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星國任「輔警」待遇佳?工作繁重、冗長工時,部分台籍輔警萌生去意

赴星國任「輔警」待遇佳?工作繁重、冗長工時,部分台籍輔警萌生去意
本圖僅新加坡警察示意圖。|Photo Credit: Singapore Police Forc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輔警單位長期面臨人才短缺的問題,內政部逐漸意識到無法從馬國招收到足夠合適的人選擔任輔警,因此觸角伸向台灣,相對優渥的薪資讓許多大學生躍躍欲試。然而好景不長,有錢不一定能使鬼推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國豪

他們不是警察,但責任一樣重大。

新加坡讀者是否留意過在銀行、解款車或一些重大場合身穿類似警察制服,但仔細一看又不是警察的維安人員?這些維安人員有一個正式的名稱——輔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簡稱輔警),在新加坡生活周遭幾乎都能看見他們的身影。而其中將近一半的輔警,其實不是新加坡人。

新加坡輔警單位長期面臨人才短缺的問題,很早便已開放鄰國馬來西亞的公民擔任新加坡輔警。然而,馬國公民尤其華族子弟對這份工時長、體力消耗大的工作興趣缺缺。內政部逐漸意識到無法從馬國招收到足夠合適的人選擔任輔警,於是決定將觸角伸到台灣。

新加坡兩家保安業者策安保安機構(Certis Cisco)與翔鷹保安管理公司(AETOS)在內政部的批准下,分別於2016年12月與2017年7月開始到台灣高等學府招聘輔警,開出的高額薪資吸引不少剛畢業的台灣大學生前來新加坡投入輔警行列。

以策安保安機構為例,該公司向台灣大學新鮮人開出的入職條件包括免費住宿、2,575元底薪和100元津貼(約折合新台幣6萬元),遠比當時台灣勞動部公佈大學畢業生起薪的1,200元(新台幣2萬7000元)要高出許多。此外,一旦簽訂2年合約,即有2,000元的「入隊獎金」進口袋,完成合約後再加碼2,000元獎勵金。相對優渥的薪資以及高額加班費等待遇,讓許多剛畢業的台灣大學生躍躍欲試。

最早一批前來新加坡受訓的台灣輔警陸續在2017年中旬完成訓練並開始執勤。

台灣輔警被委派駐防新柔關卡

這批來自台灣的生力軍很快成為維持新加坡治安的要角。去年1月內政部批准台灣輔警與新加坡輔警一同駐守兀蘭與大士關卡,這是新加坡首度批准外籍輔警加入這兩個關卡的維安工作。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當時在國會書面答復議員詢問時說道:

「(過去)我們要求陸地關卡只能由新加坡輔警駐守,……不過各處,包括關卡在內的運作需求都顯著提高。訪客人數增加,加上恐怖威脅明顯加劇,安全情況變得更為嚴峻,需要更多輔警。」

鑒於兀蘭與大士關卡的敏感性質,兩處關卡過去只能由新加坡輔警駐守。內政部棄馬國輔警不用,而選擇重用台灣輔警駐守新加坡邊境的第一道防線,後者的重要性可見一斑。套一句台灣的網路慣用語:「台灣輔警要升天啦!」

然而好景不長,有錢不一定能使鬼推磨。《中央社》2月報導,一份研究台灣輔警的碩士論文顯示,部分台灣輔警沒有意願在兩年合約期滿後續約。這篇論文由台灣現役警官黃俊樹撰寫,題為《新加坡輔助警察制度研究——以台籍輔助警察為例》,並於台灣中央警察大學外事警察研究所發表通過。

撇開相對優渥的薪資,部分台灣輔警認為他們的工作異常繁重、工時過長、勞力與所得比例不當,因此開始萌生去意。

早前也有讀者向台灣《蘋果日報》爆料稱,當初招募台灣輔警的廣告有灌水的嫌疑。廣告讓應試者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的工作地點是新加坡樟宜機場,到了新加坡結訓後卻發現執勤地點不一定是機場。工作時間從打卡上班到下班13.5小時,但計薪的時數卻只有11小時,也得為這些習慣四季氣候的台灣輔警叫屈。

會說中文的台灣輔警是個寶?

黃俊樹也對中央社提到,隨著來本國旅遊的中國大陸遊客日漸增多,對能以華語溝通的輔警需求越來越高。在新加坡和馬國華裔沒有意願投身輔警行列的情況下,招募台灣青年擔任輔警正好能夠應對這個趨勢。與此同時,對新加坡保安機構而言,聘請具備大學學歷且有良好服務態度的台灣輔警有助於提升公司形象。節省成本的同時也能獲得優質的人力資源,一舉兩得。他認為表現優異的台灣輔警在新加坡的保安機構將有良好的發展前景。

他建議有志到新加坡擔任輔警的台灣青年應先做好心理建設,衡量自身能力,才有辦法勝任這份對體能與精力有高度要求的工作。

新加坡目前約有7,000名輔警,然而輔警單位始終面臨新加坡人才短缺的問題。有志投身相關行業的國人一般會以警察部隊為首選,再加上輔警的工作內容較為繁復,必須到銀行及慶典場所等地點工作,因此一般國人較難接受。如今隨著這些台灣輔警也開始對工作待遇萌生不滿,新加坡的輔警單位勢將迎來另一波嚴峻的考驗。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新加坡紅螞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