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工作徵稿】我在菲律賓目睹亞洲版「華爾街之狼」

【離鄉工作徵稿】我在菲律賓目睹亞洲版「華爾街之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很有自知之明地永遠保持清醒,不碰毒,但又有禮貌與大家談天開玩笑,需要的時候談點公事。有時候在清晨回家的路上,我打開車窗吹著風看著魚肚白的天色,覺得自己真是一朵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又為了這念頭覺得可笑。

文:黃宣語

我在2008年底回台,之前在美國念碩士接著工作,金融風暴後景氣實在很差,就回到台灣。因為英文比許多人都流利,在台灣工作時也都任職於國際知名的大公司。為什麼又出走呢?原因很簡單,就是在台灣賺不到錢。

我在台灣待了四年多才離開。那時的工作對我來說是如魚得水的,我很努力,公司也交與我許多責任;但做了一陣子後,職稱一直是專員,責任重、工作表現也亮眼,薪水卻只有四萬多一個月。我有一天像夢醒了一樣,發現自己並沒有在賺錢,只是在求生存,四萬多塊在台北,養車、生活、社交後所剩無幾,我驚覺「這樣不行,我的收入與以前出國念書的成本相差太多,做同樣的工作,在國外的薪水是兩、三倍,既然這樣,我何必待在台灣?」。在離職前,我同當時任職的公司主管表達我的想法,但礙於公司的人事成本有限(也或許是當時的主管不願意幫我爭取),這個協商破局,我於是就重新投入求職市場,也迅速地找到新工作。

2013年底,我來到菲律賓的馬尼拉,成為南下的一份子。

一開始,我很短暫地在一個台商開的3C公司任職,只做了兩個月。還好只做了兩個月,在這兩個月中,我交了到現在都很知心的朋友,還有在當地工作,來自其他國家的外派朋友,所以也很快地被介紹到其他公司,迅速轉職了。為什麼說還好只有兩個月呢?這位台商老闆拿著這公司在菲律賓招搖撞騙,最後公司惡性倒閉,欠了許多廠商帳款,這些廠商是貨真價實地提供貨物,最後卻血本無歸;另外,這位台商老闆為了省錢省事,讓台籍員工拿觀光簽證工作,又未疏通官員,後來許多台籍員工都惹上牢獄之災。很感謝這位台商老闆,在我任職的兩個月中沒重用我,也認我見識了他逃避付貨款的醜態,不然我一個女子被關在移民局裡,可是難以想像的創傷體驗。

我於是進入了網路遊戲圈,網路遊戲也包括了博弈,就是賭啦。不入行不知道,菲律賓的博弈圈子之大,最少有上萬名外籍員工在菲律賓從事此行業,許多世界級的大公司都在此設點,也有數不盡的小公司在此求生存。菲律賓政府是世界上少數國家提供網路博弈的牌照,比起西方國家,在此開設公司的入場費是相對低廉的,這真是一個缺錢政府正確的決定,因應這麼多外國人在菲律賓工作,房地產、餐廳、交通、娛樂,當然還有政府官員的油水都大大地蓬勃發展。

我在菲律賓待了兩年多,後來被公司派去泰國開發新市場,看了很多,體驗也很多,霎那間不知道該從何下筆,想想,來聊聊文化衝擊好了。

我任職的公司,或者說跟的老闆(因為底下有好幾個公司)有很多事業體,自己有好幾個網站、代理國外的遊戲、入股/收購其他公司等業務,B2B、B2C都分一杯羹。要做B2B的生意,人脈就必須要廣,業務跟賭博相關,又在菲律賓開公司,於是交際的朋友們從亞洲的幫派老大、西方國家的高級知識分子、各國宅男駭客,到菲律賓的政府官員們一應具全。當時的我身為公司的高級主管,雖然是女性,偶而還是要應酬,應酬的地點往往是隱藏在五星級飯店裡的高級夜總會(台灣稱酒店)。

我見識過在最大的廳裡,舞池左右各有兩個舞台,邊緣圍繞著一桌一桌的半圓形沙發,舞台上站滿了風情萬種的小姐,擁擠著跳舞等著老闆們拿著大把大把的千元鈔票去撒;旁邊的沙發區,有小姐把磨好的粉末附上剪短的吸管,招待要使用的貴賓吸點毒;我隨桌敬酒,這裡是福建幫的大哥、那裡是某些國家的通緝犯、來自北歐的長腿帥哥跟金髮美女,另一桌就是菲律賓的某前警察局長。毒品在杜特地上任之後在菲律賓消失了,但當我們到其他國家應酬時又會出現。

我很有自知之明地永遠保持清醒,不碰毒,但又有禮貌與大家談天開玩笑,需要的時候談點公事。有時候在清晨回家的路上,我打開車窗吹著風看著魚肚白的天色,覺得自己真是一朵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又為了這念頭覺得可笑。我私底下告訴朋友,自己在目睹亞洲版的華爾街之狼。酒、藥、女人,生意是否是這樣談成的,我不知道,但我的確在幫一個老外安排陪睡小姐後,得到了他們雜誌廣告的高額折扣;後來我成為了一個分公司的股東,在集資之前,連續應酬了五個晚上。或許傳統的方式有他的存在之道,至少,我在東南亞爆肝,有賺到錢;在台灣爆肝,什麼也沒有(好啦,有學到經驗),我以前在台灣待過4A的廣告公司和公關公司,工作到早上才下班也是常有的事。

說到這酒店文化,讓我不得不提及在菲律賓觀察的另一個點,就是好色的男性,這也是一種文化衝擊吧。在菲律賓,能把持得住的男人實在是少數!我看了太多有真心或假意、是沉淪或是得道的好色之徒。有錢的老闆們,有結婚或是未婚、失婚的,常常都有女朋友,女朋友之外,在夜總會還是會點小姐,或是有老相好;除此之外,有時出差遊玩,還會有伴遊小姐(傳播妹);在支開伴遊小姐的空檔,還要去洗個泰國浴或是招妓。你以為只有有錢人能這樣玩嗎?在很多國家是,但菲律賓是個貧富差距極大的國家,失業率又高,對於菲律賓女孩來說,交一個外國男友就是得到一張飯票,保她一家衣食無憂的飯票,於是這些女孩們拿出看家本領,溫柔無限、風情萬種,重點是非常便宜。

月入二到五萬台幣的男性們,在其他國家是沒本錢玩的,但在菲律賓,一晚五百、一千台幣,就有年輕漂亮的女孩作陪,她們不需要對方用心安排約會,接送上下班,馬上就可以入住男伴家。於是這些賺的不多的外派族們,也可以輕易擁有溫柔相偎的女伴,當然很多人在家鄉是有老婆或女朋友的;一個不夠,還可以同時有好幾個;英文不好也沒關係,跟女孩們練英文就是最好的藉口。有的人就這樣跟菲律賓女孩結婚了,沒結婚包養的也不少,還有不能結婚但金援女子,幫對方養小孩的。菲律賓是天主教國家,結婚後非常難離婚,也不能墮胎,很多酒店小姐都是孩子的媽,很多孩子的媽小孩都來自不同的爸,她們有的還有婚約在身,但老公早已不知去向。

在這裡分享一些菲律賓小姐的常用技倆,第一,她們常說自己是大學生或是模特兒;再來,她們都很容易搞丟手機,男伴不買手機給她們就無法聯絡;今晚往往是她們第一天下海上班;她們的親人都很容易生病需要醫藥費;你就是我肚子裡孩子的爸爸… 等。不能怪她們,怎麼怪她們呢?這是生存之道,在青春年華老去前要加緊催落去的保命方針。但好處是,當這些小姐認定你是她們的唯一,要一起走下去的對象後,她們會開始省錢,畢竟你的錢就是我的錢,已經到手了就要守住。這些小姐是很可愛的,她們很親切、熱情洋溢,跟在男伴旁也很安靜,只是在第N個告訴我她是大學生或是模特兒後,我不禁不耐煩起來,都同一套煩不煩啊,我不需要妳們跟我客套啊。

除了光怪陸離的夜生活外,我去到菲律賓後很快就接管理職了,是在台灣是有亮眼工作表現的我一直進不去的窄門。我花了一些時間培養與員工的默契,得到老闆的信任,都不容易,之後的工作就輕鬆多了,有得力的助手,也與公司其他高級主管成為好友,做事更是輕鬆愉快;生活瑣事被公司照顧著,住在高級公寓,有保母廚師,出門有公司車接送;也交了一些朋友,空閒時間白天喝咖啡,晚上喝酒。那時的我仰賴一些生活上的小確幸支持著,在週末的時候購物,買一些漂亮的衣服不知道要拿來幹嘛,跟朋友看電影討論電影心得,跟愛吃辣的朋友一起上館子吃辣菜、愛氣氛的朋友上館子吃貴菜、愛喝酒的朋友一起去最高級漂亮的地方泡吧。一直到有一天,東南亞氣候炎熱,我不時會火氣大牙齦腫脹,同事看我不舒服叫我別喝咖啡了,我想著要放棄一天給最大安慰的那冰滴咖啡,無意識地回答她「要我不喝咖啡讓我死了算了」,話一說出口,我才發現自己內心有一塊地方很空,而我不知道要拿什麼來補。


回想那幾年的生活,有太多值得分享的故事了。很想藉此機會表達我想跟台灣讀者分享的兩個觀點。

第一,請往內看,看看自己是否有自卑跟自傲的地方,然後去找那自卑或是自傲的來源,處理它;我們都是地球的子民,請尊重各個國家的每一個人。在菲律賓,我忍耐了幾年都沒說出口的一個觀察,就是「有好多台灣人都種族歧視」,他們叫菲律賓人菲菲、小傭、菲傭、番仔……,而且通常說這些話的,都是些自身工作能力普通,英文也不好的人;我認識的眾多老闆們,稱菲律賓人為菲律賓人。我眼中的菲律賓人,當然有好有壞,但許多都是笑臉迎人,英文流利,工作能力不一定是最好,畢竟他們的教育品質不是最好,但照顧我們這些外國人,他們可是功不可沒。如果我被叫台台、小台、番仔,會很不舒服的;更別說有許多台灣人的另一半都是菲律賓人,相信他們聽到這樣的貶低稱呼,也會感到心痛。

網路上有一個台灣人在菲律賓的社團,在菲的大小事都可以上去詢問或是分享,早早就有朋友告誡我,那個群裡有很多老闆在潛水,要我不要上去亂講話。於是我忍耐又忍耐,在離開菲律賓後才發了一篇文,希望大家不要用貶低的話語稱呼菲律賓人。結果我被罵慘了,還有人說我住海邊管很寬,我深深地對台灣人感到失望啊,看著大家一言一語地合理化自己的用語,還說稱呼菲律賓人太多字,這基本的尊重啊… 我於是知道原來很多台灣人連種族歧視是什麼都不知道,在他人的土地上高傲地歧視別人。我試著去想,自傲的背後是自卑吧?自卑的來源是什麼呢?每個人或許都不一樣,但無論如何,種族歧視太跟不上流行了,改一改吧。

第二,請別被權力沖昏頭,拿出良心來做事。在菲律賓的網路遊戲圈中,現在最大的餅就是中國市場,於是對說中文的人力需求也激增。我見識了不少能力不足但很會自抬身價的台灣人得到高階管理職,這些人在公司裡胡搞亂攪,被一個公司淘汰後,再找下一間公司繼續胡搞亂攪。這些人不好好做事,確很會在公司裡搞婚外情、部門鬥爭、侵占公款、在公司的採購案裡動手腳私吞油水…等。一個我認識的老闆曾說「女人是花錢就可以搞定的事,來公司就是做事,我最看不起亂搞員工的人」,這點我是同意的,如果連包養小三的錢都要公司來出,此人的實力在哪便一目了然。

有一個老闆曾對我說「你們台灣人就是不好好做事,專門在公司搞政治」,我自己目睹了這些亂象,雖身為台灣人也不得不同意;還有一個大陸籍朋友,在久未見面的一個聚會裡,第一句話就告訴我「我最近認識了幾個台灣人,都特別壞」,我實在也啞口無言。不管來自哪裡,大家離鄉背井出國工作,為的都是賺錢,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沒有那個火侯就不要迷戀那個位階,好好做事,外派的薪水多也能讓人養家無虞。

我一直抱持著一個信念,在社會上走跳社交,最少需要拿出70%的真心,無論是員工還是老闆,大家都不是笨蛋,心懷鬼胎、表裡不一的人,可以呼弄得了一時,卻不可能持久。我自己是真心關心我的員工跟老闆,工作多少會打混,但總是為了公司的業績及福利努力,該賺的賺,該為公司省錢的也不遺餘力。在我離職後,幾個公司股東都先後給我其他的工作機會,雖然我已經轉行了,但這是我做人做事有被肯定的一點證明吧。

身為台灣人,我何嘗不想在自己的家鄉安身立命。想想幾十年前,我們父母出社會的時候,他們好好工作,一個教師也好,銀行行員也罷,都可以買房供車,生兒育女,一份薪水可以養家。怎麼到了我出社會的時候(本人是七年級生),在台灣一份薪水養家已是十分艱難,更別想買房了,幾萬塊的薪水如何負擔千萬房價?我思考台灣是如何在幾十年間走到這一步,年輕人還看的到希望嗎?自認是學經歷及語言能力都是平均值之上的人,在台灣卻沒有發展空間。短短的三、四年間,我在國外晉升到總經理的職位,公司也大方讓我成為股東;如果這幾年我在台灣,可能只有位階的稍稍晉升,薪水漲幅會不會有一萬我都懷疑(因為以前就是一年約兩千元的幅度,是公司給我吃一頓好的嗎?)。我仗著自己單身自由,英文能力又好,可以說走就走。那走不了的人呢?在台灣就只能像當年的我,努力工作僅求生存嗎?

如同我先前呼籲大家要尊重其他國家的人一樣,我相信尊重會循環,關心會循環,愛也會循環,惡也會,自私也會。或許台灣的經濟沒有起色,最終來自老闆不愛員工,政治人物不愛土地,互相不尊重。可不可以試試看,善待員工,善待國人、動物及環境;做員工的,放下鬥爭,尊重同事跟老闆,還有你的廠商。會不會這樣,台灣人可以幸福一點?在台灣的職場可以看到希望?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