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民間企業整肅,猶如俄國石油公司「國進民退」的轉折

習近平對民間企業整肅,猶如俄國石油公司「國進民退」的轉折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俄羅斯的私有化及國進民退的轉折過程,我們可以對照習近平近年來在中國進行對民企領導人進行雷厲風行的整肅行動。

蘇聯與中國在冷戰時期同為共產黨政權,兩者經濟發展皆受困於計劃經濟的僵化,中國共產黨於1980年代開始進行漸近式經濟改革,鄧小平提出「中國式的社會主義」及「黑貓白貓論」,開始實驗私有化經濟。

但約30年的高速經濟成長背後,隱藏著政商勾結的原罪,新政治領導人物的崛起後,既得利益的大型私人企業創始人也失去了靠山,產生國進民退的國家資本經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2上台掌權後,前朝江澤民的勢力大幅消退,大量的民營企業被清算外,資產也被國企接收。

其實這種國進民退的現象,並不是中國經濟轉型的獨特現象,蘇聯於1991年正式解體後,俄羅斯在葉爾欽(Boris Yeltsin)時代也進行了「休克療法」私有化革命,1990年代大量的國有資產在葉爾欽當權時代被私有化,成為「寡頭」私人企業所擁有,其中最引人關注的便是俄羅斯的石油產業,俄羅斯石油產業在蘇聯時期原來是國有企業。

1993年俄羅斯政府開始進行私有化的行動,葉爾欽以「全民私有化」的政策讓土地以兩成三的方式拍賣,其餘七成七以私有化憑證的方式出售,無論是歷史性建築、國營農場或是企業房產皆可私有化,並且預計拍賣高達5000家大型國有企業;到了2000年初,私人企業已達到八成。

俄羅斯私有化所造成的弊端與現今中國改革過程有些相似,產生不少官商勾結及賤賣國有資產的結果。曾是蘇聯石油天然氣工業部成立的國家石油公司(Rosneftgas)在1993年改名為Rosneft,但在普亭(Vladimir Putin)2000年當選總統後,極力恢復政府對企業控制力,積極支持國營的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取得東西伯利亞礦權,並且以減少負債做為目標。有了普亭的支持,使得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今天已經成為俄羅斯最大的石油企業。

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的政權轉換在後蘇聯時期比中國要快速許多,蘇聯解體引起了當時政經情勢翻天覆地的變化,也加速了俄羅斯經濟改革的進化過程,今天的普亭在政治上是有民選基礎的政治強人,在經濟及企業改革上,俄羅斯已走出90年代的私有化休克療法的混亂,早在2000年代初期,便進入了國進民退的轉換,這比中國在習近平上台後的政策轉換還要早了將近10年。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俄羅斯石油產業的私有化,以及國家資本復甦過程,這場變革得以讓我們觀察共產政治經濟體制的轉型的過程及轉折。

RTX2ASLG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俄羅斯石油產業私有化及寡頭的崛起

蘇聯時期的俄羅斯雖然是能源生產大國,但產能除了提供自己國家的大量能源需求外,外銷大多輸往冷戰時期盟友的東歐國家,供應價格多低於國際市場價值,政治考量的經濟補貼因素成為首要的條件。因此,能源外銷並不能促使蘇聯經濟的成長。但在1980年代後期,蘇聯經濟進入嚴重的蕭條時期,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學習中國鄧小平的混合經濟實驗,初期改革計畫的失敗,不但沒有解決長期計畫經濟僵化及軍事費用過高的問題,反而造成短期經濟及政治的崩壞。

1990年代的石油產業體制大革命,已使得大部分俄羅斯能源的控制權轉移為私人所有。1991年蘇聯解體,俄羅斯的葉爾欽擴大私有化政策,開始實施「休克療法」。1992年葉爾欽確定將石油產業全面私有化,當時成立了三大石油公司,分別是LUKOIL、Surgutneftegaz與Yukos石油公司。將重要石油資產分由這三大石油公司分別取得,再以全民釋股的方式,將大部分國家控制權轉給國民及公司員工。而尚未決定私有化的石油資產暫成立國營石油公司則由Rosneft取得管理權,當時預訂於三年內將Rosneft資產全部釋出,但最後Rosneft最終得以保留國有體制,並在普亭任內成為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公司。

俄羅斯石油產業私有化初期,雖然股權由國家轉為民間,但控制者仍然以原管理者或地方政府為主,但90年代後期石油產業持續不景氣,造成部分石油股權以「債轉股」方式,轉移給金融集團,造成大量非傳統石油的投機企業家控制石油公司,而到了2000年代石油產業復甦,這些金融投資家獲取高額的利潤,進而形成著名的俄羅斯「寡頭」(Oligarch)。

其中Yukos是俄羅斯90年代民營化的三大石油公司之一,葉爾欽執政時期經濟情況慘澹,當時全球石油價格正處於低迷的狀態。1996年自由派政府提出以政府持有國營企業股權質押貸款,但之後1997年俄羅斯產生金融危機,使得大部分債券無法償付,因此「債轉股」政策使得大量優質國營企業落入金融家手中。

當時霍多爾科夫斯基(Михаил Ходорковский)是Menatep金融集團總裁,他大膽經由「債轉股」的方式控制Yukos石油公司,該公司轉由金融機構控制以後,以新取得的資金不斷的併購國有石油資產,再由國內及海外股票上市,這使得Yukos於2003年成為俄羅斯石油產量及市值最大的石油公司,而霍多爾科夫斯基在當時可說是最不可一世的「寡頭」企業家。

諷刺的是,當時貸款給Yukos的Menatep銀行卻不敵金融風暴倒閉,寡頭金融家藉著各種關係人交易,不顧利益衝突及投資大眾權力,而獲得最後私人的最大利益。當時霍多爾科夫斯基的人氣如日中天,在2003年這位俄羅斯首富寡頭和俄羅斯政治強人普亭,在對中國石油管線的計畫上起了嚴重衝突。

當時Yukos的策略是由西伯利亞油區直接建設石油輸送管線至中國,但當時普亭對中國及俄羅斯的未來競合關係頗有疑慮,堅持要將太平洋輸送管線繞過中國境內至俄羅斯遠東出海口。兩方在公司策略與國家戰略上意見上起了分歧。除此之外,霍多爾科夫斯基高調對普亭政權加以貪污及無能的指控,引發了俄羅斯國家控制力的終極戰爭。

事件最終以普亭將霍多爾科夫斯基以逃稅及其他指控送入監獄。而Yukos的重要石油資產也被分拆,其中最大的石油產地則併入Rosneft,使得這家國有企業取代Yukos,成為俄羅斯前三名石油公司。2000年以後,俄羅斯政府的限制外資及國企優先的政策,使得國營Rosneft在國進民退的順風趨勢下,成為今天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公司,而Yukos事件更是俄羅斯自90年代以來私有化的轉折點。雖然1990年代是寡頭企業家的黃金年代,但政治人物及官僚同時也被民營企業視為無能與無權的象徵。在2003年霍多爾科夫斯基入獄後,普亭的政治強人作風使得寡頭民營企業對他俯首稱臣。

RTX6JRPN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國家資本主義與強人政治

2000年初普亭政權初期,俄羅斯經濟建設及財政支出主要是依賴能源外銷的稅收及利潤。普亭理解能源外銷對於俄羅斯政權穩定的重要性。在掌握權力後,便積極的回收國家對能源公司的控制能力,並扶持原來已經奄奄一息的國營石油公司,在一連串國進民退的政策支持下,俄羅斯國營Rosneft石油公司再度成為了俄羅斯最大的能源企業。隨著2000年後,石油及大宗商品價格在中國及亞洲經濟崛起的市場需求下,開始了近代最長的一次最大牛市,俄羅斯經濟也在此能源市場趨勢影響下迅速成長,這是造成普亭大帝在10年內成為俄羅斯政治強人的最主要原因。

回顧俄羅斯的私有化及國進民退的轉折過程,我們可以對照習近平近年來在中國進行對民企領導人進行雷厲風行的整肅行動。

過去20年藉著政商關係起家的中國首富們,其作風和行為皆類似過去俄羅斯的寡頭一般,認為自己的財富足以控制政府,高調在國內及國外批評政策,並且生活奢華,引起一般老百姓的不滿。而新上台的政治領導人藉著大規模的整肅民企,一方面可以剷除異己和樹立權威;另一方面,更可以擴充國有資產與加強自己政策的財政來源。例如安邦保險集團遭到接管,國資入股騰訊、阿里巴巴與微博等事件,皆可看出政府對於民企大幅加強控制力道,而俄羅斯的經驗也足以成為中方的借鏡。

總括來說,共產主義國家政治及經濟制度的改革,雖然表面上可以和西方自由資本主義國家相似,但長期間的觀察可以確認,民營企業在缺乏私有財產權傳統及法律保護下,政治強人很容易以立法權及行政權對企業主進行清算。另一方面,俄羅斯的石油產業私有化經驗也說明,市場化過程雖然有不少投機套利及利益衝突的問題產生,但整體而言,相較於計劃經濟下的僵化體制及無效率,私有化革命確實帶動了企業家的積極性與優勝劣敗的市場規律。

目前俄羅斯石油公司在LUKOIL及Yukos的活力帶動下,已經是一個有一流開採技術,並且在全球資本市場上市的國際級企業,即使Rosneft有國家資本的支持,其管理階層也繼承了當年Yukos的基因,在國內及海外市場皆有一流的績效。比照中國目前的企業競爭力及龐大的內需市場,未來中國企業的國際競爭力也在擴張,但政商間如何達到平衡仍是未來值得關注的議題。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