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事件有感:為什麼新創團隊光靠賣軟體很難活下去?

《還願》事件有感:為什麼新創團隊光靠賣軟體很難活下去?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結就是以下3點:新創團隊靠賣軟體類產品,真的很難實際賺到錢;若不幸得罪金主,保證公司會超慘;如果該團隊因為特殊原因出包,導致暫時沒有大金主敢接手投資,那更是雪上加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道廷

最近很紅的遊戲公司爆發「維尼事件」,讓我回想起幾年前,某位畢業後創業開公司做App軟體的老友,偷偷來找我訴苦,說他公司將要解散了,除了他和另外一位工程師已經找到新工作之外、至於跟其他幾位夥伴未來可能會撕破臉很難看。

我聽完非常訝異,因為他們公司前一、兩年前才做出一個不錯的App,據說市場反應不錯、還被網路媒體報導,照理說應該有賺到一些錢,才過一段時間不見,竟然就撐不下去要解散了呢?

「你以為一款App可以賺多少錢?」他這樣問我。

當時的我也是創業菜鳥,完全回答不出來。

他無奈地告訴我,光是他們第一款App的製作就消耗了快一整年,整個團隊成員都算是不吃不喝在吃老本、公司根本沒有收入可言,最後還是靠其中一位成員的爸爸願意借公司幾十萬才勉強撐下來,等於產品一根毛都還沒開賣,公司就已經嚴重負債、如果再加上團隊核心成員賒的薪水,至少也欠了百萬以上。

「然後好不容易,第一款App算是很成功有賺錢,那一波大約賺了有幾百萬吧!」他說。

「哇!那你們幾個成員不就發財了嗎?」我繼續天真的問。

「先扣掉平台抽成、繳給政府的稅之後,大概就剩下400多萬,然後必須還清之前欠的一屁股債,剩下大概200多萬,最後,我們5個成員再依照股份分掉,每人平均賺到40萬,這是我們花了快兩年、每天加班到吐血的回報,你覺得很多嗎?」

我:「啊......」

他繼續說,「事情當然還沒結束,之前那款App風潮過了就沒什麼收入,我們還是得繼續投入下一個新產品,意味著公司本身還是要繼續發員工薪水、繼續燒錢;所以我和另外一個夥伴決定繼續吃土,又把少得可憐的獲利通通投進公司帳戶裡面,著手進行下一款新App產品的開發......然後,上個月我發現我們公司的戶頭已經要沒錢了,新產品看來是確定難產,發不出薪水大家都痛苦,有兩個夥伴表示要另謀出路,看來公司這次真的要解散了。」

我:「都沒有找到金主願意投資嗎?」

「第一個App成功的時候是有幾個投資人說要入股,但開出來的條件都非常差,最後都沒有下文。上個月我有去拜託某個金主,他們也現實,只願意開職缺挖角我和另外一個工程師去他公司上班,認為此時花錢買下我們整個團隊沒有意義;看來是真的沒有機會啦!我正在煩惱如何跟大家解釋比較好。」

我也只能安慰他,既然那麼難賺又要負債,還不如到其他公司領穩定的薪水還更輕鬆呢!

後來,他們公司就解散了;只剩網路新聞上,團隊受訪的那張合照是他們哥兒們曾經的回憶。

根據經濟部的調查,過去幾年年輕人創業團隊中,能撐過3年存活的公司不到5%,也就是說90%很快就死了。我個人一點都不意外,當初我也是大學還沒畢業就投入創業的殘酷舞台,當年跟我同期開公司的年輕老闆們,無論是做App的、網站與設計、活動公司、技術研發等領域,現在95%都不復存在,有幾位目前還欠我幾十萬的支票就人間蒸發,後來支票被我裱框、正掛在公司牆上做紀念,時時刻刻提醒我人性的恐怖。

很殘酷、也很無奈,這就是台灣年輕人創業的現實。

事實上,近幾年來台灣每個做遊戲或App的團隊,無不祈禱能在資本額燒光前,拚出一款能夠「爆紅」的代表作,那些創業做App的朋友公司死掉之前,幾乎都曾告訴我同一句話:「某某產品是我們公司最後的希望!」

講白一點,這就是資本市場的遊戲規則:「新創團隊」如果你沒有富爸爸可以無止盡的燒錢,就只能挨著核心成員大家一起吃土、借錢負債,滿心期待某一款產品可以爆紅。當然不會那麼順利,我也看過很多團隊歷經一款款的慘痛失敗、改版再改版之後,才終於成功了某一款,不過這已經算運氣超級好了,90%以上都是等錢燒光了被迫解散。

就算是運氣超好的那一組人馬,在第一款產品成功後,光是「還債」(不是還願)之後就等於做白工根本沒賺到錢,慶功宴辦完、轉頭就得立刻面對公司生存的困境,趕快投入下一款的製作研發,但也沒人能保證,下一款還會順利。

所以,多數「第一輪倖存的團隊」都希望能順勢找到「優質的投資方」,講白了也就是有錢富爸爸入股公司。

很多人天真的以為這時候原始創辦人就能「靠賣股份賺好多錢」,實際上根本沒那麼好,投資這種新創團隊的投資人往往都很精明,有些甚至設定「幾年後當公司營收達標數千萬時,創辦人才有權把股份換成現金帶走」

換句話說,新聞上很多號稱獲得幾千萬投資的新銳團隊,其創辦人搞不好還是口袋空空,比領死薪水的員工還窮困。

這時候你可能會問,那幹嘛要賤賣公司?

答案很簡單,當你發現團隊剩下的資金、根本撐不到下一款產品上市獲利,這時候有金主拿錢進來、願意幫你支付你公司的房租水電和員工薪水,讓你可以暫時不用為籌錢煩惱,專心做好產品就好,對老闆而言這已經是「天賜恩典」。

下一個更現實的問題:你以為金主入股給你錢燒,你的公司就能長期生存嗎?

當然不是,金主會給你的也只是「多一點時間」和「多一個機會」罷了,完全不代表你有任何保障,任何時候只要金主覺得市場已經無望、或你白目得罪了金主,人家只要抽資、你公司就是瞬間倒閉,一切都歸零。

什麼? 你說有合約法律保障?你說金主不能那樣不講理?

別太天真啦,你聽過台灣哪個新創團隊的主要大金主執意抽資、而創辦人有權說不的? 別想太多,趕快打包滾蛋吧!

(我倒是有聽說過金主初期合作名義上入股,實際上卻讓菜鳥創辦人簽下足額本票,後來不只抽了資金、本票還被賣給地下錢莊,完全是人心險惡啊)

總結就是以下三點:

  1. 新創團隊靠賣軟體類產品,真的很難實際賺到錢。
  2. 若不幸得罪金主,保證公司會超慘。
  3. 如果該團隊因為特殊原因出包,導致暫時沒有大金主敢接手投資,那更是雪上加霜。

我曾聽過一位老闆說:「我不是不關心政治,更不是不愛台灣,但我眼前真的只是希望公司能夠繼續撐下去啊!」

也許,在網路上高談闊論很容易;但若要拚那5%的存活率,拚死努力讓公司能生存下去,真的很難。

本文經沈道廷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