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雲豹疑再現蹤,為何阿朗壹部落會議會決議「封山」自主調查?

台灣雲豹疑再現蹤,為何阿朗壹部落會議會決議「封山」自主調查?
Photo Credit::台灣綠黨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部落族人說,過去發現礙於要保護雲豹都不敢公開,這次為了爭取傳統領域的主權才公諸於世,希望政府落實原住民歷史和土地轉型正義,還給部落主導雲豹的調查研究。

台東縣達仁鄉阿朗壹部落本月23日傳出,巡守隊人員看到近年來在台灣近乎絕跡台灣雲豹,阿朗壹部落在昨(27)日召開部落會議,決議封山保護其傳統領域,並且自主調查雲豹蹤跡,而達魯瑪克部落也呼應;對此林務局表示,雲豹已經多年沒有現蹤,這次有如此具體的目擊,需要積極確認,會再和部落協商,也會尊重部落決定。

《中央社》報導,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正治醫師表示,去年6月阿朗壹部落(安朔部落)成立傳統領域巡守隊,排班巡守傳統領域,意外有兩組隊員都反映在巡守時目睹li’uljaw(台灣雲豹)。

有隊員清楚描述,看見一隻雲豹在樹上走並撲向山崖上的山羊獵捕。另組隊員也說,雲豹從行進中的機車前跑過,很快爬到樹上不見蹤影。阿朗壹部落會議主席潘志華接受電話訪問時,證實有巡守隊人員目睹台灣雲豹,但時間和地點不便透露。

「我認為雲豹還存在」,受邀參加部落會議的知名生態學家、國立台東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劉炯錫表示,以雲豹機警的習性不大可能被陷阱或只靠一人獵殺捕獲,所以過去20多年來未被發現直接獵獲也很正常。

雲豹已經絕跡多年,但國內還未宣告「滅絕」

《中央社》報導,18年前,由博士裴家騏和姜博仁帶領的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和周邊地區雲豹調查團隊,從2001年1月至2004年5月,以自動照相機和毛髮氣味站在大武山自然保留區和雙鬼湖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內的中海拔湖沼區,針對台灣雲豹及其他中大型哺乳動物進行調查。

當時總共設置400個自動相機樣點,1萬3354個自動相機工作天,共累積1萬6000張照片,加上持續架設補餌的232個毛髮氣味站,結果沒有蒐集到台灣雲豹仍然存在的紀錄。

《聯合報》報導,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副處長林文和表示,台灣雲豹生活範圍在南部和東部山區,以前有傳聞在大武山和玉山曾有人看到雲豹蹤跡,但玉管處成立30多年,並沒有發現任何台灣雲豹存在的證據。雖然每隔一段時間,都傳出有目擊雲豹蹤跡,卻傳聞卻不可考,也沒有照片或影像。

《中央社》報導,國際自然保育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資料顯示,台灣雲豹已絕種,但台灣農委會林務局仍將台灣雲豹列為瀕臨絕種野生動物的保育名單內。

對於雲豹到底還在不在,許多原住民耆老都不鬆口,學者過去曾訪談布農族狩獵文化時,還有人聲稱多年前曾捕獲雲豹,因怕被《野生動物保育法》取締而自行燒毀,因此雲豹現蹤使得大家心情振奮,但又擔心會引來狩獵者或是遭禁止入山,也不敢把話說死。

《自由時報》報導,阿朗壹部落主席胡進德表示,他從小跟長輩到大南溪上游的傳統領域山上打獵,12年前有次跟獵人朋友上山,分頭尋獵再相遇時,友人告訴他看到台灣雲豹,並且開槍射擊,但沒命中。隔天,他們到豹出沒處,有看到樹幹明顯抓痕。

胡進德認為,獵豹失敗是神的旨意,因為雲豹在族語裡的意思就是「神的孩子」、「上天的寶貝」,不能隨便傷害;當時考慮公布此一遇豹訊息,但耆老不同意,怕消息傳出去,會被禁止上山,直到現在他才敢講出來。

部落決議封山,自主調查雲豹蹤跡

高正治表示,今年1月20日阿朗壹部落召開部落會議,站在部落自然主權立場決議自己保護與調查雲豹,禁絕外人入內狩獵,並要求林務局停止伐木等干擾,同時授權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發動募款支持

胡進德昨天在部落會議後也強調,只有部落的人才知道山羌、山羊、水鹿等野生動物棲息在哪裡,政府應將山林歸還給原住民管理,保護自己的森林。

《公視》報導,27號晚間,阿朗壹部落對外表示雲豹確實還存在,包括布農族巒山部落和魯凱族部落的族人也出席證實,過去10年來確實都有獵人在山上看到過雲豹。

部落族人說,過去發現礙於要保護雲豹都不敢公開,這次為了爭取傳統領域的主權才公諸於世,希望政府落實原住民歷史和土地轉型正義,還給部落主導雲豹的調查研究。阿朗壹部落會議主席潘志華也說,「結合各界的力量,一起來嘗試推動原住民部落,自主管理自己的傳統領域。」

安朔部落對於當地政府與相關單位的不滿已經累積多時。

根據劉炯錫2018年5月投書《蘋果日報》指出,現名為安朔部落的Aljungic(阿朗壹)部落,過去原住民的主權問題就常引發爭議;包括台東到屏東隧道的貫通典禮時,部落沒被知會,而經過各種開發,原本大半原始林也遭砍伐殆盡。

《原視》報導,去年2018年3月林管處在安朔部落進行林木疏伐前,也未經《原基法》取得部落同意,地當地排灣族巡守大隊長葛文政受訪時指出,族人在疏伐區狩獵,還遭林務局人員罰錢或驅趕;甚至連「阿朗壹古道」的命名也曾發生爭議,部落主席潘志華就指出,當時部落決議用此名後,農業處還曾登報將其稱為「琅嶠──卑南官道」。

過去負責調查雲豹蹤跡的裴家騏,對於部落要再發起調查樂觀其成,他解釋雲豹活動範圍有數十平方公里大,如果有族群棲地範圍甚至有十分之一個台灣大,行蹤很難捉摸,過去的調查證實雲豹在台灣滅絕的研究沒有被否定,但不代表雲豹不存在,「週邊部落願意去負責強化證據力,當然非常好,可能也是個事半功倍的做法。」

野聲環境生態顧問公司的姜博仁,則在臉書上表示雲豹在台灣會幾乎消失或滅絕,不是因為原住民狩獵,而是全體共業,數百年來的低地開發、山區的伐木,對山林資源的需求讓動物沒有了家,也讓部落族人失去了家。

他也提出在美國的原住民曾和政府曾簽訂《多部落野牛復育備忘錄》和《野牛協定:合作、更新與修復》(2012、2014)等,多個部落集結共同要求政府做出行動,以有效方法讓野牛回到北美洲的草原上,即使這次沒真的發現雲豹,這仍然是部落可以參考的作法。

《中央社》報導,林務局台東林管處副處長黃群策表示,安朔部落發現台灣雲豹一事,台東林管處非常重視,林務局的職責也是生態保育主管機關,而台灣雲豹是近幾10年來沒有出現跡象,這次能有如此具體的目擊描述,是需要加以重視並積極確認。

林務局也強調,阿朗壹部落去年就已經要求停止砍伐山區林木,已經配合辦理,現在由於發現地屬於部落的自治區,林務局完全尊重部落決定,也願意配合部落發起的雲豹調查,會跟部落協商,也願意投入資源協助。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