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略的教育問題:為什麼中學生的文學評論能夠得獎卻不能當作業?

被忽略的教育問題:為什麼中學生的文學評論能夠得獎卻不能當作業?
Photo Credit: 香港文學評論學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文學評論學會指出,「有人說:香港沒有具水平的文學評論;有人說:香港文學的風景缺乏評論這一塊。有人更說:評論香港文學,是書寫於邊緣的邊緣,遊走於暗角的暗角。」學會決定偏向虎山行,希望「招聚有心人,評書,論文,動真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余光中曾寫道,「一個民族在文學批評上所表現的沒落或沈寂,說明了該民族對於美的判斷,若非欠缺真知灼見,便是沒有責任感。」(註1)

如果將這句話套在香港文壇,情況令人憂慮。正如成立不足一個月的香港文學評論學會指出,「有人說:香港沒有具水平的文學評論;有人說:香港文學的風景缺乏評論這一塊。有人更說:評論香港文學,是書寫於邊緣的邊緣,遊走於暗角的暗角。」學會決定偏向虎山行,希望「招聚有心人,評書,論文,動真格。」

學會主席吳美筠向關鍵評論網表示,文評、藝評在香港也曾經風光過。七、八十年代,香港有很多高質素的文學和藝術評論,但都已成過去,其中一個原因是網路時代的出現。報紙經營環境變得嚴峻,要省錢,文評、藝評稿費首當其衝。「香港的文學、藝術評論文章的曝光管道,現時主要是《文匯報》、《大公報》。大眾化、有資源的主流報刊,例如蘋果、經濟日報,將大部分資源用於政治、經濟新聞。我在這裏要對傳媒老闆,黎智英之類,大聲疾呼,你要是認真守護言論空間的,除卻政經以外,是不是也應該讓有關這城市的文學、藝術有一個較廣闊的討論平台。」吳美筠說。

她形容,香港在文化上是「折墮」(衰落)了。這不單是市場價值的問題,打從最根本的教育就出現問題,「我曾經為《明報》主辦的「小作家」計劃當評審,記得有一位得獎的中學生上台致謝時說:『我這篇文學評論是不可以用來當作學校功課的,我將它拿來參賽,能夠獲獎,真的很開心。』我聽了很感慨,他寫得真摯動人,是跟書本在對話,你感覺到那本書對他的生命有一份價值,你也很有興趣讀那本書,但他要是用來交學校功課,很可能因為欠缺了老師要求的指定動作,例如沒有內容簡介,未必及格。」學會希望日後也可以在教育方面多做工夫。

學會的前身是「港人字講」,一個小小的網路平台,讓人投稿,內容針對香港的文藝評論或活動。一年下來,投稿反應算是積極。在沒有稿費的大前題下,每星期一稿,從未脫期。當中不少是沒有在任何文學刊物上露過面的新秀。「我們要求用真姓名,投稿人要為文章負責任。審稿也是嚴謹的,未達標打回頭的都願意認真修改,再接再厲。這讓我們看到希望,即使政府沒有資助,文學界也要自已爭氣。一個人的力量,頂多是多寫文章,但如果集合了一群有心人、如果這群有心人成立了一個媒體,又可以走多遠?」吳美筠說。

學會成員包括跨界別藝評人,以拓闊評論空間。例如吳美筠本身是詩人、藝評人,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兼文學組主席。學會的公關曲飛,是資深藝術評論員、現任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評論顧問、藝術策展人、新聞工作者。常務理事小西(鄭威儀)是詩人、藝評人、文化評論員。

吳美筠說,網路時代並沒有殺死文字,很多人默默在寫,而且寫的很好,學會也會探討網路平台這形式,是否可以為香港文藝評論開闢一條新路。即將舉辦的首個座談會,將討論香港文學近年的閱讀及評論生態,為香港文學評論走向摸底。 

Photo Credit: 香港文學評論學會

註1: 余光中〈論二房東批評家〉,《望鄉的牧神》,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 2013年12月,頁77。

Photo Credit:香港文學評論學會 Facebook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周雪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