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書評:政治歸政治,賺錢歸賺錢?迦太基給台灣的三堂課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書評:政治歸政治,賺錢歸賺錢?迦太基給台灣的三堂課
渡過隆河的漢尼拔軍 19世紀的畫家所繪。引自A. Lloyd, Destroy Carthage! , London, 1977|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閱讀迦太基的歷史,足以讓我們反思借鏡:是不是只要賺錢就可以不問政治?是不是只要有錢就可以把你當人看?是不是面對威脅時我先投降輸一半?

本書是一部相當厚實的古代地中海史,從腓尼基人的崛起著眼,將長達約1500年的歷史,透過現代考古資料與傳世文獻的結合,再次將這個商業帝國的盛況傳遞給讀者。作者栗田伸子與佐藤育子在處理本書主題時,把環地中海的區域交流視為是腓尼基-迦太基的一大貢獻,並多所著墨希臘化的影響如何透過前者的貿易與殖民,一路傳播至北非及伊比利半島。整體而言,腓尼基、迦太基都是商業導向的國家,但他們的鄰居多是擴張主義的軍事帝國,在賺錢之餘往往面臨戰爭的威脅,這與台灣當前的處境相似。筆者將本書脈絡歸納為三個與台灣相關的子題,試與讀者分享討論。

1. 腓尼基難題:「政治歸政治,賺錢歸賺錢」是可能的嗎?

腓尼基(Phoenicia)是起源於今天巴勒斯坦沿海地區的民族,《聖經》裡號稱「流著奶和蜜」的迦南(Canaan)就是他們的老家,按照今天的研究來看,本來從事農業的迦南人經歷青銅器時代晚期的動亂後,其中一部分人改行當了商人,活躍於東地中海,因為其熱銷產品就是從貝類萃取出的紫色染料,後來這個染料的名稱就成為這支民族在歷史上的名字。腓尼基人除了賣染料外,也透過發達的造船、航運技術,往來於埃及、希臘、愛琴海諸島、敘利亞等地,挖掘別人家的潛力商品以及銷售人家想要的夢幻商品,是他們的拿手本領。

在希臘人開始到處航海殖民以前,腓尼基人就以商人的身分在地中海到處跑,最終他們在地中海的西邊盡頭,找到了黃金、白銀的供應商——伊比利半島南部的原住民。腓尼基人長期利用獨佔地中海航線的優勢,用東地中海生產的日常用品去交換西地中海的貴金屬,賺到大量的財富,可以說商業貿易的原則與商人的劣根性,在第一支海上商業民族出現後就大抵確立了。

腓尼基人賺了錢之後,把錢投注在製造更多的船隻、建立更多的製造業工坊,以及探索更多的商品供應地與市場。面對四周接二連三抬頭崛起的軍事強國,腓尼基人選擇用貿易與埃及換和平,用技術與以色列換和平,用給錢與亞述換和平,這些做法在一段時間裡都很有效,因此腓尼基似乎不太在本土家園內修築國防工事,他們將武力投注在海軍上,因為海洋是賺錢的生命線。但隨著亞述在短時間裡征服了許多地方後,不滿足於腓尼基給的「和平錢」,他們可能希望得到腓尼基賺到的所有錢,因此亞述攻打了腓尼基人各個沿海城市,最終腓尼基臣服於亞述統治下,失去自由獨立,直到波斯帝國統治整個巴勒斯坦為止,腓尼基再也無法恢復往昔繁榮。

大國之間的爭霸甚至讓這些商業城市成為戰爭裡的小齒輪——要嘛為得到它的人所用,要嘛就被毀滅。由此可知,做生意賺大錢這個行為無法迴避掉與現實政治的牽連,腓尼基人埋首於賺錢,不忘丟錢買和平,最終仍逃不過淪為大國的賺錢機器。因此腓尼基在西地中海的掌上明珠「迦太基」,選擇了一條與母國相似而不同的道路:賺錢是主權的延續。

2. 迦太基困境:做人無仁義,窮到只剩錢

西元前七世紀左右,原為腓尼基在今日突尼西亞(Tunisia)建設的殖民城市迦太基(拉丁語:Karthago)逐漸取代腓尼基人在西地中海的貿易地位,據學者研究,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大致上有兩個。第一個是腓尼基對西地中海的貿易集中於伊比利半島的貴金屬交易,原本的貿易方式需要由位於巴勒斯坦的老家買好日常用品,再千里迢迢遠赴該地貿易,然後把黃金、白銀運回老家販售。這趟貿易路線裡迦太基成為重要的中繼站,往來船運多少會在此地停岸補給,帶動當地發展,後來日用品製造業也逐漸在迦太基蓬勃起來,腓尼基商人得以在此地添購貿易用的日用品,而換得的伊比利貴金屬自然也容易在回程時流入迦太基的市場。

第二個原因則是前文提到的,當腓尼基在東方的政治自主性受到宗主國干預後,其船運除了貿易外,也可能被徵用為軍艦,換言之,失去政治自主性後的腓尼基必須聽從宗主國的指示,連賺錢工具都淪為人家宏大計畫下的螺絲釘。在這種情況下,腓尼基難以像過去一樣維持西地中海的遠程貿易,於是原為腓尼基殖民城市的迦太基就趁勢取代了老東家的地位。

相較於腓尼基在西地中海只經營貴金屬交易,迦太基則把目光放在區域性的商路聯繫網,後者一方面在北非、伊比利半島東南部、薩丁尼亞島、西西里島西端建立貿易據點,另一方面也透過強大的海軍威攝在這個貿易網內的希臘人、伊特拉斯坎人、羅馬人,使他們明白只有與迦太基合作才能做生意。為了穩固迦太基的海上霸權,他們建立起許多沿海城市,並逐步擴張影響力,最終與殖民西西里島的希臘人發生衝突。西元前480年爆發希梅拉戰役,迦太基聚集號稱三十萬大軍的規模,這是腓尼基在東方世界做不到的事情,這支大軍由迦太基人、利比亞人、薩丁尼亞人、伊比利人組成,動員了當時迦太基勢力範圍內的各民族,雖然這些人大多是傭兵或被強制徵召的住民。

如此龐大的武力卻在西西里島一夕之間全軍覆沒,除了將領的問題外,最大的敗因就是士兵的素質了,傭兵或徵召兵的團結度或忠誠性比不上由城邦公民組成的軍隊,後者有共同的奮鬥目標,同時比起從商的迦太基人而言,務農為主的希臘公民身體素質較為優秀,因此在希梅拉戰役後,迦太基著手改造自己的城市設計,將商業城市增加農業墾殖區,培養出像希臘人一樣的迦太基公民,這個過程可以視為是迦太基的希臘化。然而希臘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迦太基人士兵的戰鬥力,但是商業仍是該國的主要核心,因此士兵來源不得不仰賴於殖民地。

迦太基對殖民地的管理方式,若以當時標準來看,就算沒有特別殘酷,也稱不上是仁慈。除了大量徵收殖民地的稅賦糧食外,每每發生戰爭時,這些殖民地也必須提供大量士兵,一旦戰事失利,除了蒙受既有的人力損失外,締結和約後的賠款也必須透過壓榨殖民地來償還。簡單來說,迦太基對殖民地的處置是有義務沒福利,從迦太基崛起至被羅馬毀滅的八百多年裡,北非、伊比利半島的叛亂層出不窮,間接表明其海洋霸權建立於不穩固的陸地基礎。中國的《戰國策》裡記載了「馮諼市義」的故事,相信許多人都聽過了,迦太基在發展過程裡,累積了大量財富,但是卻沒有想辦法去贏得被統治者的支持,對那些要出錢又要出人的殖民地居民來說,迦太基就只是個不義的象徵,當它與羅馬展開布匿戰爭而失敗後,起而反抗迦太基的北非原住民(努米迪亞人)成為壓垮它的最後稻草。

000(補)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騎在大象上的漢尼拔:第二次布匿戰爭時,漢尼拔帶了37頭戰象穿越阿爾卑斯山脈,奇襲羅馬。1625年繪。
3. 布匿啟示:在戰爭與屈辱面前

布匿(Punic)是羅馬稱呼迦太基的名稱,語源來自於腓尼基,在使用上通常指稱希臘化後的後期迦太基人。從西元前264年到前146年,羅馬與迦太基總共打了三次布匿戰爭。第一次戰爭的起因是羅馬與迦太基各自派兵援助西西里島的希臘人城市,這場戰爭打了23年,期間羅馬一度打到迦太基在北非的老家,但被擊退;迦太基雖然在陸上佔領了大部分西西里島,但是在海上卻出乎意料敗給羅馬。後來迦太基承認失敗,簽了巨額賠款的和約,戰後羅馬又趁迦太基治下的科西嘉島、薩丁尼亞島暴動混亂之際,出兵強佔兩地。至此迦太基在西地中海的海權幾乎讓給了羅馬。

第二次即是有名的漢尼拔遠征,漢尼拔由伊比利半島東南部作為基地,北上征服當地原住民,並與高盧部落合作,越過阿爾卑斯山入侵羅馬。本書指出,傳統上將漢尼拔越過山脈奇襲羅馬的行為視為勇敢無畏的觀點其實並不正確,以今天的研究成果來看,越過阿爾卑斯山的路線其實是漢尼拔家族長期經營貿易,並與當地的高盧部落合作後走的「安全道路」,換言之,漢尼拔的出奇不意是經過精心規劃的,並非靈光一閃的冒險行動。

雖然整體而言,漢尼拔在坎尼會戰成功消滅當時羅馬軍團的主力,然而羅馬各地城市堅決抵抗迦太基、高盧的聯軍,使漢尼拔在義大利半島上找不到合作對象,無法給羅馬致命一擊。另一方面,羅馬在堅守自家同時,派兵去襲擊伊比利半島,斷絕漢尼拔的補給,最後更將大軍派往突尼西亞,使漢尼拔不得不放棄義大利的戰事回國救援。在北非發生的札馬會戰,羅馬複製了漢尼拔在坎尼的戰術,成功打敗這位老師,決定迦太基的敗北。戰後和約讓迦太基失去了全部的海外殖民地,如伊比利半島及西西里島西部,至此迦太基離亡國只有一步之遙。

第三次布匿戰爭說來諷刺,已經形同殘廢的迦太基不可能再成為羅馬的對手,但羅馬的元老院議員極力宣傳迦太基必須毀滅,受到這種風氣的影響,西元前149年,羅馬藉口迦太基與鄰國努米迪亞的領土糾紛,對迦太基展開戰爭。羅馬這次的意圖很明確,要讓迦太基徹底消失於地中海,羅馬人在宣戰後告訴迦太基:如果他們願意交出三百名貴族子女以及滿足羅馬一切要求(交出大量糧食、武器、船隻),則迦太基仍可保持領土完整與自治權利。迦太基人照做了,羅馬毀約了,於是就亡國了。

這段經歷告訴我們:在戰爭與屈辱面前,你選擇了屈辱,屈辱過後,你仍得面對戰爭,而且,屈辱後的戰爭遠比屈辱前的戰爭更加屈辱。閱讀迦太基的歷史,足以讓我們反思借鏡:是不是只要賺錢就可以不問政治?是不是只要有錢就可以把你當人看?是不是面對威脅時我先投降輸一半?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栗田伸子(くりたのぶこ)、佐藤育子(さと いくこ)
譯者:黃耀進

跳脫出以希臘、羅馬為歷史主軸的傳統史觀,
挑戰復原古代地中海史「消失的另一半」————迦太基,
他是羅馬最畏懼的宿敵,最終卻仍被羅馬埋葬。

從經營海上貿易的城邦發跡,晉身為掌控地中海的商業帝國。
腓尼基人建立的迦太基,如何成為西方世界最早的海上霸主?

在古代世界的地中海上,勢力最強的並非羅馬,而是羅馬最大的競逐對象迦太基。藉由日本研究者之手,首次反轉羅馬史,以「非羅馬」的角度觀看地中海,呈現出獨特的腓尼基.迦太基通史。

約西元前二十世紀,在現今黎巴嫩地方出現的腓尼基人,他們憑藉經濟力與技術力,在東地中海沿岸相繼建立起國際商業都市,最終抵達北非創建了迦太基城,並成為勢力遍及北非沿岸的強大城邦國家。

在地中海的東方海岸興起,面臨各方強權近逼的腓尼基人,如何以海洋貿易累積國力,在西亞大國環伺的險峻生態中生存下來?以人類現今的文字基礎「腓尼基文字」所知的族群,即使一邊受到亞述或阿契美尼德波斯等東方大國威脅,仍然存活了數千年,最終成為君臨地中海的霸者。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歷史往往是由留下最多文字紀錄的人所主導。因為羅馬擊敗迦太基,導致後世的歷史皆以「羅馬為標準」,將腓尼基─迦太基視為是「異質」的存在,而使得迦太基稱霸地中海的歷史銜接至羅馬史時出現斷層。台灣自身的歷史書寫,是否也落入了以某種角度為「標準」而不自知呢?

本書的啟示是:腓尼基人最初能夠在地中海崛起,依靠的並非是強大的海軍,而是掌控海洋貿易的經濟實力;因為自身擁有的先進技術與貿易網絡,讓腓尼基能在亞述帝國、巴比倫、埃及等大國的壓迫下仍保有自治空間。台灣的地理位置,也坐擁「海洋」所帶來的優勢,腓尼基人自處的經驗,值得台灣用來思考自身的處境。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迦太基與海上商業帝國:非羅馬視角的六百年地中海史》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4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