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2):綠太陽無須敲門就闖進石頭

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2):綠太陽無須敲門就闖進石頭
Photo Credit: ESO/G. Lombardi,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楊煉先生詩中當中有一句非常特別:「綠太陽無須敲門就闖進石頭」。這裡描寫的是太陽下山的景象,但相信大家都疑問:太陽不是紅色的嗎?難道楊煉先生又在這裡加入了一個隱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臨狼(在藝術中尋找天文蹤跡)

這次我們會讀這位來自中國、朦朧詩代表人物之一楊煉先生的作品。


《鄰居》共有五篇,因篇幅原因只節錄其中與天文相聯的一篇。

你們在相鄰的鍋裡烹調的死亡很鮮美
你們相鄰的壁爐裡
一節松木靜靜燃燒了百年

夏天總是陰冷的 像飼養長春藤的石牆
而道路穿過火深入冬天

從火中觀看 窗戶
仍一一刷洗慘白的夜
松樹被修剪的鐵皮影子站在窗外
刪改你們的骨骼

綠太陽無須敲門就闖進石頭
一個字闖進兩首詩的邪惡風景
證實 詩人脫臼的嘴
你們相似如一同烘烤的魚

— — 節錄《 鄰居(一)》 -《大海停止之處 楊煉

朦朧詩,顧名思義是一種朦朧的、看不懂的詩。《 鄰居(一) 》這首詩也一樣,每個句子也很好讀、很生動,但同時也很不好讀,因為整篇詩的形象是模糊的、當中的思想亦是隱含的。所以你不能期待我像另一位編輯石刻一熊一樣能把整個詩篇解釋得透切,只能跟大家分享我簡單的理解。

Yang_Lian,_2013c
Photo Credit: Pavel Hrdlička,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詩人楊煉

你,
一會看我,
一會看雲。

我覺得,
你看我時很遠,
你看雲時很近。

— — 《 遠和近 顧城

在寫這一篇文章之前,我跟大家一樣從沒讀過楊煉先生的作品。朦朧詩給我的印象,全是來於我喜歡的另一位中國詩人顧城。但原來楊煉先生曾在1988年被中國大陸讀者推選為「十大詩人」之一,亦於2012年繼莫言之後取得了諾尼諾國際文學獎,可見楊煉先生還是頗受歡迎的。

朦朧詩派的作品往往利用了各種隱喻以及象徵的手法,以叛逆的文字去描寫作者的心境。所以你們會讀到像是「夏天總是陰冷的 像飼養長春藤的石牆」以及「鍋裡烹調的死亡」,這種真實與抽象相交的句子。「陰冷的」,是很抽象的形容詞,楊煉先生就用了「飼養長春藤的石牆」這具體的形象去讓讀者接近他的感覺;鍋裡烹調的很明顯只能是食物,但楊煉先生卻用了死亡這個抽象的詞彙,去作一個概括。

看了五篇《 鄰居》後,亦大概也對楊煉先生有了一點認識。與某些詩人是不同的,字裡行間看出楊煉先生擁有強烈的主觀性。在《 鄰居(一)》中短短的13行裡,總共出現了四次「你們」。楊煉先生可以選擇把詩寫成「鍋裡烹調的死亡很鮮美,相鄰的壁爐裡……」一種不談牽涉任何人的描寫亦是通的,但《 鄰居(一)》中卻強調那是「你們」。這裡安放了這個將作者與讀者區分開的「你們」,可以看出楊煉先生對自我身分是很重視的。

那這首詩到底是說了些什麼呢?在我看來楊煉先生在這裡寫的是火焰燃燒的情景,寫的是死亡,亦寫出了一種完結。第一句就很直白的直接寫出了「鍋裡烹調的死亡」,緊接着描寫了在壁爐中燃燒的松木。夏天變成了冬天,不屈的松樹被修剪了影子,堅硬的骨骼被刪減,下山的中綠太陽,一個個的事物象徵着改變與落幕。然而整篇詩是沒有描述過任何一個聲音的,無論是在烹調、在燃燒、在太陽下山,都在那寂靜無聲的氛圍中。作者看着「你們」慢慢在衰落,卻也無能為力。


詩中當中有一句非常特別:「綠太陽無須敲門就闖進石頭」。這裡描寫的是太陽下山的景象,但相信大家都有一個疑問,太陽不是紅色的嗎?難道楊煉先生又在這裡加入了一個隱喻?

Green-Flash-by-Richard-Kuehn
Photo Credit: mendonomasightings.com
綠閃光(Green Flash)

綠閃光(Green Flash)其實是一種真實的天文現象, 只會在特定情況下的日出之前和日落之後,於太陽頂端短暫維持1至2秒。在這短暫的時間內,我們在開揚看到地平線的地方就可以看到「綠太陽無須敲門就闖進石頭」

Double_Green_Flash
Photo Credit: ESO/G. Lombardi,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3.0
雙重綠閃光(Double Green Flash)

綠閃光有許多不同的形態,分別由不同的原因形成。例如圖上面的就是「雙重綠閃光」,即同時出現兩個綠閃光的罕見現象。

2504521579_7f7c47e898_b
Photo Credit: wonker, flickr, CC BY 2.0

白色的陽光事實上是由多種顏色的可見光所組成,每種光的波長都有所不同,紅光的波長最長,紫色的波長最短。在穿透物質時,因為波長的不同,不同顏色的光線會折射向不同的角度。

17010519005_84d56c6edf_h
Photo Credit: Sam valadi, flickr, CC BY 2.0

雨後的彩虹就是現實的例子,光線在穿過空中的水分子時發生了折射的現象,以至我們會看到陽光轉化成各種色彩。

greenflashes1
Photo Credit: Patrick Meyers, Rosenstiel School of Marine and Atmospheric Studies

同樣原理,日出或日落的陽光亦會在大氣層中折射,以至到達我們眼睛的顏色有所不同。在日出或日落時,我們大部分的時間都會看到橙紅色的太陽。但當地球繼續轉動,我們就只能看到折射進眼睛的綠光,從而見證最後一兩秒的Green Flash。

你是不是在想既然有綠閃光,一定還有「藍閃光」(Blue Flash)和「紫閃光」(Violet Flash)吧?

eso0812b
Photo Credit: G. Blanchard, ESO, CC BY 4.0
藍閃光(Blue Flash)

沒錯,「藍閃光」和「紫閃光」也是曾經被觀測過的!然而因為藍光以及紫光較易被折射走,所以只有在天氣非常好的時候觀測到。而且由於肉眼對綠光的零敏度更為高,所以我們亦較容易看出綠太陽。

綠閃光是非常罕見的,而邊緣為綠色的太陽則較為易見。在每天的日出日落時,透過把太陽影像放大投射到螢幕,都可以看到太陽的邊緣約有十分鐘的時間呈現綠色。(注意:絕對不要用望遠鏡直接觀測太陽!)

大家如果有機會去海邊時看日落時,不妨也嘗試下有沒有緣份看到綠色的太陽。

我多麼希望,有一個門口
早晨,陽光照在草上

我們站著
扶著自己的門扇
門很低,但太陽是明亮的

草在結它的種子
風在搖它的葉子
我們站著,不說話
就十分美好

— — 《 門前 ‪顧城‬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德尼思化》Medium


伸延閱讀:藏於詩深處的宇宙(Ep.1):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