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工作徵稿】我只想當個「日本社會」裡「有用的人」,但真的好累

【離鄉工作徵稿】我只想當個「日本社會」裡「有用的人」,但真的好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應該薪水很高,過很爽吧?」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那些想家的人在夜裡流的淚、濕潤的枕頭套,還有滿員電車裡令人窒息的安靜。人與人之間靠得很近,心卻離得很遠很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濰甄

我自小學習日文,透過家人和日本的連結,多次前往日本旅居,對東京充滿憧憬。

外婆在我高中的時候得了認知症,住進老人介護設施。我去看她,她以為自己是二十歲的少女,拉著我的手,躲在我的身後,說這邊的人都說支那話,可是我只會說日本話,怎麼辦?我摸著她的頭:「いるよ、私、ここにいるよ。だから、安心して、なんでも喋って。(在這裡唷!我在這裡。所以你可以安心,告訴我你想說的話。)」外婆才侃侃而談日本時代的一切。

我的外婆生長於日治時代,爸爸是參與屏東二峰圳的工程師。她有個初戀情人,名叫西田KATSUO。外婆在十六歲那年,屏東市大空襲,媽媽當場死亡,外婆的臉被炸彈擊傷,從此不見西田先生。日本戰敗後撤退,西田先生寫了很多信給外婆,希望她和他一起從高雄港搭大船回東京。外婆最後沒有去,沒有搭上大船,自然也沒有到達東京。她在八年後嫁給我的外公。

從那之後,西田先生成為我心上的一塊肉,我認為外婆對童年的思念,似是台灣對日本的愛情,我想找到西田先生,想問問他日治時代的台灣,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繁榮時代?

二十一歲正值徬徨的年紀,原想放棄大學學歷,去世界流浪。想起外婆的話,決定前往從小與自己淵源深遠的日本。為了拿到日本就職的入場卷,硬著頭皮延畢兩年將藝術學士學位拿到手。出社會在台北用日文生存了兩年,存了五十萬日幣,出發日本。

來日後,我和每個初至日本生活的外國人一樣,感到迷惘。在日本租房須繳一筆「初期金」,給房東的禮金、押金、仲介費、鑰匙交換費、保證公司費、管理公司費⋯⋯,購買傢俱、求職時的全套套裝,我將我的存款花光,只為「入居」日本。

找了一份翻譯的工作,沒有什麼長才的我,除了溝通能力、語言能力之外,剩下的應該只有滿滿的熱情和笑起來算美的臉蛋。我的適應力強,工作上的挫折不多,遇過幾個中國奧客,急著跟我解釋為何台灣該是中國的一部分,我也是笑笑,把分內工作做完,送客。

那時的生活壓力大多來自於通勤時刻。通勤得坐一個多小時的電車,為了當個認份的上班族,我得在上工前半小時到達公司,以示我想「認真工作」的態度。每天接近三個小時的通勤,早上八點出門,九點半到公司,十點上工,七點下班,很多時候會加班。花了三十萬租了一個昂貴的房子,在外的時間卻長達一天的三分之二。我追求的只是當個「日本社會」的「有用的人」。但是好累,真的好累。長久以來的憂鬱在海外再次爆發,我陷入很多很多的混亂當中,幾次短短歸國,來不及整理好自己,又再次出發回到東京的家,卻總有種在空中飛的感覺,心一直無法降落東京。

後來的那段時間,我過得不大好。我遇到很多很多很爛的人。被日本區役所公務員大聲吼叫,只因我是外國人。在滿員電車上被癡漢撫摸下體,害怕得不敢尖叫。生理期頭暈,坐在博愛座上,被中年婦女大聲斥責,直到我拿出包包裡的衛生棉。被日本男性強暴,和日本女性友人求救,只換來一句「你為何要和他單獨相處?」。日本的社會看似自由,其實有太多的淺規則綁著每一個人,人得活著,就得按照規則走。沒有性別平權、沒有階級流動,他們嘴上說的「努力就會成為經驗」,其實只是資本主義的藉口。

這些都成為我在日本佇立不前的絆腳石,想前進卻無法前進,想回家,害怕家鄉早已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尋找西田先生的計畫因為繁忙的東京生活而停住。我辭掉工作,休了一個月的長假。跑了幾趟台灣協會,聯絡上幾個教授,西田先生卻沉落海底,沒有新的線索,我只能選擇放棄。

三個月的簽證期限快到了,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廣告公司的製作人。製作人的薪水高,工作量也大,公司裡特別在意上下關係,敬語用到飽,出了錯被大聲斥責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我漸漸習慣每一天滿滿的會議、交換名片的SOP、鞠躬時後腦勺、頸、要一直線,四十五度,加班到深夜成為日常。

日本的生活不容易,在這拘謹又現代的地方,無時無刻都得接收全新的資訊,資訊量很多、很有趣,卻很難全部進到腦子裡。生活的齒輪讓你沒有喘息的空間,你得全力以赴,全力以赴,再全力以赴。你得認清自己的外人身份,接受本不該存在的歧視,丟掉身為女性的自尊,忘記夢想,你才能安穩生活。台灣的朋友都說:「你當初不是說只要體驗一年東京生活就回家嗎?」、「西田先生有下文嗎?」、「日本應該薪水很高,過很爽吧?」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那些想家的人在夜裡流的淚、濕潤的枕頭套,還有滿員電車裡令人窒息的安靜。人與人之間靠得很近,心卻離得很遠很遠。

我想是時候回家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