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航空公司大齡工作者:飛行53年的「空嬸」

美航空公司大齡工作者:飛行53年的「空嬸」
photo credit: Carlo Allegri/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畢竟在美籍航空的公司,只要員工還有能力,就不會剝奪他們的工作權力,對於航空公司而言,「外型」並不是他們選擇空服員的標準,相形之下,保障每個人的工作權力,才是航空公司的義務,而公司更不會輕易地因為婚姻、體型、或是性向等因素,而隨隨便便地拔掉你飛行的翅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空中老爺的日常

昨天(2月21日)飛行一個洛杉磯航班,行前簡報資料得知與我工作的夥伴是非常資深的大姐(阿姨?阿嬤?who cares!)公司目前將近有2萬6000多名空服員,而已經飛了23年的我還名列在第一萬號的年資序號,所以我看到這位要和我工作的夥伴是個位數字年資序號時,應該是有飛行50年以上的前輩。上了飛機,非常親切可愛的雪倫姐姐主動向我打招呼。在我好奇之餘,她直接就告訴我她已經75歲,飛行53年,從年輕貌美清純俏麗的辣妹「空姐」已經變成「空中阿嬤」(編按:在香港或稱為「空嬸」),然而不變的是熱愛飛行工作的熱情,所以她還是在這份工作。

當天我是擔任787機型的商務艙廚房總管,而雪倫姐姐就是我的走道空服員。我總認為對方是長者,又是前輩,也不敢有任何吩咐使喚她。但是值得人家尊重的長者就是不一樣,她知道我的廚房工作相當繁重,總是主動提供協助我,和我以前飛過那種有年資有態度的人截然不同。工作中,我看到雪倫姐姐這樣的空中阿嬤,即使75歲的年紀,但還是開心推著餐車,而動作之熟練俐落令我驚豔。幾個我搞不定的乘客,也因為她親切的笑容而安撫了旅客的心,而解決問題。最後,雪倫姐姐告訴我,這是她最棒的薪水,在她這樣的年紀,還可以擁有人權與尊重,還可以發揮她的熱情盡忠職守於空服員的工作,因此她深感榮幸,她是被庇佑的。

我還記得幾年前和西雅圖站的貝琪姐姐飛行,那時她72歲,飛行50年,我們一起在經濟艙發著餐盤,得知那是她最後的一趟飛行。接著在她熟悉的機艙走道,穿戴著同事為她準備的裝飾物,像是名模一樣的走在屬於她的伸展台上,接受每位乘客的拍手鼓掌下台,結束她空服員飛行50年的工作,那種對於工作權利的尊重,人與人之間的溫暖互動,都給我留下美好的印象。

美籍航空公司的空服員,都比不上亞洲籍的航空公司空服員在外觀上的年輕貌美,英俊挺拔,反而都是些平凡的大嬸大叔(例如我),甚至還有多餘的肉肉走山的體態。對大部份的人來說,實在很難和「性感」、「英俊瀟灑」的空姐、空少,這些相當夢幻的字眼結合在一起。

畢竟在美籍航空的公司,只要員工還有能力,就不會剝奪他們的工作權力,對於航空公司而言,「外型」並不是他們選擇空服員的標準,相形之下,保障每個人的工作權力,才是航空公司的義務。而公司更不會輕易地因為婚姻、體型、或是性向等因素,而隨隨便便地拔掉你飛行的翅膀。航空公司認為,不管結婚生子,年齡增長,髮線逐退,只要你還是符合空服員的能力需求,你便可以繼續在機上服務。而這些擁有深厚資歷,身經百戰,見過大風大浪,當然不會讓機上乘客要求擦屎事件發生。而這些員工,更是憑藉多年的經驗及臨場反應,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時時刻刻都盡心盡力地完成每趟飛行的工作。

不過,美籍航空的空服員在顏值和年齡上確實遜色於亞洲籍的空服員,而這也並不是出現在某一兩家航空公司的特例,而是在這行業的普遍狀況,相形之下,歐洲國家的很多空服員也是如此。

亞洲籍的航空公司,由於航空事業發展較晚起步,因此搭得起飛機的乘客,經濟條件都相當不錯,以航空公司的立場,有錢的旅客大部份要求也比較多,因此主動地提高空服員的門檻。然而在歐美國家,航空業發展得早,搭飛機是稀鬆平常的事,因此航空公司沒必要刻意討好乘客,而招收年輕貌美英俊挺拔的空服員。

在亞洲,空服員這份工作,可能就是年輕時的夢想,天天飛上青天,遨遊四海,再加上薪水,對年輕人都有很强大的吸引力。然而在美國,空服員就是個普通的職業,對年輕人來說,缺乏太多吸引力,他們比較願意去更有意思,或是更能發揮他們才華的工作。

不過,如果我們以「空服員根本不需要年輕貌美、英俊瀟灑」來批判航空公司,這樣也有欠公平,畢竟,航空公司是個商業營業機構,他們還是必須迎合大部份的消費者或乘客。說穿了,大部份的乘客,還是希望看到年輕貌美、英俊瀟灑的空服員啊。

在美國的社會,年紀偏老的,當然不是只發生在空服事業,其實我們在超市、在高級飯店,你可能會期待的是年輕貌美、英俊瀟灑的接待員,然而大部份的工作人員,絕大部份都是大叔、大嬸,而不是俊男美女。至於,這樣的阿嬤可以當空服員,而大叔可以在飯店當接待員,這也正是這個國家可令人學習之處。在美國的勞動法實行很徹底,工會的力量也非常强大,因此對那些年長者的人權,國家的保護非常到位。

我的資深同事告訴我,公司不能因為年紀大就歧視她讓她離職,更何況空服員這份工作,並不需要許多專業技能,並不是說年紀大就不能做。所以航空公司如果因為年齡大一點就要人家離職,這就已經構成歧視,公司一定會被告,而法官肯定會很嚴厲的處罰,讓這樣的企業無法在市場上生存。因此,雖然已是人老珠黃,只要健康沒有問題,每年通過航空檢定的考試,美國的空服員就可以一直工作到退休。除此之外大部份的美國行業都沒有「必須退休」的年齡標準,但卻有「到了規定年齡可以退休」的制度,一般是62歲,因此航空公司是無法以年齡為因解僱他們。頓時,我想到不久前我那55歲在亞洲籍航空公司的朋友娜娜,因為是女性,有太多的無可奈何,及莫名奇妙的潛規則,因此在55歲的時候就必須離開她熱愛的飛行工作「機艙經理」的職務,感到不捨。

在亞洲的社會,常常說是個「敬老愛幼」的社會,然而現實的情況卻非如此,在多數人的淺意識中,「老」等於「見不得人」,等於「不再適合拋頭露臉」。大環境來說,如果你沒錢,又長得不太好看,上了年紀,就特別容易被邊緣化,很難在這社會生存。(例如我自己,沒錢,又長得不好看,這樣的年紀,在台灣應該很難生存,因此特別敏感)。

然而在就業的市場默許「年輕貌美、英俊瀟灑」之時,其實是一種很病態的心理,比悲傷更悲傷的是,大部份的行業,無論是企業經營還是消費者對「顏值」和「年輕」的歧視,卻成為一種「政治明確」的標準。這種歧視無關公平與正義,卻是整個社會的主流價值觀。社會文明進步是需要一個不斷提升的過程,或許他日我們的社會可以更友善對待大齡成員,那就可以顯示出整個社會的文明程度。

有些乘客的評價,在飛行的過程中也對「大齡空服員」會有另一種安心感。然而不同地區的職場文化也會有不同的差異,不同的企業也會有不同的考量,外國的月亮並不一定比較圓,但是可以做比較,讓人重新思考「大齡成員」真正的工作職務與能力。而我也是受庇佑的,或許我可以朝向「空中老爺爺」努力。

本文經空中老爺的日常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