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留學生誇讚健保,背後卻是台灣病患「沒好東西用」的隱憂

美國留學生誇讚健保,背後卻是台灣病患「沒好東西用」的隱憂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留學生博凱文(Kevin Bozeat)誇讚台灣醫療後,美國多家媒體報導,但這個「好體制」的背後除了醫護人員血汗工作,更凸顯台灣健保體制下國內藥廠不願研發、高級醫療器材出走,反而得不到最好的醫療照顧。

文:No.4(實習醫師)

最近有一名美國留學生,在體驗了台大急診室之後驚奇於台灣醫療方便快速又便宜,還上了華盛頓郵報。老實說,這類的新聞雖然已經看很多了,但還是覺得蠻心酸,因為台灣的醫療真的就算是全自費,也超級便宜(難怪高雄有人想要發展便宜的觀光醫療)。

不過這名留學生又拿台灣當作範例希望美國政府好好改進,我想他應該搞錯了什麼。

曾經跟一個老師討論過,美國作為全世界各項高端醫療研發推動者之一,美國人民可享受到的醫療水準不管是新藥、新治療方式等等,毫無疑問是世界頂尖,也因此,美國醫療使用者實際上承擔了許多隱藏的研發費用(所謂成本)。

當藥廠開發出新藥(醫療產品開發商開發出新產品)、做人體實驗證實有效,取得FDA認證成功上市之後,為了要在專利期內賺回本彌補先前的研發費用,還有其他的失敗的研究,這時一定會先賣比較貴,這也是美國的醫療費用之所以這麼貴的部份原因(其他當然是包含許多對於「專業」的合理費用)。

當然,在一個良好的醫療環境中,病人、醫院、藥廠(手術耗材,醫療產品開發商)三者能夠互利共生是最好的,只是很顯然目前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做到,美國的保險制度也還可以做得更好,但是要說跟臺灣看齊嗎?如果美國真的搞到看病的掛號費只要150元,先別說醫療人員薪資減少、工作量暴增、醫院為了成本控制壓榨醫療人員等等的問題,我看美國醫療院所會先罷工抗議吧。

RTX15UWZ2
Photo Credit: Olivia Harri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回到台灣,台灣的健保政策可稱為世界奇觀,光是先前八仙塵暴的傷患控制就可以算是世界奇蹟了,但其實,那是壓榨各層級醫療人員(是醫療人員,而不僅僅是醫師)而來的。不合理的總額管制給付,莫名的核刪制度,鴨霸的藥品價格控制,都是政府以極權的方式,反過來壓榨自己國內每個認真對待病患的醫療人員。

而當政府洋洋得意的說出台灣健保多好多好時,其實也就只是在沾沾自喜而已,殊不知,那只是撿了其他醫療研究開發先進國負擔的研發風險成本的便宜,並且反過來扼殺台灣許多醫療生技產業的開發。

先前曾參與過C肝新藥是否納入健保的研討會,衛福部官員很得意的說:

「台灣許多傳染性疾病的新藥,都是用醫療未開發國家的價格去要求藥廠進來台灣。」

這真是丟臉到國外去。

因為藥廠會依據WHO的分類給予不同國家購藥優惠,衛福部便有機會要求廠商用開發中國家以下的價格進口疫苗或是抗病毒藥物,但對台灣藥廠(商)來說,反正賣到健保體系根本沒有賺頭,那我為何要研發,倒不如去代理別人的藥進來就好。就算要研發,也不會想進入健保市場虧錢,賣去國外,反而還能爽賺一波。

健保畢竟是個封閉市場,所以只要進得來,找得到醫院進藥,藥廠就一定賺的到錢,尤其在健保體制下許多藥跟半買半送一樣,但和研究多、副作用報導得多的原廠好藥相比,台灣現在依賴的學名藥就是等專利期過後照著其他家藥廠主要成分製造的,差別在於學名藥多只知道成分,不知道賦形劑(錠劑、泡粉及其他成分)跟藥物的搭配如何加強吸收等等,效果和原廠會有落差。

再者,在健保規定要求下,許多藥物或是醫療器材(開刀產品等),都多少會被削一筆錢,哪天廠商不爽被坑,不玩了,退出健保市場或是只賣自費,那對於沒辦法負擔的民眾來說是更吃虧,而當越來越多優質的藥品器材都放棄台灣市場時,台灣可能就要變成醫療服務次級的國家,台灣人反而得不到最好的醫療照顧。

當藥廠醫療器材商沒賺頭,最後紛紛退出台灣醫療體系,台灣人用的藥都是一顆5毛的不知名藥廠藥物時,最後傷害的反倒是台灣人民自己了。

話雖如此,健保署仍然找得到次一級的代替品,還是會對外跟民眾說別擔心,這些服務都有,甚至會像之前施景中醫師的案例一樣刪去醫生開立的自費項目,殺雞儆猴,為的只是不要破壞健保的名聲。

這個問題目前有辦法解決嗎?其實很困難,因為光是醫療人員自己要站在同一陣線就很不容易,而這又是另外一個話題(戰場)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