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爭議與其說是「言論審查」,不如視為「文化禁忌」

《還願》爭議與其說是「言論審查」,不如視為「文化禁忌」
Photo Credit: 中央社(翻攝自《還願》遊戲畫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政府為何如此敏感?首先是本身的性質,「習近平小熊維尼」的字樣印在一張符咒上,很可能在「有關部門」看來,已經超越了「調侃領導人」的層次,到了「攻擊領導人」的層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還願》事件引起廣泛爭議。從台灣人的角度看,這當然顯示了中國的言論不自由。很多台灣人認為中國「玻璃心」,認為赤燭的創作自由權利不容退讓。赤燭在事件發生後,在銷售平台上銷量節節上升,被很多台灣人視為「打臉中國」,嘲笑「中國只會盜版」,認為「沒有中國市場,也能賺大錢。」

這些說法都不無道理,但是它們都很少從中國合作夥伴以及遊戲玩家方面思考問題,同理心不足。

首先,中國市場是否只會「盜版」,是否這麼不重要?與其聽網友「嗆聲」,還不如看點實際數據。中國遊戲市場近年急速增長,2018年市場收入2144.4億人民幣(接近1兆新台幣),占全球市場的23.6%,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是遊戲大國日本的兩倍。

台灣遊戲有過輝煌年代,但現在陷入困局。幾乎所有的台灣遊戲公司都積極在中國開發市場求生存。無他,中國市場之大令人難以忽視,而且台灣出產的中文遊戲(特別是武俠或者充滿傳統文化色彩的遊戲)也只有在同文的中國才最容易成功,錢最容易賺(當然同樣面臨激烈競爭)。如果中國市場不重要,赤燭又何必找中國代理商,何必拉中國贊助商?

其次,從商業角度出發,在某個市場遵守這個市場的規則非常重要。

有人質問:「以後在中國做生意就應該自我審查嗎?」不好意思,在中國做生意「一直」需要自我審查,不是「以後才需要。」

中國確實有很多言論禁區,但其他市場並非沒有相應的禁區。或者你不把它叫做「言論審查」,而視為「文化禁忌」,會容易想明白一些。

在美國,你搞個彩蛋侮辱黑人或者反猶;在日本,搞個彩蛋諷刺天皇,這款遊戲下架也是分分鐘的事。泰國有侮辱皇室罪,在遊戲中侮辱皇室,很可能不但要封殺,還要負刑事責任。在伊斯蘭國家,你搞一個彩蛋褻瀆先知,說不定一些國家還會下全球追殺令,或者發動恐怖襲擊。

拿領導人開玩笑,這在西方國家非常常見,在台灣也沒有太大問題,但在中國不是如此。雖然小熊維尼是可愛的形象,根據我自己的看法,大可寬容一些,中國很多人和我看法類似,但也有很多人真心認為這樣是對領導人的不尊敬。關鍵是,中國政府就是這樣認為的。把習大大和小熊維尼類比,早就被中國禁止。這是一個現實。傳媒多有報導,一般人也都知道,何況要進軍中國市場的人?

第三,明知這是禁忌,還要搞出這樣的「彩蛋」,不但遊戲被封殺,會連累合作夥伴,甚至引發更嚴重的後果。很多台灣朋友對此不以為然,認為犯了禁,被封殺,也不外乎按合同賠錢罷了。這是因為他們不太了解這件事在中國政府眼中的嚴重性。

比如某「網美」以「自己出過事」的經驗,認為這件事會很輕易過去。我真心希望確實如此。但不幸很可能剛好相反。根據《鏡周刊》報導,傳聞中國官方已經派出工作組奔赴上海,調查合作公司在這次事件中的涉入程度,「恐怕會被請喝茶。」這種事在中國一般只能靠傳聞,而傳聞又多半是真的。

這顯示,在中國政府眼裡,此事已經超越了「網美」涉及的輿情事件的層次,上升到政治事件或安全事件的層次,不是一封了之就可以結束的事。正如,《鏡周刊》引用的業内埰訪者所言,即便赤燭否認合作夥伴參與,中國政府也不會輕易相信。

RTX17E0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政府為何如此敏感?首先是本身的性質,「習近平小熊維尼」的字樣印在一張符咒上,很可能在「有關部門」看來,已經超越了「調侃領導人」的層次,到了「攻擊領導人」的層次。對於符咒的含義可以有兩種理解,一是詛咒領導人(一如魘勝之術或「打小人」),一是把領導人說成邪教的惡神。無論哪種都是非常忌諱的事。可以說,如果彩蛋出現在其他場合而非符咒上,事件的性質會輕不少。

其次是事發的時間。今年是「九」年,中國政界有「逢九必亂」的說法,因此本年中國要嚴防死守,不能出現任何影響社會穩定的差錯。何況又正處於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下行,社會矛盾上升的特殊時期?

這可能會有什麼後果?這種事可大可小,完全看「有關部門」如何認定。如果他們相信這只是台灣方面的疏忽,可能放中國合作夥伴一馬,警告了事。如果他們認定是台灣方面有意炒作,那麼中國合作夥伴就「吃不了兜著走」,停牌和以後「穿小鞋」算是最輕的懲罰。如果認為中國合作夥伴也事先知情或者參與策劃,那麼更重的刑事罪都有可能。

順便說一句,有人糾纏於論證什麼盜版才會看到彩蛋,這種微枝末節的東西,小孩子才會用來打嘴仗,「有關部門」根本不理會。

可以說,赤燭此舉一下子把合作夥伴推到一個非常兇險的形勢中。赤燭在事件之後立即發表聲明,撇清合作夥伴的關係,這是應該的,但做得還不夠。此後遊戲銷量飆升,已可能令「有關部門」懷疑惡意炒作以獲利。《還願》獲利越多,合作夥伴的壓力就越大。現在赤燭宣佈遊戲下架,這是在可能的選項中最能幫助合作夥伴渡過險境的做法,但應該一開始就做,而不是拖到現在。

影響進一步擴散,就是波及其他台灣進軍中國的公司。有了這次事件之後,台灣其他遊戲公司要找夥伴進入中國就一下子困難很多。中國代理商會害怕這樣的「彩蛋事件」不願和台灣公司合作。

更有甚者,整個中國的遊戲市場都有可能受牽連。中國遊戲市場去年已經出現放緩,這不是内需小了,而是中國政府傳統不太喜歡遊戲,認為玩物喪志,影響青少年。於是去(2018)年大量遊戲不發批文,而遊戲市場Steam公司在中國長期處於「妾身不明」的灰色狀態。現在遊戲發生這樣的事,隨時可能被封殺。此事發生之後,很多中國遊戲公司和遊戲玩家都前景憂心忡忡,這絕非杞人憂天。

因此,單從商業道德角度,赤燭雖然事後補救,但沒有從源頭上防止這樣的事,已經非常惡劣。

有香港遊戲公司老闆認為,這件事不應該怪責赤燭,而應該怪合作公司沒有仔細排查,應該由合作公司自己承擔風險。又說,如果合同上沒有寫明赤燭應該避免政治内容,就不能指責赤燭。

這種說法很可笑。首先,雖然筆者沒有看過合同(該遊戲公司老闆也沒看過),但避免危險的政治内容不太可能被排除在商量合同的過程之外,因為這在中國市場是個常識。其次,要求合作公司最後把關,而製作公司不負責任,這點也有悖商業倫理。誰都知道製作彩蛋容易,找出彩蛋難。雙方合作卻故意藏起有政治問題的彩蛋,把責任推卸在合作夥伴沒有排查上,這更加缺乏商業道德。幸好赤燭的老闆不像這家香港遊戲公司老闆一樣無良。

最後,《還願》事件還涉及言論自由和自我審查的界線問題,這需要更多的篇幅去討論。這裡只舉出一個比方:

如果你送一本普通的書給一個北韓朋友,在書上留下「打倒金正恩」的字條。這個對此一無所知的朋友在進入北韓時被查到了,在北韓隨時有可能被關押、挖煤、打靶。你可以預見他有危險,但仍送他這本書。你享受了言論自由,風險卻推給其他人。這是負責任的人所為嗎?你是否會感到愧疚?你會只是責怪金正恩嗎?

北韓朋友沒有想過你送給他的書有這張字條,正如中國合作夥伴沒有想到《還願》有這樣的政治彩蛋。換位思考,就不難得出結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