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中國前途的對話:先安內後攘外、新帝國主義的反思、新左糖衣

有關中國前途的對話:先安內後攘外、新帝國主義的反思、新左糖衣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些時回內地探親,與一位年輕朋友談起中國當前的形勢。我極力推薦他閱讀國內學者的三本著作:韓毓海的《五百年來的中國與世界》、黃樹東的《大國興衰 — 全球化背景下的路線之爭》,以及郎咸平的《新帝國主義在中國》。以下是我返港後兩人在網絡上的談話。(我姑且稱他為「廣如」)

******************************************************************
Dear Eddy

由於工作繁忙,目前只看完黃樹東的《大國興衰》,韓毓海的書還在看。閱讀過程中確實給了我不少的衝擊,讓我對新自由主義及全球化有了全新的認識。在這過程中也有跟我的朋友交流,但畢竟目前我的閱讀範圍仍然很局限以及混亂,特別是之前閱讀了吳稼祥先生的一些文章,加上現在中國經濟變革的實施,讓我在左與右之間有了一種很迷茫的感覺。希望你能給予指導,或者再推薦一些學者的言論文章讓我了解更多。

廣如
********************************************************************
Dear Eddy

抱歉這麼久才回信,韓毓海的書我已經看完了。寫得很好,確實很好。只是感覺該書是否過於打擊自由主義?我的意思並不是說自由主義就是好,只是覺得該書在講述觀點時過於選擇性的列舉例子。

例如講到在漫長的16世紀裏,用了很大量的篇章闡述1567年以來的貨幣政策弊端,並強調這是滿清滅亡的重要原因,卻沒有講到滿清的閉關鎖國,這是其一。第二就是感覺在漫長的19世紀裏很多的論述都過於理論化,沒有很多的例子去證明,我的意思是相對客觀的,大篇幅的解釋。所以總體來說,這兩本書都給了我一個非常衝擊的,新的視野,新的觀點。只是在寫作上感覺黃樹東要比韓毓海要更加客觀,理性一些。

結合你的那幾篇文章,也讓我對現在的國際形勢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我理解您的立場是政治需自由,經濟需保護,而現實卻恰恰相反,是嗎?我不知道我是否有了解錯,針對當代康熙的經濟政策,我感到很迷惑和著急,例如在汽車行業現在不斷開放外資比例,這對民族汽車工業是致命的打擊。加上最近對於外資車的反壟斷政策的實施,這讓我想起《大國興衰》裏美國針對日本電子產品的一系列反擊政策,而中國恰恰與美國反其道而行之。這讓我很是擔心和不安和迷茫,中國是否重走日本老路?但是也有前輩認為:中國與日本在本質上的不同,將決定兩者的道路不一樣,到底是否這樣⋯⋯

但是在最後我想提一個不成熟的疑問,在政治層面上,引用你在《兩場鬧劇,一場悲劇》裏的廚房起火比喻,那我國現在到底是先安內,還是先攘外?

廣如

******************************************************************
Dear 廣如

你說的沒錯,我們急需的是政治開放和經濟保護,只有這樣(即大力推進政治和經濟公義)才可令國民上下一心,從而達至中華民族的真正復興。如今的政策乃反其道而行,初步看來是利益問題(維持專制以維持特權)加上認識問題(信錯了基於芝加哥經濟學派的「新自由主義」,以及由美帝推動的「華盛頓共識」下的「全球化」這頭「屠城木馬」…),但更令人不安的是,其實兩者也可能同是利益問題。

朗咸平的《新帝國主義在中國》就指出中國今天充斥著「現代琦善」,也就是不惜損害國家利益以自肥的貪官。(按照歷史這個比喻對琦善其實不大公允。)你可能聽過「裸官」這個名稱吧,也就是家人和家產都已經遷移到海外(主要是美國)的高幹。一些論者因此說,中美絕不可能開戰,因為我們已經把無數的「人質」自動地送往了敵國
。另一個令人憂慮的是解放軍的腐敗和戰爭鬥能力問題,而這兩個問題是息息相關的。

習近平一上任便高調地要求軍隊能「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這兒反映的完全是一種「此地無銀」的嚴峻形勢。徐才厚極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腐敗不但侵吞國家資源,更會做成無領導才幹者因世襲和賄賂身居軍中要職,以及軍備不及規格等危險。

不要說中、美開戰,依我的估計,即使中、日開戰,我國海軍也有可能重蹈一百二十年前的覆轍,就像晚清的北洋水師在甲午戰爭中全軍覆沒。

「民主化」與「去全球化」是我國的真正出路,但超過三分一世紀的「改革開放」已經做就了一大批既得利益者,要現政權改弦更張真可說是緣木求魚甚至與虎謀皮……

Eddy.

補充:忘了正面回答你最後一個問題:先安內、後攘外還是反過來?我的答案是必須兩者並舉。但與當年日本侵華不同,我們現時沒有軍事入侵的即時危險(核阻嚇力量是關鍵),所以真的要排優先的話,安內還是首要。我們必先自強而後能禦外侮。

****************************************************************
Dear Eddy

這兩周我花了點時間把郎咸平的新帝國主義在中國1、2看了一遍,相比一開始的震驚,現在更多的是憤怒,並不是對英美的憤怒,而是對琦善們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