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正式承認女性化職稱,「女演員」首度入字典

法國正式承認女性化職稱,「女演員」首度入字典
法國影后茱麗葉畢諾許( 左)主演的《別問我是誰》。|Photo Credit: 中央社,金馬奇幻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蘭西學院昨日做出了跨時代的決定,該學院以多數票通過,決議結束長達數年的官方禁令,特別將職業和行業名稱給「女性化」。

歐洲語言有陰、陽性之分,用來區分男女性,經過數十年的討論,定出法語標準的法蘭西學院在3月1日發表聲明,正式承認職業類名詞的陰性化,日後所有職業和專業以後都有「女性版」。

法語中的大部分職稱都默認是男性化的,不管指稱的對象是男還是女,總統、教師、作家、醫生、市長、消防員、警察、工程師,這些職稱都是「陽性」。

盡管許多頭銜其實很容易被「女性化」,只需添加一個無聲的「e」,就能變成陰性。例如法語中的「總統」(président),如果加了「e」理應變成女總統(présidente),但依照法國的用語習慣,這樣不會被認為是指國家的女性領導人,而是指國家元首的女性伴侶。

其實隨著女性職場地位的不斷提升,在法國很多場合已經開始用Députée(女議員)、 Procureure (女檢察官)這樣的說法,但這些用法一直沒有得到負責法語標準化的法國機構的正式承認。這一規則也適用絕大多的專業與職務,除了少數主要被認為是女性從事的工作,像是護士(infirmière)和保姆(nourrice)有特定的用詞。如果實在想強調這個職位上的是個女性,只能在前面強行加個「 madame」(女士),變成「女總統」(madame la président)。

隱性的性別歧視

其實在其他法語國家,如比利時、瑞士或加拿大魁北克省等,已經有了「女性化」職位與頭銜40多年。不過在法國,語言使用上的性別歧視仍然存在。

比如在法語,讀者們(lecteurs)一詞是以陽性複數結尾,就算這群讀者中可能有女性出現,仍然不是使用陰性複數(lectrices)。另外當提到一個至少包含一個男人的群體時,法語也通常採取陽性化的規則。

2015年,法國高級平等委員會發布了一份指南,敦促公共機構避免性別陳規定型觀念,並鼓勵使用職稱給「女性化」,如使用「女消防員」和「女作家」等用詞,這項運動稱為「包容性寫作」(inclusive writing)。

「包容性寫作」的支持者希望大家遵守的規則之一,就是當複數形有包含男女時,應該在中間加點,好維持兩性平等。選民應該寫成électeur·rice·s(包含了陽性的électeur和陰性的結尾rice)

《地球圖輯隊》報導,法國高級平等委員會表示:「語言反映社會還有社會對世界的想像。因此,一個將女性隱形的語言,是一個認為女性扮演次要角色社會的標誌。」

不過,反對「包容性寫作」的人認為,文法和語言上的陰陽性,不可以跟生物上的性別混為一談。

法國著名哲學家恩多分(Raphaël Enthoven)也稱「包容性寫作」是「平等主義對語法的攻擊」,他比喻這就像名畫《蒙娜麗莎》「被一把公平貿易的刀給割開一樣」。一些評論家也反對這樣的語言規範,他們說語言的使用應該自然地與時俱進,不該被硬性規定。

作為法國學術的最高權威、也負責審定法語辭典的法蘭西學院,多由男性成員主導,此前也曾強烈反對變革,認為「包容性寫作」是個畸形的產物,會讓法文更加複雜,且讓法文受到「致命的危險」。

2017年,這場語言中的性別大戰來到了最高點。

法國總理菲力普(Édouard Philippe)在11月發布了一項禁令,要求所有官方文件不准使用「包容性寫作」。菲力普說:「陽性是一種中性形式,可以用來於指稱女性與男性。」他強調為了避免政府法律文件中的正式語言用字不清,政府各部門都不該使用「包容性寫作」,「特別是出於可理解性和清晰性的原因」。

不過歷時一年多,法蘭西學院昨日做出了跨時代的決定,該學院以多數票通過,同意由學院中3名女性成員提交的報告,決議結束長達數年的官方禁令,特別將職業和行業名稱給「女性化」,報告指出,「學院認為,考量到現代女性的社會地位,只要在不違背語言的基本使用規則,各樣女性職位的語言都能被認同。」

《衛報》指出,這份報告標誌著該學院對傳統的規範進行了一次小小的革命。報告提到,不會試圖制定如何將職業與頭銜「女性化」的規則,因為這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但學院將允許外界自然的發展與創造這些詞彙。

也就是說,未來女教師(professeure)、女廚師la cheffe、女工程師une ingénieure與女作家(écrivaine)等詞,都能被使用了,除了法國人要重新適應這項之前說不出的潛規則,學習法語的人也要重新備課了。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