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從內部自我毀滅」,讓歐洲更容易與美國的敵人結交新朋友

特朗普「從內部自我毀滅」,讓歐洲更容易與美國的敵人結交新朋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的盟友依賴東方,那我們就無法保障對西方的防禦。」但無論美國喜歡與否,這種依賴正逐漸增長。隨著他們與特朗普政權的關係日益緊張,歐洲正從美國的傳統敵手中輕易結交新朋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imon Shuster
譯:王國仲

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2007年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的預測並未受到西方重視。他談到,西方的聯盟體系,會因華盛頓特區的「一位當權者」,最終「從內部自我毀滅」。

時間證明普京的看法相當準確。12年過去,各國領導人再次齊聚慕尼黑年度峰會,出席會議的歐洲各國承認普京是對的。正如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2月16日所言,全球秩序「已經崩潰成許多小碎片。」

慕尼黑安全會議中,美國與其歐洲盟友屢次出現異議與爭端(貿易、氣候變化、核武議題等),讓情況更加明顯。俄國與其他美國的競爭對手則抓住機會,進一步分裂西方。

美國核能談判代表,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任內的能源部長莫尼茲(Ernest Moniz),在與歐洲外交官員進行幾次閉門會議後告訴《TIME》周刊:「這就是基本外交運作模式。如果能創造契機,就好好利用、能談多深就談多深。」

中國和俄國都在慕尼黑運用此一策略。中國政治局委員楊潔篪敦促他在歐洲的「戰略夥伴」們突破對美國技術的依賴。他告訴歐洲領導人們:「我們應該對抗技術霸權。」同時呼籲在與美國不斷升級的貿易戰中支持中國,尤其是針對工業巨頭華為遭美國指控竊取西方技術、違反制裁的部分。「強權政治應被抵制。」他補充。

俄羅斯也做出類似的聲明。其代表團長,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甚至建議與俄羅斯組成「共享的歐洲家園」並讓美國人離開。伊朗也加入戰局,外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呼籲歐洲各領導人不要屈服於特朗普(Donald Trump)政權的欺壓行為。

扎里夫在慕尼黑的主要目標,是挽救特朗普去年(2018)撤出的核協議。儘管來自白宮的壓力很大,但歐洲在這個問題上選擇和伊朗站在一起。法國、德國和英國甚至繼續與伊朗進行貿易,助其規避美國的制裁。

默克爾宣稱德國將繼續堅持此立場,她呼籲中國代表在經濟全球化時代捍衛貿易自由。默克爾更引用楊潔篪演講中提到至少20次的術語:「我們必須為多邊主義而戰。」

縱使美國強烈反彈,但歐洲仍繼續與東方建立合作的橋樑。俄羅斯通往德國的新天然氣管道——北溪2號——預計將使歐洲更依賴俄國能源。中國的全球基礎建設計畫——「一帶一路」倡議——快速地將其與歐洲經濟緊密聯繫在一起。默克爾打算在明(2020)年擔任歐盟主席期間推動這項目標。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駐柏林辦事處代表湯瑪斯・克萊尼-布魯克霍夫(Thomas Kleine-Brockhoff)表示:「美國希望歐洲跟著自己的腳步,但他們將會發現歐洲不打算這麼做。」

不少歐洲民眾支持這種態度。2月15日發表的皮尤研究調查發現,法國、德國只有大約10%的人在國際事務上信任特朗普。相信俄、中領導人的比例還高出兩到三倍。

代表美國,到訪慕尼黑的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似乎不太能改變這種論調。在演講中,他警告歐洲(許多聽眾認為隱含威脅之意),和俄、中貿易只會損及自已的安全。

彭斯表示:「如果我們的盟友依賴東方,那我們就無法保障對西方的防禦。」但無論美國喜歡與否,這種依賴正逐漸增長。隨著他們與特朗普政權的關係日益緊張,歐洲正從美國的傳統敵手中輕易結交新朋友。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