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第二大教派挑戰「同性戀友善」失敗,教會憂「導致一整個世代的出走」

美國第二大教派挑戰「同性戀友善」失敗,教會憂「導致一整個世代的出走」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衛理公會在全球約有1260萬成員,這次的會員大會大約有43%的代表來自國外,多數來自非洲,並且絕大多數支持LGBT禁令。

全球同志運動風起雲湧,這樣的風潮也影響了美國教會。美國第二大新教教派聯合衛理公會(United Methodist Church)日前針對內部改革進行投票,結果來自世界各地的代表,以438比384的票數,否決了放寬對同性戀神職人員和同性婚姻的限制。

《美聯社》報導,雖然美國其他主流新教教派,如聖公會(The Episcopal Church)和美國長老教會(Presbyterian Church USA)已經採取了同性戀友善的措施,但聯合衛理公會仍然禁止,儘管越來越多親LGBT的神職人員對禁令加以蔑視,許多人都主持過同性婚禮,也有些教士牧師出櫃。

聯合衛理公會日前舉行為期3天的會員大會,匯集來自世界各地864名代表們,討論教會未來對於同性戀的應對方針,並在當地時間26日下午對2項計劃進行投票,結果其中的「傳統計劃」以438比384票通過,該計劃保留了教會的規則。

當這項決定讓地方教會自行決定同性戀相關政策的提案遭到否決,主張對LGBT族群更加寬容的支持者流下眼淚,也有人在會議中途憤而離開。

來自底特律的前衛理公會牧師威爾遜(Rebecca Wilson)感到悲傷欲絕,「我因為是同性戀而離開教會,我正在等待我所愛的教會停止帶來更多的仇恨。」

傳統計劃的成功,歸功於來自美國和海外的保守派聯盟。聯合衛理公會於1968年合併成立,在全球約有1260萬成員,其中包括美國近700萬會員,而這次的會員大會,大約有43%的代表來自國外,多數來自非洲,並且絕大多數支持LGBT禁令。

「如果禁令被放寬,非洲教會將不復存在」,來自西非國家賴比瑞亞的牧師庫拉(Jerry Kulah)說,「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支持傳統計劃 — 這是符合聖經的計劃。」

在談到教會的性道德時,我們非洲人不是需要西方啟蒙」,庫拉在周末的一次演講中說。「我們與全球教會站在一起,而不是與美國自由派的教會精英。」

主教團主席卡特(Kenneth H. Carter)在會後的記者會上表示,這次的會議是必要的,因為教會正陷入了人類性議題的僵局。卡特也說,他擔心這個計劃會讓進步派教會離開這個教派。他說,教派領袖將會更多關注這些教會,但也坦承「人們會感到受傷」。

兩個版本的計劃,代表教會內部的兩種聲音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此次會議有2個版本的提案,一個稱為「傳統計劃」(Traditional Plan),另一個則是「一個教會計劃」(One Church Plan)。

「傳統計劃」主要維持教會自1972年以來的原則 —「同性戀有違基督教的教導」,禁止同性戀教徒成為神職人員,也禁止同性婚姻。而主持同性婚禮的神職人員,則會被勒令停職一年(期間未支薪),如果第二次再主持,將有可能被摘除神職。

「傳統計劃」也要求教區遵守這項原則,如果拒絕服從,將被勸導離開衛理公會,未來也不能使用衛理公會的名字與標誌傳教。

來自俄羅斯教區的一名教徒表示,她出生在傳統教會,她在學習神的旨意。她認為神愛每個人,但神希望人們依照其旨意生活。

另一方面,「一個教會計劃」則允許教會(教區)自行決定是否聘僱同性戀的神職人員,主持同性婚禮的權力也交由教會,願意主持同性婚姻的牧師不會受到處罰,而不願意的牧師也會被保護免受懲罰。另外,計劃也將消除教會「同性戀有違教導」的原則。

一名來自紐約的教徒沃倫(Jeffrey “J.J.” Warren),他在大學校園裡傳福音,提到自己對於事工的熱愛,也希望有一天能成為衛理公會的牧師,他希望教會能團結,特別是在面對LGBT議題上。

沃倫說他由衷希望「一個教會計劃」能通過,這樣更多的人會認識神,無論他們愛的是誰。「他們以前沒有聽過這個消息」,「他們不知道上帝會愛他們,因為他們的教會說上帝不愛他們(同性戀)。」沃倫收到了長長的掌聲,他的演講也在推特上被多人轉發。

不過另一方面,反對派也對「一個教會計劃」表明了不滿。

「我被或明示或暗示的告知,我是一個卑鄙、缺乏愛的人,當我堅守教會在同性關係上的立場。只要我不同意更改教會原則,我就被說成是不愛所有人的人。」一名來自奧克拉荷馬州的教徒表示,他認為教會討論計劃的方式充滿了傷害,只要立場不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會被傷害,他也不認為「一個教會計劃」就能結束教會內部的價值危機。

同樣反對該計劃的人表示,「一個教會計劃」與上帝的話語不一致,並警告說「它會欺騙年輕人相信同性婚姻在上帝看來是好的 - 顯然不是。」

公開與同性戀為敵,教會擔憂導致一整個世代的出走

不過,聯合衛理公會目前面對的危機,不僅僅是教義上的挑戰,更多的是與其他教會的競爭。

一名來自維吉尼亞州的牧師柏林(Tom Berlin)呼籲人們不要對「傳統計劃」投下同意票,並稱其為「病毒」,將會產生可怕的後果:

「如果我們將這種病毒帶入我們的教會,它會很快生病」,一名來自維吉尼亞州的牧師表示。他說傳統計劃將被視為公開與同性戀教會成員為敵,他預言許多衛理公會教徒和一些地區機構會離開教堂。

「我們中的許多人都會離開」,柏林說,他已經在星期一的首次投票結束後收到一些訊息。「許多牧師將帶領他們的教會遠離。我這麼相信。」

《紐約時報》在投票前報導,如果「傳統計劃」投票勝出,特別在加州等相對開明的地方的教徒,可能會離開這個教派;不過如果「一個教會計劃」勝出,來自非洲與亞洲的教區,可能會研擬成立獨立的衛理公會分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