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促轉會第3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為何228事件受難者人數遠少於白色恐怖?
Photo Credit::蔡英文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3波的名單共有1056人,其中僅70人與二二八事件有關,促轉會由此理解到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與1949年開始實施至1991年的白色恐怖,二者在本質上有極大差異。

今天是二二八事件72週年,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昨(27)日公布最新一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名單,共有1056人。促轉會指出,截至目前已辦理3831人有罪判決撤銷作業,促轉會也解釋,二二八事件中的受難者名單較白色恐怖時期少,因為多數受難者都未留下判決紀錄,而「時間就是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被害者、加害者、證人的垂垂老矣乃至離世,讓真相揭露非常困難。

《自由時報》報導,根據最新公告撤銷名單,有簡吉、李友邦、蔡鐵城、蔡耀景、黃槐庭、巫添福、陳媽典、辜顏碧霞、郭廷亮等知名人士皆在本次獲得平反。另外本次共有70人是根據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所提供的賠償名單辦理,也將請相關機關辦理前科紀錄塗銷作業。

帶農民抗爭,簡吉曾是「共產黨」

據調查,日治時期曾加入台灣共產黨的簡吉,在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時,他在嘉義組織「台灣自治聯軍」,1950年被國民黨政府逮捕後判處死刑,隔年被槍斃在馬場町刑場。

《中國時報》報導,簡吉是社運人士,日據時代創立「臺灣農民組合」,是全台灣最具規模的農民組織,當時積極為了台灣農民向日本殖民政府抗爭,後來因為結識臺灣共產黨的謝雪紅、楊克煌等人,加入台灣共產黨,被判死刑,但簡吉的左派思想並未隨著台灣光復消失。

根據師大圖書館與大眾教育基金會(前身為簡吉陳何文教基金會,簡吉之子創立)合辦的「簡吉特展」中的大事紀,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簡吉在嘉義的臺灣自治聯軍擔任政委,當時也跟國軍進行激烈戰鬥,並於1949年10月還出任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山地工作委員會書記(即中共地下黨組織),1950年被捕並判處死刑;1951年3月7日在馬場町被槍決。

《TVBS》報導,簡吉的兒子簡明仁是大眾電信的創辦人兼董事長,也是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的女婿,他4、5歲時父親就過世,自那時起周圍的人都對父親避而不談,成為家人間「不能說的秘密」,他從高中開始暗自調查父親資料,直到32歲從美國留學歸國才知道父親的社運人士身份,以及被槍決的真相。

簡明仁說,「你心裡永遠有一個莫名的陰影,在那個地方有一點點恐懼,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想這種不確定性,對所有受難者家屬最大的不公平。」

《中國時報》報導,新黨青年陳斯俊也指出,這次被列在名單中的還包括他的曾祖父陳明和,原本是彰化的工人,因信仰社會主義,參加讀書會任小組長,被控為中共發展組織,32歲即遭國民黨政府槍決。

在二二八事件後,又相繼發生四六事件、台北郵電總支部案、基隆中學光明報案、台北市工委會案、鹿窟事件、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蓬萊族解放委員會案等悲劇,陳斯俊說,反共的國民黨政權當時對不分本省外省的共產黨人、左派人士、知識份子、工農革命群眾,進行殘酷鎮壓,包括二二八事件中台灣自治聯軍的領導人張志忠、蔡英文就職典禮展現的「恐怖的檢查」版畫作者、中共地下黨人黃榮燦,以及鍾浩東、林正亨、李友邦、丁窈窕、黃溫恭等,這次也都在名單中。

經歷二二八和白色恐怖2次牢獄之災,蔡耀景得以平反

《新頭殼》報導,半生都在黑牢度過的嘉義人蔡耀景則是在二二八事件中擔任「市民自衛隊」小隊長,雖然當時並未真的和國民黨直接作戰,但在事件平息後,被列入「打死不論」的黑名單中,同(1947)年8月遭警方闖入家中對其開槍,雖然後來在友人協助說情下,提前結束第一次牢獄之災,但後來又在1954年白色恐怖時期再次捲入「台大法學院支部案」,同案的葉城松、張璧坤被處死刑,他也因此入監。

當時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認定,蔡耀景於1949年時曾在台北戲院門口,向李水井借取台幣15元,作為共黨宣傳之用,因此,對他控以「參加叛亂之組織」罪名,判處無期徒刑。蔡耀景因此先後在軍法處、泰源監獄、綠島服刑21年5個月,最後才因減刑獲得開釋,出獄時已經56歲。

二二八和白色恐怖不同在哪?

《台灣教會公報》指出,國史館修纂處助修吳俊瑩曾在講座中說明,二二八事件是沒有司法卷宗,人民即遭到殺害,或以「密裁」公文、私刑槍決的「無法狀態」,如花蓮鳳林張七郎醫師即是遭「密裁」;而白色恐怖是法律暴力已經高度體制化運作,以及將整部國家機器移入台灣。

促轉會同時也在公布這波名單的新聞稿中說明,過去幾次公布名單,和二二八事件有關的人較少甚至幾乎沒有,是因為有關二二八事件的歷史現場,不論是1947年2月28日當天行政長官公署前的衛兵掃射,接續全台的街頭衝突,各地的武裝抗爭,或是3月8日登陸基隆的整編第21師和憲兵第4團的全台清鄉,其中不計其數的受難者,都是在沒有經過任何審判就在軍警鎮壓下死亡。

此情況下,受難者家屬可根據文獻資料、研究報告等向二二八基金會申請賠償,但受難者在未經審判的情形下遇難,並沒有留下「刑事有罪判決」的資料文件。

促轉會進一步表示,這凸顯出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在本質上的不同。白色恐怖時期由於統治者主要以以司法為工具,因此留下大量司法卷宗,可作為平復司法不法的依據;不過二二八事件多數案件都沒留下司法審判的卷宗,甚至不屬於司法審判的範疇,因此成為促轉會平復司法不法工作無法觸及的一部分。

不過促轉會表示仍會在《促轉條例》職權下努力執行;截至目前,總共辦理3批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作業,涉及3831件刑事有罪判決,並請相關機關協助辦理前科紀錄塗銷作業,未來將在行政院及二二八基金會過去所做的2份研究報告基礎上,參考近年新出土的檔案史料與研究成果,使二二八事件歷史真相能得到更大程度的還原,並將與二二八受難者團體合作,調查受難者與家屬的身心需求提供療癒相關服務。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