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卡漫】《入伍吧!魔法少女》:衝突又爆笑的創意置換(下)

【瘋卡漫】《入伍吧!魔法少女》:衝突又爆笑的創意置換(下)
Photo Credit:綜合口味臉書專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入伍吧!魔法少女》的「可!愛!正!義!」經典動作,即本作品對漫畫家謝東霖與「 綜合口味 」(小莓與大軒2人組)最重要的意義。

文:吳榮邦

記者(以下簡稱記):東霖的故事加上綜合口味的作畫讓本作更有看頭,可以請三位分享一下如何分工合作?

小莓(以下簡稱莓):東霖想好故事後,會先畫出分鏡草稿給我們兩個看過,我看完沒疑問就會開始畫線稿,畫好提供給東霖看,這就是所謂「作業中途」。

謝東霖(以下簡稱東):他們拿到草稿若覺得有需要調整的地方就會把那一頁單獨拉出來跟我討論。

:東霖確認線稿後交由大軒上色,大軒上完色我會檢查一下有沒有要加強的地方,沒問題就會讓大軒把原來書稿格式拆成WEBTOON的條漫格式。

大軒(以下簡稱軒):趕稿時也有可能給東霖看的是已經快上色完的半成品。

:因為已經合作一陣子,默契已經很足夠,後面幾乎都沒什麼修改。

記:同時要在網路發表和出書有什麼考量和麻煩?

:這部一開始要上連載本來是採用條漫格式,是綜合口味提出反正以後也有機會出書,就以書版/條漫的方式同步進行。

:這是以前做《摳摳子》時得到的教訓。

:因為先做網路連載,做《摳摳子》時一開始就是做長條漫畫,但是等到有機會出書,塞回格子裡真是一個痛苦的經驗。

:《摳摳子》是出版社看到我們的連載才問我們要不要出書,我們也試過好多種排版方式,最後決定以四格漫畫方式呈現,但我們《摳摳子》的對話文字是橫式,放到中文書的格式會變成讀者不知道怎麼閱讀。

:我《公主的戰爭》就是以網路瀏覽最好的體驗去設計,例如越往下滑透視會改變,但以那樣的作品就沒辦法改成書版格式。

:網頁的長條型漫畫格式沒辦法直接塞進一本書的頁面中,所以就必須要刪掉一些細節、搬移、裁切。而且書上的大畫面通常是橫的,在長條形漫畫中就沒法呈現。

:以橫畫面來說,改成條漫式我就必須把元素作搬動,再另外畫一個直格子來放,也可以說是「手動式RWD響應式網頁」的概念(笑)。還有很多不知道怎麼改,就會再畫一個條漫版畫面,我們就是鐵了心要出書。

:終於實現我們的夢想,也要謝謝時報文化。

:上連載前,我們都還要再看過一次才交稿給WEBTOON的編輯,連載都是由WEBTOON那邊發布,他們那邊也會做一個審查的動作,避免可能有不適合大眾觀賞的內容。

:前陣子就有文字不適合而被編輯退回修改的。

:像我其他作品若有太血腥或裸露太多的畫面就會被要求修改。

記:合作過程中有沒有哪些誤解?後來怎麼調整?

:有啊,例如把手看成腳、把腳看成手。

:就是上冊p.119右上方,本來他的草稿是畫兩隻腳從內側要把門踢開,而我們理解成班長兩隻手要拿鑰匙開門,他其實是想畫上一格的特寫,但我們畫了一半之後他也沒有覺得有問題,就這樣完稿了。

:其實意思是一樣的。

:因為我照這樣畫起來沒問題,所以我就沒問他。

:我後來跟東霖說,我覺得改這樣比較好,因為畫兩隻腳踢在門上反而會減少速度感,切了一個畫面,畫成有人在開門而被撞,反而速度感出來了。

:在看他們作業中途時,我並不會回去比對我的草稿,我只會看順不順,故事有沒有講清楚,因為草稿並非標準答案,真正出來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記:「可!愛!正!義!」動作已成經典,請問是如何發想出來的?

:「可愛正義」東霖一開始只是想在進入餐廳前做停止間轉法同時喊出這個口號,但我覺得畫不出來,請大軒示範好多次我也覺得四個動作長得很像。

軒:於是我就緊急打了一個三人會議電話,問東霖可不可以直接設計四個動作,若只是停止間轉法沒有什麼動感的感覺,在漫畫裡很難表現,所以我們就自己設計了一個跳舞動作給他看,就這樣決定了。

:這四個跳舞動作要很順,並不是隨隨便便的動作。

:就是要有一個手的流程,而不是隨便亂比的。

:最重要是最後兩個動作,推出去再拉回來比成愛心,有「在心上」的意義,也有一個力量。

:「可愛正義」原本只是一個口號,因為這個動作的加持,變成整部作品的精神所在。

記:爆笑漫畫最難的就是鋪梗,裡面的笑點都是怎麼想出來的呢?

:我們會定期討論腦力激盪,把我們根據劇情想到的一些點子列出來,並把認為以後可以用的放在線上筆記app上做紀錄。

:之前那個隱形眼鏡的點子也是他們想的。

:動漫角色的眼珠子都很大,但是現實中的隱形眼鏡都很小,要怎麼放進去?於是就想了一個最新科技的哽。

記:三位自我爆料合作過程中有許多堅持和磨合,這部分可以再說說嗎?

軒:以抽菸來說,我在當兵的時候會把抽菸是用來交朋友的,但我個人很討厭抽菸的人,其他兩位認為,為了戲劇效果,角色有這樣的演出沒關係,但我會希望作品中儘量不要出現一些別人可能會模仿的動作。像抽菸畫面旁邊「抽菸對身體有害」的小字就是我徵詢東霖意見之後加上的。

:另外有在爆料大會畫出來的「踢門事件」,我就會有許多疑問,尤其之前草稿都是一話一話給,我們在畫的時候可能並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例如學姐踢門而死,卻沒有學到教訓,還有種在陷害人的感覺。

她如果是鬼,那她到底有沒有實體、碰不碰得到門?為什麼不能穿出去開鎖?這個段落讓我們當時討論了很久,也在進行下一話揭露學姐是踢門而死的時候一直想爭取讓學姐不要用同樣的方式死掉,否則真的有種要讓主角小綾也因為這樣而死的疑慮。

:若以上帝視角來看這件事情就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你若以角色本位的方式來思考你就不會這樣講。

:就像我曾經有失敗經驗就不會叫別人做一樣的事。

:以這角色來看,她當初怎會傻到去踢門?這表示她並不是一個很精明的人物,也因為她是鬼,她可以看到外面的狀態是上鎖的,並以她並不是那樣精明的條件去判斷,她只要和小綾合力就可以把門踢開。這狀況以上帝視角就會覺得你是不是想害小綾,所以我也可以理解大軒以及在爆料大會那話讀者留言的反對,但我角色的設定就是這樣。

:我們合作過程中很常會遇到兩位男生都有各自堅持的事情,我就在旁邊等結果:「我什麼時候可以畫畫?你們討論出來再跟我講。」(眾笑)

:因為這是分工,有爭議的話還是負責這部份的人說了算。

:因為故事是東霖負責,所以還是以他決定為準。

:反正看到不合理的劇情就說:那都謝東霖(負責)。看到「可愛正義」就說,那是我們想的。(笑)

記:在用字上好像也會有一些堅持?

:大軒有時候會去改東霖的台詞,有一些很小、看過就忘的奇怪處,他會很在意,他是我們的「國文小老師」。

:有時我覺得那個台詞看起來怪怪,就會建議東霖可不可以換句話說,只要不影響劇情的推演,他通常會說好。

:我有時會答應,若換句話說,意思也是通順的都可以討論。台詞我都會先唸過看順不順,重要的是節奏,而我以前是廣告文案,我會蠻在乎語感這件事,所以有時可以讓他改,但若是語感或是因為我設定的角色個性的用語,我會堅持。

:有個講到吵起來的案例就是「好不__」。

:有時候好不舒服是舒服,有時候又是不舒服。

:這樣講不準,你要連前後文或畫面一起看。那個畫面的確是要表達「不舒服」,而那畫面的確有表達出不舒服的感覺,我用「好不舒服」就是要表達這種感覺。

:我就是要避免被人抓語病,所以希望改成「超不舒服」或「很不舒服」,當時他有一種我在找碴的感覺。

:我當時是說如果不影響意思的表達,是否以原著的用詞為主,所以後來沒有讓他改。

:我本來以為他當時心情不好,後來才知道是他自己連載的截稿日,他可能很忙懶得理我,還搬出張大春來壓我。

:我的意思是如果張大春在這個橋段用這個詞,基本上不會有人去挑戰他,因為他是專業作家。

:當時我虧他「松山張大春」惹得他非常生氣。

:後來他真的把這件事拿去問張大春。

:我把漫畫貼給張大春去問他,也得到他回應,大意是說因為時代演進,很多人已經不在意原始的說法,例如「好不愉快」,大部分的人現在都會覺得是不愉快的了,要怎麼用他也不便置評。

:張大春都表示開心就好,都可以,那就不用爭論了嘛。

6374941_B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出版

:那時候一邊在趕稿,一邊抱小孩,還要一邊跟你解釋發生什麼事,結果可想而知嘛。

:我們隔著電腦真的不知道他那邊那麼「水深火熱」。

:如果當時他先解釋自己的狀況,可能我就不會那麼堅持要改了。

:因為各人生活經驗不同或對於文字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就會需要多溝通。

記:已出版的《入伍吧!魔法少女》新訓篇分為上下兩集,接續的部隊篇會有怎樣的規劃?

:《部隊篇》會有兩到三本,從站哨、下基地、救災等等情節都在規劃中,也會有更多魔法的內容,在新訓期還在熟悉這個規則和模式,到了下部隊就可以把這個世界觀發揮出來。也是因應讀者要求,他們都說這部是「物理」魔法少女,沒有魔法喔?(笑)

記:實體書和網路連載的內容會有哪些不同之處?未來也會推出相關商品嗎?(公仔、抱枕等等)

:實體書收錄了玉琇班長和雷媽兩個番外篇,因為讀者對這兩位反應都相當好,未來也會考慮再延續其他人氣角色的故事。

:我們保持開放態度,歡迎各家和我們合作。創作者資本、人力有限,台灣已經有許多很有經驗的廠商,我們非常期待能夠開發出更多受歡迎的周邊商品。

記:綜合口味其他作品有英文版,請問這部作品未來也會有其他語言的版本嗎?

:要看時報出版有沒有這樣的規劃了(笑)

:以這部來說,電子刊載權在WEBTOON手上,如果條漫要國際化則要看他們了。

記:最後,請以一句話說出本作對於您的意義是什麼?

(三位異口同聲)可!愛!正!義!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