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命想洗刷「文化沙漠」污名的高雄,文化政策在綠地變藍天後何去何從?

拼命想洗刷「文化沙漠」污名的高雄,文化政策在綠地變藍天後何去何從?
Photo Credit: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臉書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去年由陳菊及史哲領軍的高雄市政府團隊,在韓國瑜政府團隊接任後,對文化局的預算書僅有些微幅調整。除了要求各單位局處針對其選前政見「愛情產業鏈」提出相應之執行方向,本年度的文化政策與民進黨執政的前朝政府相去不遠。

民國107年中華民國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令民進黨的縣市版圖大幅縮水,主要六都除桃園市及台南市仍由民進黨執掌外,台中市及高雄市都由綠地變藍天。 在地方政府輪替後,以往被拼命想洗刷「文化沙漠」污名的高雄,在累積了一段時間的努力後,後續的文化政策將如何發展?本篇企圖從高雄的文化呈現、展場、政策與預算切入,談談高雄藝文圈的近未來。

回頭檢視選前四位高選市長後選人(韓國瑜、陳其邁、璩美鳳及蘇盈貴)的選前政見,這樣的結果似乎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在文化的經濟、創意、資產、人才培育及城鄉差距等面向上,唯一明確提出完整文化政策及具體政見者僅陳其邁一人。

然代表國民黨出選並成功當選的現任高雄市長韓國瑜,憑著選舉期間不斷攀升的網路聲勢,銳不可擋地吸引了藍營選民,相較其他候選人亦大幅地影響了中間選民。自選舉期間便已由下而上且由南至北刮起一陣「韓流風潮」,其高話題性及高曝光度,在選後人氣不減反增且如日中天,甚至不排除參與國民黨總統選舉提名初選的可能性,一連串的政治效應如化學反應般現仍持續發酵。

2018年12月25日高雄市長就職典禮正式於愛河河畔舉行,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迄今僅三個月,其中屬高雄愛河燈會—「金銀河」最具爭議,其主因在於主題與地點臨時更動,造成的交通規劃不良、名稱遭批俗氣且民眾反映內容「猶如公祭」,燈會辦理雖帶來大批觀光人潮與攤販商機,其整體活動設計卻看不見任何與高雄在地相關的文化意涵與相關連結。

適逢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場館(台北國家兩廳院台中國際歌劇院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全數落成開幕的此時,面臨107年中華民國九合一大選的高雄市長候選人們(除陳其邁外)對此城市總體文化產業發展全然沒有想法令人深感錯愕。韓國瑜政府團隊上任執政迄今仍以提振民生經濟、帶動觀光行銷作為主軸,其對於文化政策整體概念之缺乏,並對城市發展想像之貧乏可見一斑。

高雄市長韓國瑜於選前辯論時,提及的文創產業鏈發展僅限於電競產業及影視後製,當時承諾將任命英文能力極好的文化局長,目前仍是以代理方式從缺。文化與文創的異同,以及其間的聯繫鍵結與共生發展,現今在韓國瑜政府團隊的政策脈絡中依舊缺席。

目前高雄市擁有文化行政資源者,主要為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行政法人高雄市專業文化機構(即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高雄市電影館)、行政法人高雄市立圖書館(除各地區58所分館、行動圖書館與智慧圖書館、高雄文學館與大東藝術圖書館)、高雄流行音樂中心高雄市愛樂文化藝術基金會與財團法人高雄市文化基金會。

行政法人成立之過程中文化部亦飽受質疑,所謂行政法人化其意義與象徵性,是否確實能夠確實導向專業化、民主化與效能化?又如何面對中央部會與地方局處之間的互補與課責?

率先整併成立為行政法人的高雄市政府,在權力下放後相對在政治責任與資源分配上,針對文化建設與活動之規劃(包含文化政策與環境推廣、文化資產維護與營運、表演藝術推動、文創產業與視覺藝術推展、影視產業推動、駁二營運中心、岡山文化中心、文化中心業務及文化工程建設與維護),在預算上已有完整的結構。

各年度的施政提要及預算書皆由前一年度執政團隊完成,根據去年由陳菊及史哲領軍的高雄市政府團隊,比較了其文化施政計畫提要及文化局預算書,在韓國瑜政府團隊接任後,對文化局的預算僅有些微幅調整。

除了要求各單位局處針對其選前政見「愛情產業鏈」提出相應之執行方向,與可能之活動辦理提供回應,因此可能造成策展內容與主題擬定上有所調整之外,本年度大方向的文化政策規劃擬定或者藝文產業推動執行,相信大抵將與民進黨執政的前朝政府相去不遠。

包含高雄縣市合併改制前四年,陳菊在任高雄市長長達12年,期間於2009年申請辦理成功的世界運動會,亦是首次大幅在硬體興建帶動軟體發展且重新整合活絡市府內各單位機關溝通合作,在過程中不預期地創造了高雄價值並建立了市民認同。

世界運動會這樣國際級的大型活動辦理,激活執政團隊對於文化政策的概念想法與執行方式,文化政策與在地意象連結,進而成為營造城市品牌或形象具遠瞻性的長遠規劃,而非僅具經濟效益卻缺乏文化觀點與在地特色的消費行為。

然而,過度將文化與文創或觀光連結也是使文化活動荒腔走板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9年於高雄市辦理的世界運動會,表面上或與文化、文創或觀光沒有強烈而直接的連結,但卻成為當時執政團隊對於文化、文創或觀光三者間異同與分合的思考,如何以具遠瞻性的長期規劃令三者相輔相成,顯示在世界運動會的活動辦理上,最明確的便是在國際與國內創造出較為明確的城市形象,進而策略性地去建立高雄價值並經營市民認同,並將其置入到高雄市往後各活動賽事舉辦與整體政策推動。

其後陸續自2007年開辦高雄電影節(雄影最初創辦於2001年,前兩屆還算盛大,中間一度淪為小型標案,2007年由當時新聞局長史哲著手整頓,確立影展走向,2010年成立常任辦公室後由以往標案轉為內部策展)、2009年開辦草地音樂會(每年三月)、2009年開辦春天藝術節(每年二月至七月)、2011年開辦庄頭藝穗節(每年八月至十月)且2011年亦將高雄市電影圖書館改制為高雄市電影館等,加上其他常態性或非常態性獎助活動等,令大高雄市約40個行政區域,迄今近乎全年度都有藝文活動正在發生。

在表演藝術上,由於高雄擁有台灣最多立案的歌仔戲劇團,兩大主要表演藝術節慶之主辦單位雖然分屬不同單位(春天藝術節主辦單位為行政法人市愛樂文化藝術基金會;而庄頭藝穗節主辦單位則直屬於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卻都包含了提供歌仔戲、親子劇、音樂、舞蹈、戲劇與傳統戲曲等文化服務,且兩者不假他人之手都有高雄市政府文化局人員共同參與。

公部門親自走入高雄市各鄉鎮場館,進行青少年藝文人才培育與觀眾開發培育,讓文化價值介入的同時,也不斷嘗試讓藝文活動與地方人文地景結合,如2018年於左營舊城東門以環境劇場重現《見城》,便是再現地方人文歷史風華的成功範例。

文化部長鄭麗君亦提過文化是生活的基本內涵,透過執政團隊跨機關單位的結合活用預算並鬆綁法規,將文化創造主體歸還於人民並建立認同感,令公共場域富地方史觀,甚至開放民間營運參與,正是前朝政府長期努力且成功推動的文化策略。

相較韓國瑜領軍的新執政團隊執掌三個月,迄今提出幾項執行中的政績如:發展愛情產業鏈-興建愛情摩天輪、規劃愛情行旅及辦理愛情嘉年華等⋯⋯

發展醫美輕旅及醫療觀光產業、每月安排不同代言人現身高雄、企圖發展賽車或賽馬等,除了天馬行空不切實際的想像與對於高雄在地文化的陌生之外,目前未能看出任何與高雄在地相關文化之相關性、延續性與發展性。

當今文化已不再是侷限於少數人的純文化消遣,執政者有其必要性藉由其擁有之行政資源,提供具有文化視野與願景的宏觀文化政策,令文化觀點主流化(Culture Mainstreaming),在各層面中帶入高雄史觀的歷史紀錄與脈絡書寫,即與文化政策發展與文化認同建立具有高度相關性,而此又直接影響了市民生活品質、創作環境、文化產業及觀光發展。

在韓國瑜接任高雄市長前,其完整藝文環境並扎根文化底蘊的方式,不僅拓下高雄人事圖景、地方經驗、生活方式與城市觀點,更在於針對幾處文資地景的歷史考究、脈絡爬梳與文化推廣(如左營舊城規劃的「見城計畫」及哈瑪星聚落的「興濱計畫」)、高雄文獻中心的運作與高雄書寫計畫等的開辦。

而在韓國瑜接任高雄市長後,在預算結構未有任何大幅度調整的狀態,現下以行政法人之姿,對於擁有掌握較強獨立策展能力的高雄市電影館或高雄電影節,將推出瓊瑤主流愛情電影作為策展主題之一(擬為四月),自然能夠成為某種國片歷史脈絡的爬梳1970年代的三廳影片。

高雄市立美術館亦將推出歌劇中的愛與嫉(擬為三月至六月)等,以因應韓國瑜政府團隊主打的愛情產鏈策略,但是否能夠回應高雄在地文化或叩合高雄本土人文?在韓國瑜帶著各局處首長下鄉夜宿的新聞媒體炒作下,是否能將高雄在地的本土文化,內化為文創生態及觀光產業的底蘊,目前似乎仍無法檢驗其成效。

即使文化的定義已趨廣泛,各地亦擁有一定數量的觀眾,根據聯合新聞網報導,近年全台表演藝術觀眾整體下滑,在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場館相繼成立開幕之際,在建築設計上已獲國際好評的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是否能夠為高雄文化市場與藝文產業發展帶來助益,而非淪為觀光遊客拍照打卡卻票房吃緊的藝術場館,甚至瓜分掉高雄市政府既有表演藝術活動的觀眾市場,對於尚未提出任何文化政策的韓國瑜政府團隊而言,相信依然是一門費解的難題。

目前各常態型藝文活動辦理的分屬十分複雜,在力求政策鬆綁與致力機構改造的前提下,其中不乏時代轉型下的文化中介機構,如何運作、活化與善用,令城市整體文化政策提供並育成完備的藝文產業及觀眾市場,同時兼備實驗原創性質與扶植培育功能,亦是一門亟須重視的課題,這些皆考驗著新的高雄市府團隊快速進階、趕上時代。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