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對「稅務獎勵金」的認知,若不是欠缺常識就是藐視法律

立委對「稅務獎勵金」的認知,若不是欠缺常識就是藐視法律
Photo Credit: 中央社記者陳俊華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台灣稅務這種野蠻遊戲,則源自查稅獎金及課稅配額制度。為此,立法院14年前就透過跨黨團的上百位立委提案廢除查稅獎金分紅制,但沒想到之後查稅獎金竟附身在既有的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改用預算編列方式來分獎金。

文:張雅平(國際人權志工)

台灣於2016年藍綠再度輪替執政,憑藉的是人民對新政府司法改革的期待,但從日前中正大學定期所做的民調顯示,超過八成民眾不滿意司改成效,印證了這兩年人民因為等不到正義而紛紛走上街頭的現象。而其中又以強調稅政違法的司法改革,因事關台灣經濟發展及人民財產剝奪,形成了響應人數及呼聲最大、行動力也最為有效與持久的人民力量,甚至其所發起的台灣黃背心運動受到國際媒體高度關注,這是非常值得執政者重視的一件事。

司法不公一直以來是台灣人民心中的痛。TVBS月前針對「司法信任度」公布民調,多數(58%)民眾不信任台灣司法,59%民眾不信任法官能公平公正審判,61%民眾對司法改革表示沒信心。二年前台灣民意基金會也曾公布類似訊息,當時是針對「台灣人對權力菁英的信心」進行民調,調查結果66%民眾不相信立法委員,64%民眾對台灣司法院大法官沒有信心。更難堪的是國立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早在2016年就發布數據,84.6%民眾不相信法官,76.5%民眾不相信檢察官。

而最令人沉痛的數據,則呈現在稅務司法信任度上。根據學者所做的調查分析,稅務案件進入到司法程序,94%敗訴,而6%勝訴案件卻被法院判決另為適法處分發回國稅局,國稅局則將稅額加加減減後繼續開單課稅,造成民眾對行政法院稅務法官極度不信任,若經民調勢必可能達100%。

稅務司法信任危機,源自稅制中的重重黑幕。立委林淑芬曾義憤填膺地質詢財政部,掀開黑幕一個小角落:

現行稅制已經出了大問題了!第一、還沒調查,就威脅當事人有逃漏稅。第二、便宜行事,把承諾書當作逃漏稅的事實,你們說這是納稅人的自白,歸避舉證責任。第三、承諾書沒有法律依據,翻遍所有的稅法,沒有承諾書這種東西存在,等於是當事人被迫簽的自白。第四、簽了這個承諾書之後,等於是認罪協商,當事人在行政救濟的時候,等於是繳械,翻案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們說稅務的救濟程序,你們的稅吏啊酷吏啊,佈下了天羅地網。從納稅義務人跑到你們稅捐機關,等於就開始步入了你們的遊戲規則:簽承諾書,不簽啊補稅單罰單,不服走行政救濟,行政救濟大都是國稅局自己人,復查委員會百分之百都你們,沒有任何規定;訴願委員會規定二分之一要專家學者,但真正學者專家小貓兩三隻,他都還是國稅局自己人。到了行政法院,法官不懂稅法,還是你們贏!

而台灣稅務這種野蠻遊戲,則源自查稅獎金及課稅配額制度。為此,立法院14年前就透過跨黨團的上百位立委提案廢除查稅獎金分紅制,但沒想到之後查稅獎金竟附身在既有的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改用預算編列方式來分獎金。

面對民間稅改團體廢獎金的聲浪,如排山倒海般衝擊著立法院,時代力量黨團於審查2019年預算時,主動提案刪除1.3億元稅務獎勵金預算,竟遭封殺,財政委員會的執政黨召委王榮璋一句經典發言(下方影片約4:51處)「我們不是沒有法源的依據,而是沒有法律的授權」,透露出立委不是欠缺法律常識,就是藐視法律,包括他誤導民眾說預算於立院通過就是法律,顛倒因果的說詞十分弔詭。因為依照法理,要先有人民授權財政部可以拿獎金,才可以編列預算,也才會有具有法律效力的法定預算。怎麼會是立委放縱財政部自己編獎金預算,一旦通過立院審查就變成法律,這真是亂了套的荒謬鬧劇!

王榮璋還說1.3億的預算,平均起來每人每個月不到800元,但監察院去(2018)年針對稅務獎勵金的調查結果已揭示,獎金是官越大領越多,絕非平均發放。

一連串謊言與吃定納稅人的弔詭邏輯,像極了病毒在行政、立法及司法體系裡增殖擴散。

而最經典的稅務司法事件,則是被專家學者稱為「稅法上的228」太極門案件。不僅國稅局無視台灣最高法院三審認定太極門無罪無稅的判決,而且行政法院更縱容國稅局22年來不斷用違法稅單凌遲太極門師徒。因此當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法官林秋華在記者會上公然坦承判決時忘了對太極門有利的證據,引發的不只是眾多學者專家、法官、律師在各場法稅研討會或論壇中猛烈的撻伐,更彰顯出台灣司法癌細胞擴散的災情。

當行政、立法、司法一幕幕闇黑被揭開,民眾也跟著一次次地覺醒,筆者看到台灣司改成功的契機,被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陳志龍很有力地點燃,他帶著聯盟成員於1月29日這天,依據《刑法》第129條違法徵收罪:「公務員對於租稅或其他入款,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到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呼籲檢察長邢泰釗應該帶領團隊,回復檢察官身為維護人權之「革命的小孩」歷史定位,對違法開單的稅務人員提告。若檢察官昧於職權不提起公訴,就由人民提起自訴。

1月31日緊接著在財政部及審計部前揭示《刑法》第131條的公務員圖利罪:「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力圖遏止稅務獎勵金的繼續危害,現場也以「人民是國家主人」之姿,主張超徵稅金還給人民。

當民間有著具法學及稅務高素養的社會菁英挺身結盟,用此高強度的法律行動,督促司法回到維護人權的功能,用刑事責任來追究侵害賦稅人權的行政與司法官員、以及護航稅務獎勵金的立法委員,台灣的司法與稅制走向清明的一天就變成確實可行,而非浪費民脂民膏的司法改革大拜拜開完會後一無作為。個人認為,同樣身為法律人的小英總統,應該勇於迎向這股改革浪潮,讓台灣成為國際上的司法改革模範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