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性別教育:如何促成彼此對話的自由空間

從「受壓迫者教育學」看性別教育:如何促成彼此對話的自由空間
Photo Credit: Monkey Business Images/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別教育課程設置固然重要,但如何讓性別教育教學擁有對話性更是共同目標。教育的目的是讓人們在過程中自由對話,建立自己的權能(方永泉,2009),倘若教育缺少了自由對話的空間,不允許學生提問或質疑既,這樣的知識難以擁有促進社會的可能。

「性教育在教什麼?是要教孩子性早熟嗎?」、「性別平等教育有什麼好教的,現在不是已經很平等了嗎?」、「性別教育就是教下一代變成同志或濫交的東西」。上述話語,或許我們在相關網路討論留言中都曾見過,這除了反應許多人對於「性」、「性別」、「情感」等深層的不安與困惑,也透露出儘管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綱有設置性別教育,但在性別教育上的教與學運作仍有所斷裂。而若要重新將性別教育知識與人們之間有正確的連結,老師及家長們願不願意透過對話與孩子教學相長則是關鍵。

教學相長最重要的核心是「對話」,而提出其重點發展成「提問式教學」概念的巴西教育學家Paulo Freire,認為真正的教學應該是建立在學生與老師、受壓迫者與壓迫者、大眾與知識分子互為主體的關係上。Freire出生於巴西東北部,當時屬於第三世界貧窮地帶,又因經濟影響家道中落,讓Freire親自置身於貧窮與飢餓的社會底層階級位置(方永泉,2009)。雖然他在物質上並不豐厚,但在精神上從與父母相處所認知「對話」的重要經驗。

Freire在兒時成長歷程感受到透過對話能啟發教育於帶來「人性」的能量,同時呼應他日後對被壓迫者在教育政治行動上的體悟。Freire婚後又受妻幼影響進而研讀教育學,爾後,無論他是在擔任公職轄區內與貧窮人實地接觸,抑或於美國訪問時置身在越戰遺緒的種種經驗(方永泉,2009),這些反覆形構程的「新覺察」,生成了正視資本社會與知識宰制關係,重視閱讀、對話、人性及自由的教與學。

對於Freire而言,對話式的教學具備在身心、知識思考上有自由的能量,且其知識的生產可能富有生命力,使得受壓迫者從「歷史宿命感」中解放,認知自己的行動與知識能擁抱自由,同時也讓壓迫者不再以剝奪他人的人性為「自由」,或害怕失去而建立在非人性的既有利益;相反地,壓迫者與受壓迫者應共同藉由對話與教育邁向真正的自由——即是恢復人性而實踐意義(Freire,2003)。

而我們若回顧Freire的成長經驗與研究貢獻,再度審視台灣教育脈絡,性/別教育推動仍在多半課堂上缺乏自由對話的空間,倘若老師對於性別意識敏銳度較低,或是不願意和學生們對於性/別產生的好奇或迷惘共創討論空間,仍以單一灌輸或照本宣科的囤積式教學上「生理健康課」,對於學生主體真正欲知的性別或性概念知識避而不談,也不給予對話機會,將可能深化既有性別權力關係裡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秩序。這些結構性的壓迫,如同異性戀對於同性戀的壓迫、男性對於女性的壓迫等,「知識」在在無法對話情況下,反而造成了對任何性別的壓迫,且無法給予學生們對於性/別教育本身所產生的求知動力回應。

因此,Freire(2003,方永泉譯)強調教學是具有共同意向、互為主體的投入行動,但儘管如此,我們能從社會活動與性別教育交手歷程可見,即便作為被壓迫者(學生或任何性別者)身分具有察覺宰制過程,而且被壓迫者們之間會相互對話、批判甚或實踐行動,希望能夠與反對性別教育的「壓迫者」共同討論性別教育的重要性;然而,就連許多身為「教學者」的老師仍以壓迫者行為或態度進行「教學」,例如跳過課程或退避三舍。

當然,亦有性別意識敏銳度極高、或是性別教育專業出身的老師們,仍於面對重重反彈聲浪關卡中挺身而出,在課堂以學生們的求知為主體,共同對話討論性傾向、性行為與教育、性別情感等議題內容。但部分家長卻不願孩子參與對話討論,這不僅剝奪孩子認識正確的性別教育機會,家長們也在無形之中,失去了共同和孩子在性別教育這條道路上相互學習的良好對話空間。

性別教育課程設置固然重要,但如何讓性別教育教學擁有對話性更是共同目標。教育的目的是讓人們在過程中自由對話,建立自己的權能(方永泉,2009),倘若教育缺少了自由對話的空間,不允許學生提問或質疑,這樣的知識難以擁有促進社會的可能。

而教師作為「批判文化工作者」(方永泉,2009),需在其中與學生(孩子)共構相互求知的平等關係;倘若家長也願意參與支持,展開師、長、生間的彼此對話,共同覺察社會環境或結構間的宰制關係與多元差異,即能在其自由對話空間下,讓知識保有流動與生命力,得以激發具有創造力的批判性知識方法,並促成著手實踐改變甚或翻轉承載著的「歷史宿命」、「理所當然」、「僵化秩序」的壓迫文化可能(Freire,2003,方永泉譯),教育也才能有翻轉社會不平等的機會。畢竟,教育應是帶著「愛」與「希望」,以彼此共同持續抗爭的自由對話為出發點,才是生成能讓所有人解放、恢復人性的教育與知識;而性別教育,也是如此。

參考文獻

  • 方永泉(譯)(2003)。Paulo Freire著。受壓迫者教育學(Pedagogy of the oppressed)第一章。台北市:巨流。
  • 方永泉(2009)。受壓迫者教育學。載於劉美慧(主編),多元文化教育名著導讀(頁79-98)。台北市:學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