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梵谷》:自願住進療養院的梵谷,在此畫下永恆的《星夜》

《This is梵谷》:自願住進療養院的梵谷,在此畫下永恆的《星夜》
Photo Credit: 天培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星夜》的創作來源是真實的景觀,不過想像力在其中也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梵谷白天繪製這幅畫時,回想觀看晨星所觸動的深沉情感,並加入其他的回憶。

文:喬治.洛丹(George Roddam)

聖雷米療養院

儘管梵谷無比渴望繼續工作,但他沒辦法恢復到健康的狀態。一八八九年最初的幾個月,他不時在醫院和黃色房屋間往返。三月,他拜訪老友希涅克時,試圖喝下一瓶松節油。由於梵谷行徑怪異,當地居民感到不安,集體向當地警長訴願,要求將梵谷送進瘋人病院。一開始他被關在阿爾的醫院,五月時他自願入住位於聖雷米(St-Rémy)的療養院,就在普羅旺斯東北邊十五哩外的小鎮。入院是梵谷自己的決定,當地警政單位並不認為他對人構成威脅。他隨時可以自由出院,但他想要在這裡住上一年,希望自己能痊癒。

梵谷甫抵達聖雷米時,態度樂觀,認為西歐菲.貝倫醫師(Théophile Peyron)能夠幫助他。但接下來的幾個月,他不斷發病,人也越來越消沉。一八八九年下半年,他再度嘗試服毒,這回他吃下顏料。由於病情反覆,他很少獲准待在戶外,大多數時候,都得待在療養院幽閉的室內空間。

p60-1
Photo Credit: 天培出版提供

短暫清明的時刻

即便如此,梵谷在這段時間內也有相對穩定的時候,那些時刻他對繪畫的渴望再度甦醒。在西奧的安排下,梵谷在療養院有兩間小小的房間,一間作為臥室,另外一間作為畫室,能安心存放畫具。貝倫醫師允許梵谷在有人監督的前提下作畫,認為這或許有助康復。

由於這段時間內,梵谷沒什麼機會接觸療養院以外的世界,他將重心轉向記憶中其他畫家的作品。他重新詮釋米勒作品,繪製了一系列相關畫作。他也以古斯塔夫.多雷的版畫為本,描繪囚犯在中庭運動的景象,畫面令人背脊發涼。囚徒們被困在漆黑又高聳的圍牆下,列隊而行,永無止境地在庭院裡繞著圈子。由於梵谷自身的自由也受到限制,他對這些人的處境感同身受。

不過,要是梵谷長時間維持穩定的表現,院方也會允許他在有看護的情況下外出散步。梵谷受到當地景觀中鮮豔的色彩吸引,一如在阿爾時,他特別喜歡療養院四周的橄欖樹,常常在外出時對著這些古老蜷曲的樹幹素描。回到畫室後,他畫下生氣盎然的銀綠色樹葉,以及湛藍清明的普羅旺斯天空。這些畫作中的筆觸帶著活力,說明梵谷在這些扭曲茂盛的樹中看到希望的象徵。橄欖樹林受盡密斯托拉風的摧殘,曝露在南方熾熱的太陽下,依然頑強地生長,就像梵谷自己的奮鬥。

p61-1
Photo Credit: 天培出版

《雨》(Rain)

從梵谷在療養院的房間窗戶望出去,在大片平地之外,可見幾座相連的矮丘,叫作阿爾皮耶山(Alpilles)。梵谷住在聖雷米療養院時,不斷記錄窗外的景觀,四季遞嬗時的變化。在某些作品中,麥芽甫破土而出,而另一些作品中,麥穗已然成熟,金黃色的麥穗充滿畫布,帶來夏日的暖意。另有一些作品描繪此地歲末的風景。十一月三日時,他寫信給西奧,提到他正在動筆描繪「雨的效果」,顯然畫作的主題不只是風景,還有天氣。

梵谷的目標一部分是如實描繪這片景色。他以細長的線條來描繪雨水,疊在地上的雨是白色的,疊在天空中的雨是黑色的,一如眼睛看見雨水時,會因為背影色調而有不同的視覺感受。不過,他同時也藉由扭曲真實世界的外觀來表達受禁錮的感受,畫中圈住平地的牆比現實中的還要大,他也將遠端的牆面畫成斜的,讓畫面有種失衡的感覺,呼應他自身的心理狀態。即便如此,我們不應該認為這幅畫是瘋子的作品。梵谷依舊只在心神清楚的時候作畫,他作畫時也會審慎思量他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他寫信給西奧時,會精確地描述他正在畫的作品,也會仔細地說明日後作品寄到巴黎後,該如何展示這些作品。

p63-1
Photo Credit: 天培出版提供
文生.梵谷,一八八九|油彩,畫布|73.3 x 92.4 公分(28⅞ x 36⅜ 英寸)|費城藝術博物館(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紀念法蘭西斯.P.麥克漢尼,亨利.P.麥克漢尼典藏,一九八六,1986-26-36

《星夜》(The Starry Night)

梵谷在療養院窗前畫下的另一幅畫或許是他最知名的作品。某天清晨所見,啟發他畫下了《星夜》,他在五月三十一日到六月六日之間寫信給西奧,敘述他看到的景色:

這天早上日出之前,我從窗戶往外望著田野,很長一段時間,什麼都沒有,只有晨星,而這些星星看起來非常巨大。多比尼(Charles Franocis Daubigny)和盧梭(Théodore Rousseau,跟米勒一樣屬於巴比松畫派)也曾畫過這個,不過,他們在畫中放入了這片風景能呈現的一切親密、寧靜、雄渾,為畫增添了私人的感受,那幾乎叫人心碎。這樣的情感,我並不排斥。

梵谷在畫《星夜》時也致力將這些感受放進作品中。天空中的晨星跟其他天體相連,在充滿宇宙能量的漩渦中顯得極富生命力。柏樹同樣活潑奔放,似乎隨著天空的律動波動,互相唱和。用這樣的方式來畫夜空,是梵谷懷抱已久的夢想,他在前一年的四月十二日,曾從阿爾寫信給貝爾納,表示:

我們用眼睛接收的現實世界轉瞬即過,永遠在改變,像閃電一眨眼就不見了。應當培養想像的能力,唯有如此,我們筆下的自然風景才能轉化昇華,成為更動人心弦的作品。比如,滿天星斗的夜空,唔——那是我會想嘗試的事。

《星夜》的創作來源是真實的景觀,不過想像力在其中也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梵谷白天繪製這幅畫時,回想觀看晨星所觸動的深沉情感,並加入其他的回憶。畫中構成天際線的阿爾皮耶山是實景,但畫中有著教堂尖塔的小鎮則出自虛構,這座荷蘭村落來自畫家年少時的回憶。一八八八年七月十七到二十日,梵谷曾寫信給西奧,緬懷過往的時光:「也不是刻意的……我常常想起荷蘭,但時光早已過去,如今又距離遙遠,時空雙重的隔閡,讓這些回憶變得令人心碎。」

星空滿布的穹頂之下,教堂矗立在小鎮中心,也呼應梵谷早年相信信仰能使人更加靠近彼此。附近的小屋窗中閃爍著溫暖的燈火,暗示著不少家庭就在屋內,圍坐在爐火前。這是梵谷渴望的生活。

p66-p67-1
Photo Credit: 天培出版提供
文生.梵谷,一八八九|油彩,畫布|73.7 x 92.1 公分(29 x 36¼ 英寸)|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莉莉.P.布里茲(Lillie P. Bliss)遺贈,472.2941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This is梵谷》,天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喬治.洛丹(George Roddam)
繪者:絲瓦・哈達西莫維奇(Sława Harasymowicz)
譯者:柯松韻

「縱使我常面臨痛苦深淵,於我心中,卻依然保有平靜、純粹的和諧與音樂。」——文生.梵谷

梵谷的人生不斷重複同樣的循環——先度過一段相對快樂的時光,卻突然受到打擊而情緒崩潰,將他捲入絕望中。藝術與自然,成為他逃避痛苦、感受狂喜的出口。然而即使自身生活多難,他卻不忘對更為困苦的人伸出援手,農人、工人、小販、郵差,也成為他畫中主角。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以及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

於5月3日首播的《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除了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也帶觀眾認識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並邀請各界一同付出行動,與世界展望會一起集結眾人之力、力挽狂瀾,守護飢寒交迫的社區家庭與兒童,同時醫治急需挽回的自然環境。

人類生活正備受考驗,而此刻的我們仍有機會扭轉命運。

全球氣候變遷,引發嚴峻糧食危機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目前全球約有40%人口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且約有33~36億人正生活在極易受到氣候變遷衝擊的環境中。當全球氣候變遷日益嚴重,人類與其依存的生態系統所要承擔的風險也就愈來愈高。

而全球極速暖化、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象,也引發物種滅絕、蟲媒傳染病、生態系統崩潰、致命熱浪、缺水和農作物減產等後果。事實上,在NASA最新的研究也表示,最快在2030年,氣候變遷就會影響全球玉米和小麥的生產;而這項結論,也呼應了聯合國IPCC發布的《氣候變遷與土地報告》。如果不採取有效的因應措施,到了2050 年,氣候變遷將導致全球糧食產能下降5~30%。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研究指出,一旦全球升溫達攝氏2度,將有18%的陸地物種要面臨滅絕風險;而升溫攝氏4度時,恐怕有50%的物種將受到威脅,且如此衝擊在未來數百年內,幾乎不可能逆轉。

當家庭受困於飢餓,最大的受害者竟是兒童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目前,全球約77億人口當中,即有8.11億人營養不良,以及有1.61億人的糧食不安全。尤其,新冠肺炎爆發至今,遭逢飢荒危機的人數增加了6成,包括43國家有飢荒考驗,以及4,500萬兒童處於嚴重的營養不良;其中,更有45%的5歲以下兒童因此死亡。

氣候變遷導致乾旱造成農作物歉收,或是洪水沖毀農作物及房屋,導致資源更少,導致部落間及國家間為了爭奪資源而爆發衝突。更令人難過的事實是,兒童是對氣候影響最小的族群,卻是氣候變遷下的最大受害者。

由於在家庭生計捉襟見肘時,某些脆弱地區的家長,往往將童婚視為撫養子女的唯一辦法;此外,還可能迫使兒童從事危險的勞動工作以協助生計,卻讓他們處於剝削和虐待的嚴重危機。家庭暴力、人口販賣、童婚以及童工問題等,種種暴力不但嚴重影響脆弱兒童的身心狀況,也剝奪了兒童的基本權利與未來前途。

此外,來賓范琪斐也強調,氣候難民、飢餓危機已是現在進行式,且正在擴大蔓延中。當災難發生,首當其衝的是弱勢國家、弱勢人民,以及老弱婦孺等弱勢族群。這些處於社會底層的弱勢兒童,背負著悲慘命運,令人不忍卒睹。然而,除了感到悲痛沈重以外,我們也要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做出改變行動的人。

h6_banner_640_360

世界展望會人道救援三大策略-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一個地區的糧倉受到影響,生活在地球村的每一個人都必須共同承擔。」氣候變遷造成的毀滅性後果,迫使流離失所的人數創歷史新高,全球正在與本世紀最嚴重的飢餓危機抗戰,而你我都肩負起一定的責任。

例如:人道救援第一線的世界展望會,總是在第一時間搶救因遭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和家庭,並針對緊急程度分別訂定短、中、長期的執行策略,恢復家庭與社區生活的韌性,提升居民災變的應變力與經濟彈性,以及促進兒童的長期福祉與發展。具體來說,世界展望會三大行動策略,包括:

  1. 緊急回應:世界展望會首先提供挽救生命的急迫性服務。例如:供給糧食、臨時居住所、乾净飲用水、簡單醫療設備,以及心理支持。
  2. 調適:世界展望會與當地社區一同尋求能有效減少氣候變遷危害的策略和措施,以事先預防的措施,減少損害、提升韌力,並開發有益當地生計的機會。
  3. 減緩:主要是針對溫室氣體減量,規劃長期措施。例如:透過減少排入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或將溫室氣體以吸收儲存的方式,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含量,以推遲、甚至避免氣候變遷發生,降低全球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衝擊。例如:在世界展望會的宣導下,當地居民改為使用低耗能爐具,取代傳統用大量燒木頭;或是運用生質沼氣煮飯系統,善用農業廢棄物、動物糞便產生沼氣,進而轉化成燃料,減少多於碳排。另外,世界展望會也會幫助地區建設太陽能等再生能源。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過去十年,世界展望會推行的「自然再生法」(FMNR,farmer-managed natural regeneration)幫助了超過百萬公頃亞非地區再生土地,有600萬人因為FMNR增加農穫,遠離飢餓。

若不立即作出改變行動,災難將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個角落,別等到發生到我們身上時,才後悔莫及。

為孩子迎戰氣候變遷!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33屆飢餓三十主視覺_banner640360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