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金正日、海珊這些曾經的政治強人,他們的銅像現在怎麼了?

【圖表】金正日、海珊這些曾經的政治強人,他們的銅像現在怎麼了?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世界的雕像不計其數,這些使用不同手段「團結維穩」的領導者在風光立起雕像之後,常也得面對「轉型」的呼聲。從印度的世界最高雕像、史達林和海珊的歷史畫面,以及金氏父子和前英國首相邱吉爾,這些雕像各有什麼故事,又面臨了怎麼樣的命運?

作者:丁肇九、林奕甫
設計:Loso Kao

長久以來,雕像一直是領導者展現治權的象徵。2018年統計,全台灣包括學校、部會等公家機關,合計有超過500座蔣公像,而國軍各單位加起來就有152座,桃園的慈湖紀念雕塑公園也「收留」超過200座流浪蔣公像,這些雕像在現下一波的「轉型正義」中,也化為各界關注的對象。

然而,雕像的問題並非台灣獨有,從前共產主義的東歐國家、曾經充斥軍閥的南美洲國家,到長期被視為民主聖地的英國,多有一時風光的國家領導人和戰爭英雄,正面臨「被轉」的命運,而各國的處理方式,也都不盡相同。

印度的世界最高雕像,是「團結」象徵或爭議之始?

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一般人想到印度的獨立建國史,第一個跳入腦海的應該就是聖雄甘地,但近年來,搭上乾柴烈火的印度國家主義,薩達爾.瓦拉巴伊.帕特爾(Sardar Vallabhbhai Patel)這位奠基印度共和的首任印度副總理,也因其任內遊說565個大大小小當時仍是封建制度的土邦加入獨立印度,而成為今日政權尊崇的象徵。

2018年,印度政府就以帕特爾為樣貌,建成了幾乎是兩個自由女神像高的182公尺雕像,超過128公尺高的河南中原大佛,成為全世界最高。

但這座稱為「團結雕像(Statue of Unity)」的世界奇觀在啟用時,卻出動了超過5000名的武裝警力保護,更傳出政府為此非法居留了多名有意抗議的人士,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這座花了40億美元(1200億台幣)以及印度政府2016年在孟買動工的另一座50億美元(1500億台幣)雕像,皆被視為公權力浪費納稅人金錢的象徵,除此之外,在建造雕像過程中的土地徵收,導致1500多人流離失所,更別說在建造期間,也被民間團體質疑違反了多項環境法規,造成當地的環境浩劫。

這座號稱為團結的象徵雕像,從建築到完工都爭議不斷,之後究竟真能為凝聚印度人心或成為更大動亂的隱憂,還值得繼續觀察。


建給史達林祝壽的雕像,成為匈牙利反俄運動的起義之地

2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東歐在冷戰時期受蘇俄統治,統治集團包括列寧、史達林等人的塑像在1930至1950年代廣建東歐,用以展現共產黨於當地的權力,在民主化後也同樣成為「轉型正義」的重點項目。而這些「戰鬥名族」的轉型手段,也比其他地方的人要強硬很多。

1951年建於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史達林紀念像高25公尺,和一般史達林像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設計師一改蘇俄領導人不可一世的呈現風格,用軟性親民樣貌呈現這位蘇俄的大獨裁者,做為他70歲的生日禮物,而雕像前的廣場,也是當時執政黨匈牙利工人黨最愛的閱兵之地。

不過,在雕像建成兩年後史達林去世,東歐的社會主義大夢也開始瓦解,再過了兩年,反俄情緒所帶動的成千上萬人群於1956年10月23日聚集在廣場之前,將雕像由基座上扯下,原本的全身雕像只留下一雙拉扯不下的靴子,而斷掉的史達林大頭則在大街上滾動,遭人用鞋子拍打分解。

這個行動,成為了匈牙利十月革命的開端,曾經象徵極權的廣場,今天也放上了新的雕塑品,當作1956年那場革命的紀念。


全國捐錢建成的金氏父子像,竟成為北韓的出口奇蹟?

3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許多台灣人最熟悉,但也最難見到的雕像,應該就是北韓的金氏父子雕像了。

在1972年的時候,為了慶祝北韓「國父」金日成的60大壽,專門製作北韓國家地標和藝術品的萬壽臺製作社打造了一座高20公尺的巨大金日成雕像。而在2011年金日成過世後,接班的金正恩之父金正日塑像,便豎立在他的左手邊,工匠也為原本在金正日像添上一些年紀,並賦予了他微笑。

根據南韓媒體的調查,為了增建金正日的雕像,北韓政府花費了1000萬美元(約3億台幣),並要求在海外工作的北韓人士每人捐回150美元(約4500台幣)以資助建設開銷。

建造雕像的國內開銷固然很高,但這在今日幾乎屬於「寡占市場」的大型雕像生意,竟逐漸成為北韓外銷產業的一大主力,讓這批「萬壽臺藝術家」的作品由塞內加爾遍布至納米比亞,例如塞內加爾自2006年起費時4年完工、高46公尺的「非洲復興紀念碑」就是由萬壽臺的團隊完成,而塞內加爾政府用以支付建造費用的土地,也讓北韓在第一時間賣掉變現。

話雖如此,許多西方歷史學家則譏笑,非洲這些由萬壽臺工匠製作的大型雕像造型,其實都帶有北韓的影子,例如前述的紀念碑就曾被塞內加爾總統抱怨「長得太亞洲」而要求修改,莫三比克首都開國總統馬謝爾(Samora Moisés Machel)的雕像也穿著金正日風格的上衣,更有許多砸下重金建成的雕像未能吸引民眾或遊客,而只能淪為猩猩狒狒玩樂的昂貴遊樂場。

在民主化和人本主義的浪潮中,北韓的「雕像經濟」還能維持多久,誰也不知道。


化為歷史鏡頭的海珊像,是革命成功還是後悔莫及?

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若要票選近代人類最有印象的新聞畫面,美軍裝甲車在伊拉克巴格達市中心費爾多街拉倒海珊雕像的一幕,應該能有前五名。

和布達佩斯的史達林像一般,這尊不含底座就12公尺高的雕像也是2002年送給海珊的生日禮物,沒想到隔年就遇上斷頭的命運。在2003年4月9日,先由一般的民眾開始,後有美軍M88裝甲車加入,在轉播全世界的鏡頭前將纜繩套在雕像脖子上,拉至地面,任由民眾在街上拖扯支解,那一幕,也象徵了海珊政權走向敗亡的命運。

今天,雕像的原址換上7公尺高的伊拉克家庭塑像,代表海珊高壓統治下的倖存者,但在這看似一掃陰霾的「轉型」之後,權力的真空卻帶來了更大的政治動亂,戰後不理的英美侵略者重創伊拉克的人經發展,讓許多伊拉克的民眾表示後悔且憤怒,因而生成的ISIS勢力,也從之延禍全球至今,成為當時拉倒雕像世界強權的燙手山竽。


電影裡的戰爭英雄,英國人卻也想要「去邱」?

5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在海珊和金正日之間,出現二戰時期團結國內、扛下納粹攻擊的英國首相邱吉爾好像有些突兀,但你可能不知道,今天的英國其實也逐漸傳出「去邱化」的聲音。

2019年1月的時候,綠黨的蘇格蘭議會議員葛里爾(Ross Greer)在保守黨紀念邱吉爾冥誕的貼文下,留言表示「邱吉爾是個白人至上論的屠殺者」

根據葛里爾的說法,邱吉爾曾經公開發表「亞利安主義」的種族至上論,也曾將印度人形容為「信奉野獸教的野獸們(beastly people with a beastly religion)」,還在1943印度班加爾造成300萬人死亡的大饑荒期間不予援救,因為「他們和兔子一樣會生,自找的。」這番發言也遭致包括皮爾斯摩根(Piers Morgan)等保守派公眾人士的強烈譴責,表示「當時若沒有邱吉爾守下英國,你們今天就得在蘇格蘭議會前為納粹踢正步。」

無獨有偶,2019年的2月同為左翼的英國工黨黨主席柯賓(Jeremy Corbyn)親信麥唐納(John McDonnell),也在受訪時表示對威爾斯小鎮東尼畔底(Tonypandy)的居民而言,邱吉爾是個「大壞蛋」。

麥唐納言之所指,其實就是1910年的礦工罷工事件。時任內政部長(Home Secretary)的邱吉爾派了200名警官以及一隊步兵團進行「維穩」,期間超過580人受傷,並有一名礦工死亡。

目前,邱吉爾不及4公尺高的雕像仍然立在國會大廈之外,但這個被歷史和流行文化塑造成的戰爭英雄,未來的命運和名節為何,在民權意識復興的時局中會不會也成為轉型正義的對象,還需要用時間來驗證。


要拆除還是保存?巴拉圭藝術家直接幫獨裁者雕像「轉型」

6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Loso Kao

同樣是寡治軍閥,巴拉圭對獨裁者史托斯納爾(Alfredo Stroessner)施行轉型正義的方式,則是真的將雕像「轉型」。

這位號稱為拉丁美洲獨裁政治「標本式人物」的巴拉圭的前總統,在1954年發動軍事政變,在連任4屆總統之後一舉修法解除連任限制,在執政35年的過程中雖然為巴拉圭帶來穩定發展,卻也對國內的反對派進行大量的鎮壓行動,並借職之便為自己累積了50億美元(約1500億台幣)的私人財富。

在史托斯納爾王朝於1989年終結之後,巴拉圭人也興起了一波如何「轉型」遍布全國雕像問題的討論——要把它們摘光光?或是為其賦予新的語境以避免歷史流失?

對此,當地的藝術家柯倫畢諾(Carlos Colombino)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方,他一座巨大的鋼製史托斯納爾雕像切成碎片,接著以兩塊水泥磚夾於其中,把當時的鎮壓、貪腐和反民主,製成一塊巨大的獨裁者三明治,不將歷史片面的抹除,而是用來警惕後世的人:真正的民主到來後,烏拉圭不能再讓一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全世界的雕像不計其數,這些使用不同手段「團結維穩」的領導者在風光立起雕像之後,常也做不了永遠的英雄,而人們——因為國情和時空背景的不同——也各自使用不同的方式回應那一千度高溫熔化後凝結的治權象徵。

那些推倒雕像的人,他們為的是正義,是改變,只是有些人用暴力來強硬置換,有些則將舊有的象徵重新賦予意義,也有些人事後後悔,好像誰也不知道怎麼樣做才最正確。

帶領南非脫離英國殖民的開國元首曼德拉(Nelson Mandela)曾經說過:

真正的自由並不是剪斷自己的鐵鍊,而是要抱著尊重的心態,以不斷增進他人自由的方式生活。

或許,我們能做的就是一直走下去,讓自己和眾人離那個完美世界更加接近。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