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災之後》:缺乏勞工參與及社會信任的「職災保險」,如何去污名?

《職災之後》:缺乏勞工參與及社會信任的「職災保險」,如何去污名?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職災者身分伴隨的污名,可能發生在個人、人際互動與制度結構層次。本節就上述作者之前的訪談研究資料,整理職災者的污名經驗。

文:鄭雅文

當代職災者的污名經驗

(1) 國際研究

西方國家已有不少實證研究透過質性訪談,探討職災者在申請職災補償過程中的污名經驗。研究指出,職災者在此過程中感受到他人的不信任,甚至敵意(Beardwood et al., 2005; Grantet al., 2014;Kilgouret al., 2015a, 2015b;Kirshet al., 2012;Lippel, 2007;MacEachen et al., 2010)。

例如,美國與澳洲的研究均指出,大多數職災者在申請職災補償的過程中,感受到來自職災業務承辦人員、醫療照護人員、雇主、同事對職災事件與傷病狀況的質疑;申請職災補償的過程本身,是重要的心理壓力來源(Grant et al., 2014; Strunin & Boden, 2004)。加拿大學者的研究也指出, 普及的醫療照顧雖對職災者心理健康帶來助益,但尋求職業傷病認定與補償的過程,卻對職災者的身心健康造成第二次傷害(Beardwood et al., 2005;Lippel, 2007)。職災者常被認為工作能力不佳、不負責任、詐病、貪圖保險給付或社會福利救濟。污名的影響,反應在雇主、管理者、職災認定人員、醫療照護工作者的態度與行為,例如要求職災者重複受檢,目的不是為了治療而是為了確認傷病的真實性,此種制度性的懷疑,使職災者感到屈辱與挫折(Kirsh et al., 2012)。部分國家為了控制職災保險的給付成本,而要求職災個案管理人員嚴格監測職災者的康復狀況,甚至裝設攝影機窺探職災者的身體活動狀況, 以判斷是否真的無法復工(Beardwood et al., 2005;Boden, 2012;Lippel, 2007, 2012)。澳洲學者Quinlan等人對相關利害關係人的訪談研究指出,職災補償申請流程的各種審核機制, 不斷強化「職災者可能是詐騙者」的刻板印象(Quinlan et al., 2015)。

(2) 台灣研究

台灣有關職災保險道德危害問題的論述十分普遍,但對於職災保險給付濫用問題的實證研究卻相當稀少,更少有研究者從社會不平等角度,探討職災者在補償過程中的污名經驗,以及污名經驗如何影響其身心健康與心理認知。作者研究團隊於2014年7月至2015年4月間,透過職業醫學專科醫師與職業傷病防治中心的轉介,邀請52位職災者接受訪談,其中16人遭遇職業災害事故,36人罹患職業疾病,後者以肌肉骨骼疾病居多(見第3章)。研究團隊並於2015年7月至2017年3月期間,訪談16位被醫師認定很可能屬職業性石綿疾病的患者,其中有10位罹患間皮瘤、4位肺癌、1位石綿肺症、1位罹患多重癌症。這些受訪者中,只有3位罹病者向勞保局申請職災保險給付,其中只有兩位通過認定(鄭雅文等,2017)。如前文所述,職災者身分伴隨的污名,可能發生在個人、人際互動與制度結構層次。本節就上述作者之前的訪談研究資料,整理職災者的污名經驗。

  • 個人層次

職災者身分是否帶來個人層次的污名,牽涉到社會大眾如何看待職災,而職災者又如何思考自身的傷病與職災補償權益。從過去的訪談可發現,許多職災者並沒有申請職業傷病認定的動機,究其原因,除了沒有勞保身分、不懂法律制度、不清楚申請流程、無法提出工作相關性證明、覺得傷病不嚴重且申請手續太麻煩、擔心雇主反彈等制度性障礙之外,工作者不認為自己有職業傷病補償權益,或不認為自己傷病與工作有關,亦是重要因素。

以石綿疾病患者為例,即使在科學知識上已能確認職業性石綿暴露與疾病的因果相關,許多罹病者卻不清楚科學知識,仍將罹病原因歸咎於自己的體質、家族遺傳、抽菸喝酒等個人行為,或環境暴露,甚至更歸因於神鬼、厄運、業障。即使醫師清楚告知疾病與工作的相關,許多罹病者仍不認為自己有職業病補償權益,以「就是遇到了」的態度,無奈接受罹病的事實(鄭雅文,2017)。在其他職災者訪談中,我們也觀察到,不同類型的職業傷病會帶來不同的社會心理意涵。例如癌症與心理疾病患者,即使瞭解工作與疾病的因果關係,仍傾向於歸因於自身,而不願意揭露罹病事實,可見疾病本身帶來的污名,也影響職災者的權益意識。在訪談中也可發現,部分職災者對於自己發生職災而失能,在經濟上需要依賴別人而感到自責。

部分職災者主動積極爭取職災補償權益。這些工作者,通常擁有較高的社會資源,例如國營企業勞工、有秘書幫忙跑腿的老闆級勞工、有孝順且知識能力良好子女的勞工、有能力聘僱勞保代辦業者的勞工,或自身知識能力高、曾去社區大學選修勞動法課程、平時注意勞動新聞、詳讀法律書籍的工作者。社會資源與勞動權益意識,不僅與個人的社會位置與能動性息息相關,也呈現明顯城鄉上的地域差異——偏鄉地區的工作者明顯較為低落。

  • 人際互動層次

工作者在發生職災之後,尤其開始尋求職業傷病補償權益時,普遍遭到來自雇主的質疑、責難,甚至敵視。某位工作者因接觸化學品而罹患皮膚炎,雇主公開拿她的疾病來告誡其他員工,「若本來自己身體有狀況就要誠實說出來……」;罹患腕隧道症候群的工作者,在申請工傷假時遭人事部門主管公開斥責,「人人都有病痛,這哪算職業傷病……」。遭遇重大職災而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營造業勞工,雖然身體上的外傷已康復,但心理上的創傷仍未復原,被老闆娘質疑,「都是裝的啦……」,「有手有腳的,為什麼不出來做……」,「頭殼痛的病,送逍人病院好啦……」。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