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川普入主白宮》:為什麼這些「茅屎坑國家」的人民都來美國?

《恐懼:川普入主白宮》:為什麼這些「茅屎坑國家」的人民都來美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川普說:「海地人?我們不需要更多海地人。」針對這一點,以及非洲國家來的移民,川普說:「為什麼這些茅屎坑國家的人民都來美國?」他才剛和挪威總理見過面。為什麼挪威人不來?至少亞洲人來了,也能有助於經濟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鮑布・伍華德(Bob Woodward)

「茅屎坑國家」的移民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十日、即聖誕節前兩星期,川普和葛萊漢參議員在西棕櫚灘的川普國際高爾夫俱樂部打球。葛萊漢讚美球場「相當壯觀」,這種話肯定讓川普龍心大悅。但是若和他們在球賽進行中葛萊漢對川普連連恭維的話一比,可又算不了什麼。

他告訴川普:「你是非常傑出的總司令。」總統聽他的軍事將領的建議,改變在中東地區的交戰準則,阿富汗情勢已趨於好轉。

葛萊漢向川普推銷:「你可以做一些別人所不及的事情。你正在清理歐巴馬留給你的爛攤子,你的清理工作棒極了。你在重建軍隊。你替經濟抽掉溼毛毯。你在替軍方和經濟解除桎梏。天保佑你,你在解除過去八年製造的傷害。你要往哪裡走?你希望留下什麼政績?你的遺澤不只是解除他做了什麼,而是你在史書上要留下什麼紀錄。」

川普聽了這一番讚美,十分窩心,但是他對葛萊漢說:「你是個中間路線派。我希望你百分之百支持川普。」

這很像當時的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所說的,川普要他表態宣誓效忠。根據柯米的說法,川普就任總統後頭一星期,他們兩人在白宮綠廳一對一晚餐時,川普曾說:「我需要效忠。我期待效忠。」

葛萊漢說「好吧,現在是什麼問題?我再告訴你我是否百分之百支持你。」

川普說:「你像是82%。」

「是啊,有時候我是百分之百,有時候我可能是零。」

「我希望你是百分之百的支持者。」

葛萊漢問:「為什麼你希望我在認為你不對時偏說你對呢?這對你或對我有什麼好處呢?總統需要有人能夠告訴他事實真相。由你來決定我是否狗屎吧。」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川普的推特總結他對「達卡辦法」的立場:「民主黨已經被告知,也完全明白,若沒有迫切需要的南方邊境之圍牆,以及終止可怕的連鎖移民,不可能保留達卡辦法……我們必須不計代價保衛我們的國家!」

總統邀請二十位參、眾議員到白宮內閣廳討論有關「追夢人」的移民計畫。川普指示,一月九日星期二這次會議,全程五十五分鐘都透過電視直播出去。他全神進入表演狀態,承諾要立法。「的確,這應該是愛的法案,我們可以做到。」

總統相當投入、又風趣。葛萊漢很驚訝,川普明顯在他們面前對最為兩極化的議題之一改變了態度。反移民的強硬派一定大吃一驚。川普原本是他們的領導人。葛萊漢希望這是川普樂於妥協、尋求協議的表現。

葛萊漢從來不看好川普有能力搞定移民法修訂。他多年來致力移民法修訂,試圖與泰德・甘迺迪、恰克・舒默和狄克・杜賓等民主黨人協商出折衷方案。經過川普這番表態,他發現終於或許能夠成功。他發表聲明欣慰的表示:「這是我從政二十多年來曾經參與過的一次最美妙的會議。」

各報標題也增強葛萊漢的樂觀。《紐約時報》是「川普顯然支持數百萬移民走上公民之路」。《華盛頓郵報》是「放上檯面:川普試圖談判和證明穩定」。

次日,川普打電話給葛萊漢。

葛萊漢說:「我認為你太棒了。別讓這些人」——共和黨強硬派——「嚇跑你。你走在正軌上。這就是我們打高爾夫時,我想向人民介紹的先生。這是我全力支持的唐納・川普。只有你才辦得到。布希試過,歐巴馬辦不到,只有你能辦得到。」

讓葛萊漢預料不到的是,川普讓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在電話中和他說話。第一夫人以她柔和的腔調說:「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說的內容,以及你的舉止和說話方式。我認為它太棒了。」

葛萊漢回答說:「謝謝妳,夫人。妳讓我受寵若驚。」他對她的優雅風度非常折服。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她對話。很顯然,身為移民的她,對「達卡辦法」下的孩童相當同情。

川普很快就把談話主題轉移到他最不爽的一個重點上:「我們能修訂誹謗法嗎?」

熟諳法律的葛萊漢說:「不行。」

「為什麼?」

葛萊漢說,我們不是英格蘭。英格蘭的誹謗法更嚴格。

川普說,可是人們寫了一大堆「狗屎屁話」。

葛萊漢同意他的感受:「對於這一點,我毫不懷疑。但是不行,我們不能修改誹謗法,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在一九六四年里程碑似的「紐約時報控蘇利文案」(New York Times v. Sullivan),聯邦最高法院對誹謗立下極高的門檻:只有在出版者或敘說者明知其為不實,又悍然不理會真相時才能成立。

川普說:「我不想成為像英格蘭。」

葛萊漢說:「天底下沒有人比美國總統更容易招致各方批評。而你更是遭到太多沒有根據的批評,但是這正是你手上的牌。總統先生,你如何對付它們,那是你的抉擇。你能擊敗批評者的方法是,你不去告他們,你要證明他們全都錯了。」

葛萊漢覺得這是他和總統歷次對話最棒的一次。大部分時間是他說、川普聽。


次日上午約十一點,參議院第二號民主黨籍參議員狄克・杜賓打電話找葛萊漢。

杜賓和葛萊漢聯手推動移民法折衷法案。他說:「我剛和川普掛上電話。他喜歡我們兩人正在做的事。他希望你、我再去見他談一談。」

葛萊漢打電話到白宮去,安排見面時間。凱利到葛萊漢辦公室拜訪,洽商細節。

凱利在移民議題上是個強硬派,他顯得很不高興。他曾經告訴西廂幕僚人員、甚至國會山莊某些人,總統不了解達卡辦法是什麼,對政策和機制也不了解。總統已授權凱利處理達卡辦法,而他也認為這項工作包括不讓川普在沒有他陪同下、就達卡辦法做任何事或見任何人,如葛萊漢和杜賓。他告訴西廂的同事,總統無法自己做這件事,他若自己做,會把事情搞砸。

葛萊漢說:「我所要的只是能有機會向總統說明。」葛萊漢強調,他的計畫很簡單。川普接受有關追夢人的立法,換取經費興建圍牆。葛萊漢說:「讓他自己做決定。」他重述凱利在每件事上最愛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他希望把事實呈現在總統面前,由他做決定。

因此,葛萊漢和杜賓來到白宮時,以為兩人將和川普單獨會談。不料,一大堆反移民的參、眾議員和幕僚,包括凱利和史帝芬・米勒都在場。葛萊漢認為像是一群搞凌遲私刑的暴徒在橢圓形辦公室等著修理他們似的。

葛萊漢細述計畫,包括川普要求增進邊界安全的經費要從哪裡來。

川普高姿態的說,這還不夠。

葛萊漢說,他相信他們還可以做得更好,但這只是起始點。他提到從絕大多數非洲國家會有兩萬五千份簽證。他又說,由於地震、飢荒和暴力,從海地和薩爾瓦多等地也會有一些簽證。

川普說:「海地人?我們不需要更多海地人。」針對這一點,以及非洲國家來的移民,川普說:「為什麼這些茅屎坑國家的人民都來美國?」他才剛和挪威總理見過面。為什麼挪威人不來?至少亞洲人來了,也能有助於經濟啊。

杜賓作嘔。葛萊漢也被擊倒在地上。

葛萊漢伸手表示說:「暫停。我不喜歡這樣討論下去。」他說,美國是個理想國度。「我希望從全球每個角落都是依其長處審查而移民進來,不是只准歐洲人前來。我們很多人也來自茅屎坑國家。」

川普立刻恢復理智,但是傷害已經鑄成。

杜賓公布會談經過,揭露川普這一席「茅屎坑國家」的評論,葛萊漢證實杜賓所言不假。

兩天後,星期六,川普打電話找葛萊漢。葛萊漢認為川普來電話是探測溫度,看他有多麼氣憤。

川普說,他正在西棕櫚灘他的俱樂部打高爾夫。

葛萊漢說「喔,好好打呀。」

川普說:「有一些話他說我說了,我可沒說喔。」他指的是杜賓。

葛萊漢堅稱:「有的,你有說。」

「是嗎?有人喜歡我說的話。」

葛萊漢說:「我不是其中之一。我希望幫你忙。我喜歡和你一起打高爾夫。但如果那是門票費,那就算了。祝你好運,好好打球。」


「茅屎坑國家」對川普而言並不是新鮮的刻薄話。二〇一六年競選期間,川普走訪邁阿密的「小海地」。海地社區領袖走上講台,指控柯林頓夫婦腐敗,從海地竊取資源。

活動過後,私底下,川普似乎很同情。他說:「我真的為這些人感到難過。他們來自這樣一個茅屎坑。」


巴農離開白宮後,史帝芬・米勒成為白宮對達卡政策堅持強硬路線的幕後推動力。川普經常仍對達卡辦法中的年輕人表示同情,聲稱很多時候這些孩子會來到美國,並不是他們的過錯。他們值得同情。他也指出,照顧追夢人在政治上會有好處。

米勒則對他灌輸強硬路線。他說,請注意,人人都說他們是小孩、是追夢人。不是的,他們已經不再是小孩。許多人已經二十四歲,或二十六、七歲。米勒的立場是:一定要堅持、不容打折扣;要交換白宮在達卡辦法上妥協,我們得要求未來十年——不只是一年——全部的邊境圍牆興建經費;另外,要停止連鎖移民,以及綠卡大樂透抽獎。(後者是從移民至美國占率低的國家之申請者當中,每年抽獎發出五萬張綠卡、以求種族多元化的一項移民政策。)三大條件,缺一不可。

一月二十一日,葛萊漢公開抨擊米勒。「只要米勒負責談判移民法,我們就不可能有什麼成績。他多年來都是局外人。我曾經和總統講過話——他的心就放在這個議題上。他非常了解什麼方案才推銷得出去,可是每次我們有了提案,都被幕僚人員丟回來。」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星期五上午,川普向全國最重要的保守派團體「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 CPAC )演講。總統心情輕鬆、充滿自信,滔滔不絕講了一個多小時。他照預定講稿說話,但也興高采烈的脫稿演出,即興發揮。

他說:「你們會得到圍牆。別擔心。是有一些人在說,喔,其實他並不想蓋圍牆。他只是競選時利用它號召。我說,你們能相信這種說法嗎?你們曉得,我每次聽到它,牆就高了十英尺,你們曉得的,每一次都如此。OK,現在,我們將要興建圍牆。」

關於移民,他說:「我不要未來五十年有人來到美國,接受我們國家所有的權利卻毫無貢獻……我希望人們喜愛我們……我不希望人們以今天的方式進入美國。」

然後,他講了一則他喜愛的故事,一位婦人收養一隻蛇的打油詩。

有位善心婦人某天上午上班途中,在湖邊路上看到一隻可憐、半凍僵的蛇。牠色彩漂亮的皮膚全罩在凍結的露水中。

她高聲說,「可憐的東西啊,我會收容你。我會照顧你。」

邪惡的蛇哀求說:「收容我,善心的女士,求求你收容我;收容我,善心的女士。」

她用絲被把牠包起來,放在火堆邊,還餵牠蜂蜜和牛奶。

當天晚上,她下工後趕緊回家,很快就到了家。

她發現她收容的那隻蛇復活過來……

她再度撫摸牠漂亮的皮膚,擁抱牠、親吻牠。

可是蛇沒有說感謝妳,反而惡毒的咬她一口……

婦人大叫:「我救了你。你卻咬我。天啊!為什麼?」「知道嗎,你是有毒的,這一咬,我將要死了。」

毒蛇猙獰的說:「噢,閉嘴。蠢女人!」

「你在收容我之前,就知道我是蛇呀。」


川普說:「這就是我們國家的現況。我們放人進來,卻招來一大堆麻煩,而且還益發惡劣。」

川普剛核准了為期兩年八兆六千億美元的預算案——但是其中分文未列圍牆的興建費用。


川普和他的國務卿的關係已經無可挽回的破碎。一連多月,外界紛傳提勒森即將辭職或被免職。二〇一八年三月他正在非洲訪問,凱利通知他提前回國。凱利說:「你可能會收到一則推特短訊。」三月十三日上午,川普發出推文,宣布中央情報局局長龐培歐即將接任國務卿。針對提勒森,他只提到:「感謝雷克斯・提勒森的服務!」

川普在白宮南草坪對記者說:「雷克斯和我就這件事已經討論很久……我們對事情看法不一致……我們真正沒有相同想法……的確,那是不同的心態、不同的思維。」

※本章訊息主要來自和第一手消息來源多次深度背景訪談。

相關書摘 ►《恐懼:川普入主白宮》推薦序:事實與謊言的對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恐懼:川普入主白宮》,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鮑布・伍華德(Bob Woodward)
譯者:林添貴

「真正的力量是——其實我不願意用這個字——恐懼。」
——唐納・川普,2016年3月31日競選美國總統期間接受訪談時所說。

中二治國?全世界最強大的行政權集體神經崩潰?
只有伍華德才能寫出來的川普總統內幕故事

歷經尼克森至歐巴馬八任總統淬鍊出來的權威報導能力,伍華德以前所未有的細節繼續揭露川普總統白宮的慘烈生活,並且精確描繪他如何針對國內外重要政策做出決定。

伍華德從數百小時訪談第一手消息來源的紀錄、會議筆記、私人日記、檔案及文件中汲取材料。本書以每天的工作細節、對話和文件紀錄追蹤各重大國際議題,從北韓、阿富汗、伊朗、中東、北約組織、中國到俄羅斯,無所不包。它也深度報導與川普相關的美國議題,尤其是貿易與關稅爭端、移民、稅法、巴黎氣候協定和2017年在夏綠蒂維爾市發生的種族暴動事件。

《恐懼》對川普的律師和「通俄門事件」特別檢察官穆勒之間的談判,提供鮮明的細節,首度鋪陳出逐次會議的經過及策略。它也揭露川普白宮的資深官員如何聯手從總統橢圓形辦公室桌上偷走命令的草稿,阻止他下達可能傷害重要情報的指令。

伍華德說:「這不啻是行政上的政變,是世界上最強大國家行政權的神經崩潰。」

作者介紹

現任《華盛頓郵報》副總編輯,在《華盛頓郵報》任職長達47年,曾經兩度榮獲普立茲新聞獎;第一次是與《郵報》記者卡爾・伯恩斯坦(Karl Bernstein)聯手揭發水門事件,第二次獲獎則是2003年報導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前因後果。他寫過9位美國總統的相關書籍,從尼克森到川普。他撰寫或合著的19本書全部是美國非小說類榜的暢銷書,其中有13本更是第一名的暢銷書。

getImage_下午6_18_20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