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屆世界海上風電論壇:想要超英趕美,台灣政策先得「跨黨派」

第一屆世界海上風電論壇:想要超英趕美,台灣政策先得「跨黨派」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黃筱歡 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洲離岸風電市場上,中國仍然是重點國家,目前佔全亞洲離岸風電裝置容量超過九成,不過台灣、日本、韓國、印度與越南未來的表現,也令人期待。

為促進全球離岸風電發展,世界海上風電論壇(World Forum Offshore Wind,簡稱WFO)力拼未來30年全球離岸風電成長超過20倍,達到500GW的裝置容量。協會表示,全球推廣海上風電的時機已到,有鑒於台灣近期成為該產業的熱點,今年特別選擇台北做為第一屆峰會的地點,有意將台灣當作新興離岸風電市場的榜樣。

世界海上風電論壇去年底於德國成立,致力促進各國政府與產業交流,以開闢離岸風電新市場,目前已有包括德國能源公司意昂集團(E.ON)、加拿大北陸電力公司(Northland Power)、印度蘇司蘭(Suzlon)、亞洲風能協會(Asia Wind Energy Association)在內的12個跨國企業組織加入。

亞洲離岸風電:台灣比日本優勢,中國仍是最大市場

該協會預測,到2050年,全球離岸風電成長有可能超過20倍,從現在的22GW倍增到500GW,而在亞洲部分,離岸風電將從現在的4GW,成長到200 - 300GW,佔整體六成。

德國離岸風電基金會教授馬汀(Martin Skiba)表示,亞洲離岸風電市場上,中國仍然是重點國家,目前佔全亞洲離岸風電裝置容量超過九成,不過台灣、日本、韓國、印度與越南未來的表現,也令人期待。

世界海上風電論壇常務董事赫奇格(Gunnar Herzig)表示,這次特別選在台北圓山飯店舉辦論壇,是因為「在發展離岸風電上,台灣很令人振奮、可能是最令人振奮的國家。台灣有很好的架構規範,來自世界各地的公司來到台灣,我想這是向世界宣示離岸風電發展的不二選擇。」他更表示,在離岸風電上,「台灣比日本還好」,「日本長期來看也很令人期待,不過現在日本的進度遠遠落後台灣。」

迎頭趕上的日本,離岸風電發展到哪了?

今年1月,來台投資的風電大廠沃旭能源宣布,與東京電力(TEPCO)簽署合作備忘錄,將在千葉縣開發離岸風電計畫,目前也已開始進行海床測量以評估可行性,引發不少討論,日本會不會在離岸風電上捷足先登,讓台灣失去亞太風電第一把交椅的優勢?

日本交流協會副執行長星野充昭(Mitsuaki Hoshino)表示,日本算是風電產業的新興市場,和台灣、美國都很類似。他表示,2011年福島核災後,人們很注重核能安全,使得日本的火力發電在2017年超過八成,但他指出,日本相當關切碳排量,也希望增加日本的能源自主,去年7月公布「第5次能源基本計畫」,將再生能源的佔比提高到22 - 24%。

星野充昭指出,日本的離岸風電目前只佔再生能源整體發電量的0.9%,量非常少,因為要建造風機,就要和當地居民做協調,也要做環評,因此風力發電的發展比較緩慢。但是日本政府非常重視離岸風電的計畫,去年11月通過《海上風電普及法》,不只大力支持風力相關的調查,也開放特定區域讓開發商競標。

星野充昭表示,再生能源在日本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電力成本過高,像是日本離岸風電的躉購費率目前為每度電36日圓(約台幣10元),是台灣的2倍(台灣今年費率為每度電5.5元),而日本躉購費率去年總成本高達3.1兆日圓。為此,日本政府每年都會修改躉購費率,更在去年底引進競標機制,星野充昭表示,日本和台灣一樣,在離岸風電上沒有很多經驗,但需要遵循歐洲經驗去做cost down,因此引進了競標制度,希望逐步調整費率,到2030年將每度電降到8 - 9日圓(約台幣2.5元)。

印度離岸風電,力拼10年成長30倍

印度風機製造公司蘇司蘭財務長奈格(Suman Nag)則表示,印度電力供需仍然不足,目前還有1億多人無法使用電力,印度再生能源部已設定目標,要在2022年達到離岸風電5GW、2030年有30GW的目標。

國家 2018 年離岸風電裝置容量 長期目標
台灣 0.8GW 2025年達5.7GW
印度 0 2030年達30GW
日本

0.044GW

2030年達10GW
韓國 0.038GW 2030年達12GW

不過,印度目前離岸風電還是掛零,如何在3年內有這樣的發展?

奈格表示,印度海岸線狹長,有先天的優勢能發展離岸風電,預計可以建置超過100GW,政府已在印度西部做了一些港口建設,印度再生能源部也和歐盟合作第一個1GW的離岸風場計畫,目前有國內30多家公司,以及多家外商公司感興趣,不過都還在等印度政府的補貼政策拍板定案。

奈格解釋,大家都很認真討論是不是要一開始就提供補助,該補助到什麼程度,這都要看產業有沒有辦法說明沒受補助的成本。目前討論的狀況,有些人建議每度電補助14或15盧比(約台幣6.02元至6.45元,台灣躉購價為每度電5.5元),遠遠超過印度補貼太陽能的每度電2.5盧比(約台幣1元),應該會在印度5月大選後確定政策。

「低的競標就像毒品,大家都希望用最低的價格拿到(風場),不過大部分的競標,到一個程度大家覺得價錢太低沒辦法賺錢,會再反彈回來。政府也知道,如果取消競標(只靠補貼)長期沒辦法走下去,但(一開始就用競標)也不是一個好的投資環境,要知道在哪個時間點,供需狀況如何,才能做出決定。」奈格表示。

要超英趕美,台灣需要「跨黨派」的風電政策

現場來賓也多看好日本、韓國與台灣的離岸風電潛力,但也都指出,還需仰賴亞洲各國政策的穩定。已來台投資的加拿大北陸電力公司執行長克勞利(Mike Crawley)表示,目前除了台灣,該公司也對日本、韓國很有興趣,期待政府能有足夠的法規,讓開發商能夠長期投資,發展船隻、輸配電等瓶頸。

沃旭能源亞太區總裁柏森文(Matthias Bausenwein)也表示,台灣仍然是風電廠商很有興趣的地方,希望風電政策能「不分黨派」,他表示風力發電一做就是一個世代,至少需要5 - 7年才能做好(整個產業鏈),如果將地方性的供應鏈做起來,這點對於台灣和亞太都非常重要。柏森文表示,最怕的就是一兩年內政府換人後就不做了,接下來風場還有20年的商轉運維修,他表示台灣需要的,是長期、穩定、跨黨派的風電政策。

瑞典大瀑布電力公司(Vanttenfall AB)高級副總裁葛羅布勒(Gunnar Groebler)也指出,離岸風電技術已經被證明了,接下來要看擴張有多快,能不能做到一個世代以內,也就是我們下一代之後,都不再使用化石燃料?他更表示,也不是亞洲離岸風電都要仰賴歐洲經驗,如果未來亞太地區的學習曲線發展很快,歐洲或許也能回頭學習。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