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愛滋病患者「可能」治癒,第一例10年後依然「健康」

全球第二例愛滋病患者「可能」治癒,第一例10年後依然「健康」
Photo Credit: C. Goldsmith@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骨髓幹細胞移植非常昂貴、複雜且有風險,必須在極小比例的人群中,找到完全匹配的捐贈者,這些人的基因突變,使他們對愛滋病免疫,但這難度非常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過去被視為絕症的愛滋病,近來已找到有效治療方式,讓患者有效控制病情,而在2007年全球第一位被治癒的愛滋病感染者後相隔12年,又有1位愛滋病毒帶原的英國男子被治癒,已經3年都在其體內找不到病毒,成為第2例治癒病例,科學家表示,這2人所接受的治療方式是骨髓骨髓幹細胞移植,並無法適用所有的感染者,但仍然為新療法帶來了一線希望,包括可能發展基因療法。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據統計,目前全球大約有3700萬愛滋病毒帶原者,自1980年代以來,大約有3500萬人死於愛滋病。《CNN》報導每年有近100萬人死於愛滋病以及相關原因,愛滋病毒治療涉及抑制病毒的藥物,稱為「抗逆轉錄病毒療法」,愛滋病毒感染者需要一輩子服藥。

這名英國男性於2003年被確診為愛滋病毒感染,於2012年開始接受抗逆轉錄病毒治療。之後他被診斷出患有晚期霍奇金淋巴瘤,接受化療後,他於2016年接受了骨髓幹細胞捐贈並做了移植手術,隨後繼續接受抗逆轉錄病毒治療16個月。

為了測試這名受捐贈的英國男子是否真的處於愛滋病毒緩解期,他停止了過去一直接受的的抗逆轉錄病毒治療,經過高度精密的檢查,這名男子身上已經找不到愛滋病毒病毒。《Daily News》報導,移植改變了他的免疫系統,給了他捐贈者的突變和抗體,這名患者自願停止服用愛滋病的藥物,以確定病毒是否會復發,醫生通常不會建議這樣做,因為自上一個被治癒的「柏林病人」以來,這種方法一直是無用的。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這名男子治療團隊的醫生Ravindra Gupta表示:「我們已無法找到病毒;找不到任何病毒。」醫生表示,他的病人「機能上已治癒」,並在「緩解中」,但「說他已經完全治好了仍言之過早」。

10年前的全球首例,也是靠骨髓骨髓幹細胞移植

這是全球第二例愛滋病人被治癒的案例,被稱為「倫敦病人」,相較於第一例是美國男子布朗(Timothy Ray Brown),被稱為「柏林病人」。

《CNN》報導,布朗是全世界第一例感染愛滋病毒後又被治癒的人,他在美國出生,1991年搬到德國柏林。1995年被檢查出愛滋病毒陽性。當時他被診斷得到急性髓性白血病時,在2007年同樣接受骨髓骨髓幹細胞移植,在兩次移植之後,後來在他身上也找不到愛滋病毒病毒。目前布朗已回到美國,10多年過去,專家表示,布朗身上至今仍未再發現病毒。

這兩名愛滋病人者都在癌症晚期接受了來自捐獻者的幹細胞骨髓骨髓幹細胞移植治療,而這些移植者攜帶罕見的基因突變,稱為CCR5,使其對愛滋病毒病毒具有抗體,而從那時候至今,儘管科學家使用相同的方法進行了各種嘗試,但布朗仍然是唯一治癒愛滋病的人,直到這位倫敦病人出現。

墨爾本大學醫學教授Sharon Lewin表示,倫敦病人的出現,是非常令人興奮的發現,他推測有兩個因素讓這情況發生,新移植來的骨髓對愛滋病毒有抗體,而且新的骨髓也在積極地消除任何已經感染愛滋病毒的細胞。

全球的愛滋病人都有救了嗎?

《路透社》報導大多數專家認為這種治療方法可能是治癒所有愛滋病人者的一種方法,然而這是難以想像的。因為骨髓幹細胞移植的程序非常昂貴,複雜且具有風險。要在其他人身上做到這一點,必須在極小比例的人群中,找到完全匹配的捐贈者,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北歐血統,他們的CCR5基金突變使他們對愛滋病毒病毒產生抗體、完全免疫。

《Daily News》報導,大多數人都有基因CCR5,不過它在很多方面都非常無用,根據最近的研究,它阻礙人們中風,並且賦予人體從中恢復的能力,同時也是愛滋病毒病毒會鎖定,且經由其進入免疫系統的節點。

《CNN》報導,舊金山大學醫學系醫學副教授兼醫師科學家Timothy Henrich也指出,倫敦病人的治療並不是一種「可擴展,安全的」或「經濟上可行」的治療策略,而且目前它的使用僅限於那些因其他原因(例如癌症化療、白血病等),需要做骨髓骨髓幹細胞移植的人,而不僅僅是針對有愛滋病毒的人。

《Daily News》報導,做了危及生命和復雜的骨髓幹細胞移植手術撿回一命,還治好了愛滋病,這是這2位病人為求生存的「最後一次嘗試」,然而對於大多數其他愛滋病人而言,與服用每日服用抑制病毒的藥物相比,這是一種不必要的危險和不可能的選擇。

《CNN》報導「我是一個樂觀主義者,因為我是一名科學家,如果我不樂觀的話我應該就不會成為科學家了。」Timothy Henrich依然強調自己確實懷抱著希望,他認為找到一種安全且可以應用於絕大多數愛滋病毒感染者的可擴展療法,絕對是可以實現的,「但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