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怪人》小說選摘:一個怪物坐在雪橇上趕著那幾條狗,我們驚訝不已

《科學怪人》小說選摘:一個怪物坐在雪橇上趕著那幾條狗,我們驚訝不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冰層破裂時已近半夜,而那個冰上過客大概能在此之前趕到某個安全地帶;不過這一點我也無法肯定。

文:瑪麗・雪萊(Mary Shelley)

致英格蘭的薩維爾夫人的第四封信

我們遇到了一件異常奇怪的事情,儘管很有可能在你收到我這幾頁信紙之前我們就見面了,但我還是忍不住要將它寫下來。

上星期一(七月三十一日),我們幾乎被海上浮冰困住。冰塊從四面八方向我們圍了過來,幾乎沒給我們的船留下容身之處。我們當時的處境相當危險;更糟糕的是,我們當時還被一場濃霧所籠罩,因此我們只好將船停泊在原處,巴望天氣和海面情況會有所好轉。

大約兩點鐘時,霧靄消散了。我們放眼望去,只見四周海面全被起伏不平的浮冰所覆蓋,無邊無際,簡直成了一片冰海。我的一些夥伴因為憂慮而唉聲嘆氣起來,我也因心情焦慮而變得越發警覺。正在這時,一幅怪異的景象引起了我們的注意,使我們暫時忘記了自己的處境。只見大約半英里外,幾條狗拉著一輛上面固定了低矮車廂的雪橇朝北駛去。一個怪物坐在雪橇上趕著那幾條狗,他體型像人,但身材異常巨大。我們透過望遠鏡注視著這個海上過客駕車急駛,直至他消失在嶙峋起伏的冰洲之中。

這個怪物的出現使我們驚訝不已。我們本以為自己與任何陸地的距離都不下幾百英里,但這個幽靈的出現,似乎表明我們離陸地事實上並不像我們原先估計的那麼遙遠。儘管我們剛才緊緊盯著那怪物行駛的路線,但由於我們被冰塊所圍困,根本無法尾隨追蹤。

此事過後大約兩個小時,我們聽到驚濤駭浪拍擊海岸的咆哮聲。夜幕降臨之前,冰層破裂了,我們的船也隨之被解了圍。不過我們還是將船停在原處,直至第二天早晨才啓航,因為生怕撞上碎裂後四處飄浮游移的巨大冰塊。我也利用這段時間休息了幾個小時。

第二天早晨,東方剛露出魚肚白,我便登上甲板。這時,我發現所有的船員都聚集在船的一側,似乎正忙著和海上的什麼人說話。原來,昨天夜裡一大塊浮冰載著一輛雪橇漂到我們這裡;那雪橇挺像我們先前見過的那輛,可是只剩下一隻狗還活著。雪橇裡還有個活人,水手們紛紛勸他上船來。這人和我們昨天看到的那個海上過客不同,並不是居住在某個未經發現的島嶼上的野蠻人,而是個歐洲人。見我走上甲板,船長便說道:「這是我們隊長,他不會讓你葬身在這片茫茫大海裡的。」

陌生人見到我,便用英語——雖然夾帶點外國口音——對我說道:「在我上貴船之前,可否先告訴我你們駛往何方?」

你可以想像,當我聽到一個已半死不活的人竟向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我當時是多麼驚訝。我本來認為,我們的船可以使他脫離險境,這,即便是地球上最名貴的稀世珍寶他也不會以此去交換。不過我還是回答了他,告訴他我們正前往北極探險。

聽我這麼說,他才露出滿意的神色,同意上船了。天哪!瑪格麗特,他只是為了自己的安全才不得不屈尊上船的。如果你能親眼見見這人,那你準會嚇得目瞪口呆呢。他的四肢幾乎都凍僵了,由於他吃苦受罪,疲憊不堪,他的身體已極度虛弱。我還從未見過有誰像他這樣淒慘可憐。我們試著將他抬進船艙,可他一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便立即暈了過去。於是我們又將他抬回甲板上,用白蘭地替他擦拭身體,再給他硬灌了幾口,他這才緩過氣來。他剛甦醒,我們又趕緊用毯子裹住他,將他抬到廚房爐子的煙囪旁邊。他漸漸恢復了元氣,喝了點湯,身體便好多了。

就這樣一連過了兩天,他才張口說話。我一直擔心,他遭受如此磨難,恐怕早已喪失理解能力。在他的身體又有了些起色後,我便將他搬進我自己的艙室,只要不影響工作,我都盡量照料他。我從未見過有誰比他更有趣了。他的雙眸常顯出一種痴迷甚至狂亂的神色;但有的時候,如果誰幫了他點忙,或者為他做了件最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便會滿臉放光,那慈眉善目、親切可人的神色,我還真從未見過呢。然而,他也時常流露出悲傷絕望的神情,有時還咬牙切齒,似乎對壓在自己心頭的憂愁痛苦忍無可忍了。

待我的客人身體有所好轉後,船員們便都想過來問這問那,向他提出一大堆問題,我好不容易才將這些人擋回去,因為他目前的身體狀況顯然需要完全靜養才能恢復,我自然不會允許船員們以無意義的好奇心去折磨他。然而有一次,我的副手向他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他要乘坐這樣一輛怪異的雪橇,大老遠跑到這兒來呢?

他的臉上頓時顯露出一副極為憂鬱的神色。他回答說:「我要追蹤一個從我身邊逃跑的人。」

「你追的那個人也駕這種雪橇?」

「是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我們見過那個人。在救你上船的前一天,我們曾看到幾條狗拉了輛雪橇從冰上經過,上面還坐了一個男人。」

這番話引起了這位陌生人的注意,他對那個魔鬼——他是這麼稱呼的——所行駛的路線提了一連串的問題。過了一會兒,當只剩下他和我兩人時,他說道:「我一定讓你和那些好心的船員們感到好奇吧,不過你還是非常體諒我的,沒有對我問這問那。」

「當然啦,如果我去煩你,打破砂鍋問到底,那我就太無禮、太殘忍了。」

「可是你把我從一個陌生而危險的環境中解救出來,你的仁慈善良救了我的性命。」

這話說完不久,他又問我是否認為冰層破裂時另外那架雪橇也隨之完蛋了。我回答道,此事我無法肯定,因為冰層破裂時已近半夜,而那個冰上過客大概能在此之前趕到某個安全地帶;不過這一點我也無法肯定。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