收穫及搬運|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東洋製罐引進罐頭在台生產,另一個左右台灣鳳梨罐頭走向的是「夏威夷模式」,也就是「現代化機械、自營農場、外來種」。

文:王御風、黃于津

台灣鳳梨罐頭的轉變關鍵

1922年(大正11年)是台灣鳳梨罐頭的關鍵時刻,東洋製罐株式會社於當年在高雄市三塊厝設立台灣製罐株式會社,從此台灣鳳梨工廠不需自行製罐或從日本進口,讓台灣鳳梨工廠的營運成本降低不少,也開始獲利,使得台灣各地開始大量設廠。由於鳳梨工廠入門門檻不高,因此許多工廠人數不多,品質也不佳。狀況類似今日所說的「蛋塔效應」,因此1924年(大正13年)殖產局特產課成立後,開始思考台灣鳳梨未來的走向,最後決定採取「夏威夷模式」,這也讓台灣鳳梨罐頭產業走上另一條路。

東洋製罐來台

東洋製罐會社成立於1917年(大正6年)的大阪,初期事業主體是與北海道的日魯漁業株式會社合作;1919年(大正8年)日魯漁業等決定自行製罐,也讓東洋製罐將原本為北海道購置的機器轉移到高雄,這讓各鳳梨工廠紛紛採用其空罐,節省許多成本。東洋製罐更在1925年(大正13年)合併台灣製罐,隨後更扮演了台灣鳳梨罐頭發展的重要角色。

東洋製罐來到台灣,除了解決空罐的成本問題,也引進新的夏威夷式鳳梨罐頭生產方式,其想法與總督府不謀而合,於是兩方開始合作,也引發了1930年代的鳳梨罐頭整合運動。

東洋製罐在台灣的代表首推星野直太郎。星野直太郎1892年(明治25年)1月15日出生於大阪府,為西島熊治郎的次子,之後由星野佐紀收為養子。1914年(大正3年),星野畢業於農商務省水產講習所本科製造科,1918(大正7年)進入農商務省,派遣至美國考察水產業,1919年(大正8年)歸國。

歸國後, 星野直太郎於1922年( 大正11年) 進入東洋製罐株式會社擔任總經理(支配人),1924年(大正13年)升任董事(取締役),隔年(1925年)兼任高雄工場場長,並渡台創設新工廠,完成當時最具規模的罐頭製造工廠。1928年(昭和3年)兼任大阪、高雄工場長,除此之外,他也在這年晉升陸軍步兵中尉。1931年(昭和6年)台灣鳳梨罐詰共同販賣株式會社成立時,星野擔任專務取締役。1935年(昭和10年)台灣合同鳳梨株式會社成立後,他擔任常務董事,並於同年被選為高雄州會議員。

圖29
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東洋製罐高雄三塊厝工場

除了製罐成本的降低,整個大環境也對製罐業者有利。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因歐美列強捲入戰場,使得日本經濟快速成長,也帶動日本勞工的工資發展,米價、蔬菜、水果等價格顯著上揚,台灣鳳梨罐頭的銷售也增加。在種種有利條件下,台灣鳳梨罐頭工廠如雨後春筍般快速崛起,1922年(大正11年)再度突破兩位數後,工廠數量大幅成長,1920年代可說是台灣鳳梨罐頭產業的第一波高峰,這也使得總督府開始思考,該如何帶領台灣鳳梨罐頭走向下一步。

總督府殖產局:夏威夷模式的誕生

除了東洋製罐引進罐頭在台生產,另一個左右台灣鳳梨罐頭走向的是「夏威夷模式」,也就是「現代化機械、自營農場、外來種」。20世紀初,台灣剛開始發展鳳梨罐頭時,全世界最大的產銷地是新加坡,岡村庄太郎與台灣官員均前往參訪,當初設立的工廠也都是以新加坡為模仿對象。但從1895年(明治28年)才開始發展的夏威夷,逐步取代了新加坡,在1920年代已成為世界鳳梨罐頭的最大產銷地。

夏威夷的鳳梨罐頭製作方式與新加坡截然不同,其工廠多半都有自營農場,工廠機械化程度及規模也較大。台灣總督府在參考其經驗之後,認為台灣鳳梨罐頭的未來,應該師法夏威夷,可以降低人力成本;在原料方面,也應該工廠自營農場,如此就不需在價格上看農民臉色;而且要引進更適合製罐的鳳梨品種,也就是以夏威夷的「開英種」取代台灣的「在來種」。

台灣約從17世紀末開始栽種鳳梨,最早由閩廣移民從中國引入,當時所攜帶入台的品種可分為:有刺紅皮種、無刺紅皮種、烏皮種、黃皮種,因此這些最早栽培的品種概括稱為「在來種」。台灣南部以栽種有刺紅皮種為主,此品種與中國廣東栽種的品種相同;台灣中部則主要種植無刺紅皮種,此品種與新加坡種相似。

在來種的特色是果實香氣濃郁、植株健壯、耐旱耐陰,適合粗放栽植;缺點是果實較小、果肉纖維較多,且花腔較深,因此在製罐時須先剝皮及切成螺旋片形,處理過程相當麻煩,並不適合作為加工罐頭原料之用。種植的品種限制了鳳梨罐頭產業的發展,因此總督府遂陸續於夏威夷、爪哇、新加坡、菲律賓、婆羅洲等地引進新品種。

1909-1910年間日本人本田氏從夏威夷引進開英種,首度於高雄州隘寮溪原野地試種,因此開英種又被稱為「外來種」或「改良種」。1913年(大正2年)起總督府殖產局附屬園藝試驗場(即後來的士林園藝試驗支所,隸屬於中央研究所,亦即今日的士林官邸)從夏威夷、爪哇、新加坡、菲律賓,引進開英種、沙勞越種、新加坡種、紅西班牙種、模里西斯種等品種加以試種。後來士林園藝支所開始推廣「夏威夷模式」時,擔任所長的是櫻井芳次郎,也就是前述「濱口鳳梨工場」主導人櫻井芳之助的兒子。

1914年( 大正3年) 在嘉義試種的沙勞越種生長狀況良好,加之位處北部的士林園藝試驗所冬季氣候濕冷,不利於鳳梨生長,因此中央研究所又於嘉義設置農事試驗分所,將引進之種苗移往嘉義農事試驗分所試種。其中較適合台灣氣候者,有新加坡種適合用來鮮食;開英種(來自夏威夷)、沙勞越種(來自菲律賓)適合作為罐頭的生產製作原料。

1922年(大正11年)後各鳳梨罐頭公司紛紛由夏威夷、婆羅州引入開英種、沙勞越種苗,總督府殖產局亦計畫針對此類品種種苗加速繁殖,以解決在來種鳳梨不適合罐頭加工所導致的困境。

1924年(大正13年)殖產局特產課成立,台灣鳳梨的未來規劃也由其負責,課長中瀨拙夫同意以夏威夷模式,讓台灣鳳梨罐頭工廠更具競爭力。因此,總督府殖產局1925年(大正14年)在高雄大樹設立大樹鳳梨種苗養成所,1929年(昭和4年)在萬丹設立萬丹鳳梨種苗養成所,以培養開英種、沙勞越種苗。1942年(昭和17年)再將萬丹鳳梨種苗養成所遷入鳳山,改稱鳳山鳳梨種苗養成所,並裁撤大樹鳳梨種苗養成所。

戰後,總督府園藝試驗場(士林園藝試驗支所)已成為士林官邸,嘉義農事試驗分所改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試驗所嘉義分所,鳳山鳳梨種苗養成所成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試驗所鳳山熱帶園藝試驗分所。萬丹鳳梨種苗養成所自1942年(昭和17年)併入鳳山後的狀況毫無所悉,僅從總督府檔案可知,萬丹鳳梨種苗養成所設於東港郡萬丹庄萬丹六一番地,建物多為木構造建築,類型包含宿舍、事務所、宿值室、湯沸場、廁所、肥料倉庫、作業小屋、畜舍及飼料置場等,然而目前不見其遺跡。

圖41
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大樹鳳梨種苗養成所舊照

1925年(大正14年),總督府殖產局在高雄大樹小坪頂326番地設立大樹鳳梨種苗養成所,除廣大的試種用苗圃,還設有事務所、仮宿舍(臨時宿舍)、倉庫作業小屋、堆肥小屋、宿值室、共用浴室等建物,且建物及苗場皆緊鄰鐵道,以方便果實之運載。

目前位於大樹的大樹鳳梨種苗養成所遺址處,僅存一棟磚造小屋,然而這棟磚造小屋的實際用途、興建年代尚待釐清。另根據當地羅景川老師的說法,當年任職於大樹鳳梨種苗養成所的耆老曾向他表示,該遺跡應該為取水站之部分遺構(水源地水管的測壓器),李文環老師之新近研究,亦同意此看法。

雖然總督府朝向夏威夷的路線走去,但對於原本以「在來種」為主,早已闖出一片天的中部(彰化、員林)及南部(鳳山)台日商而言,只想鞏固好不容易建立的基業,不想改弦易轍,於是總督府只好與新進入的東洋製罐等公司合作,企圖改變當時台灣的鳳梨罐頭生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玉山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御風、黃于津

它是熱帶地區最廣為人知的水果,金黃色澤、酸甜滋味更是讓人難忘的南國風情。經過加工的鳳梨罐頭,更曾是台灣出口貿易的重要貨物。打開金屬罐,從一顆水果的產業變化,看到台灣經濟的一段歷史。

日治時期,由於罐頭製造技術的引進,原本保鮮期不長,只能用來鮮食、佐菜的鳳梨果實,能夠被做成罐頭飄洋過海送到海外消費者的手上,而有了更高的經濟價值。本書作者從技術、政策、台日商業文化的差異這三個主題進行分析,講述了台灣鳳梨罐頭產業的起源、興盛,與產地的轉移。這段產業發展的過程,也是當時台灣經濟的縮影。重新認識這段歷史,認識這片土地的發展,喚醒心中對於鄉土的記憶與情感。

本書特色

  • 它,曾經是台灣重要的農產出口品項!
  • 從新鮮水果到鐵皮罐頭,密閉封裝的金黃香甜是台灣殖民歷史中必須認識的一頁。
  • 這顆頂著尖刺葉片,有著酸甜香氣的金黃果實,可說是完完全全由洋水果,成功華麗轉身變成土生土長的台灣種。
  • 當酸甜可口的熱帶果實,碰上現代化的製罐技術,為了成就一罐能夠長途運送的好滋味,整個鳳梨產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 從挑選品種、選擇產地、改善種植農法,到加工廠的設立、產品出口,台灣鳳梨產業的演進史,則讓我們見證一個外來水果在台灣落地生根且發揚光大的成長歷程。
getImage
Photo Credit: 玉山社

新書發表會

  • 時間:3月16日下午3點
  • 地點:高雄鳳梨工場(高雄市大樹區復興街42號)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