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馬來西亞」誕生(下):淡化「馬來人至上」的嘗試,會在變天後延續還是無以為繼?

「新馬來西亞」誕生(下):淡化「馬來人至上」的嘗試,會在變天後延續還是無以為繼?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馬國「變天」,是舊日國家政治機器改由曾經在野的反對派與前巫統精英共同聯手操作。在可見的未來,原有國家構建路線很有機會被延續,希盟政府仍會抱持巫統受批評的國族觀。

文:鄺健銘

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新馬來西亞」誕生?(上)來自台灣、菲律賓、印尼民主化的案例啟示

從亞洲民主化案例回望馬來西亞變天

台灣、菲律賓與印尼的民主化經驗能夠說明, 2018年馬國變天的三個獨特處:

第一,馬國變天,並非威權政體精英主動回應外來政經震盪、維護既有政權的結果。這也是說,馬哈迪重登相位後,有別於當年台灣蔣經國,他沒有主動推動民主化、族群重組的政治壓力與包袱。這不免會為馬國變天後的「變」打上折扣;

第二,令馬國變天的原因,同樣離不開權力精英內部分裂因素,但馬國案例與印尼、菲律賓案例的分別是,原本長期獨裁掌政的蘇哈托、馬可仕受權力精英分裂所逼,最終需要下 台、甚至逃亡;作為馬國首相任期最長、國家威權體制重要奠基者的馬哈迪,卻是威權執政集團內部分裂的推動與受益者。

馬哈迪得到馬來與非馬來反對黨經年累積的聲望加持,其公共形象得到重新包裝,為他再度掌政提供了極大方便。簡單說, 變天後馬哈迪重登相位後的政治境況,都令當年台菲印三位獨 裁者望塵莫及;第三,基於第二點,馬哈迪再度掌政需要面對的政治阻力不多,這意味,未來國家會否進一步透過族群重組方式進行民主化,會很大程度受馬哈迪的政治意願與政治手腕左右,這將成馬國變天暗湧的重要源頭。下文會透過爬梳馬國國家建構簡史,伸論這一點。

簡單說,馬國在1950年代立國前後,各族關係曾相當接近於「協商民主」(consociational democracy)狀態,但這種狀態得以被維持,主要是受益於英國人的政治聯繫助力,但馬來 亞乃至馬來西亞建國獨立後,這種助力便難以為繼。1969年, 馬來西亞發生五一三種族衝突後,各族「協商民主」式平衡關係被打破,第四任首相馬哈迪任內更力將馬來人主導地位推往頂峰。馬哈迪之後兩任首相曾嘗試在體制內推動改革,令各族關係重新靠往「協商民主」式平衡。2018年變天之後,馬國會重新步往馬哈迪昔日掌權時代的「馬來人至上」威權國家構建 模式,還是會進一步以「協商民主」式平衡為未來政治發展目標,便成疑問。

具體地說,馬國國家建構簡史,可概分為三階段,這分 別為:第一,1946至1969年間較接近協商民主的時代;第二, 1969至2003年間首相馬哈迪鞏固「馬來人至上」國族建構方針之時代;第三,從2003到2018年變天前後馬國國家建構進路未明的時代。

1946-1969年:較接近協商民主的時代

從1950年代到1960年代,馬來亞獨立,乃至馬來西亞的建 立,很大程度上,都是英國人為撤出後維持自身地緣政治利益 而推動的政治工程。在此自上而下的國族構建工程當中,英國 人曾有不同構想。因受到馬來精英壓力,英國人不得不放棄馬來與非馬來族群平起平座的國族建構方案,轉而以「馬來人至上」方針為綱。

不過,學者Michael S. H. Heng在他的2017年論文A Study of Nation Building in Malaysia裡認為,這段時期馬來與非馬來族群的關係,仍然相當接近「協商民主」狀態,這種狀態有 幾個特點:第一,政府由國家內主要族群的政治領袖組成;第 二,各族政治領袖都有否決權,這可保障少數族群的利益;第 三,各族享有相對合符比例的政經資源;第四,各族享有處理 族群內部事務的自主權。

馬來與非馬來族群所以能維持接近「協商民主」的關係, 與英國人的政治串連角色很有關係。在這段時期,各族群的政治精英都相對親英,而且有共同敵人—各族同樣相對抗拒共產勢力。成立於1946年巫統,與成立1949年的馬華公會在1952年結盟,原因是當時的馬華公會主要領袖都是受英語教育、土生土長的海峽華人,故此他們能為英人與巫統領袖所接受。

在這段時期,教學語言政策屢有變化,這既反映在「馬來人至上」方針之下,非馬來人仍然擁有相當程度的政策制訂話語權,但亦顯示各族關係之不穩定。從1950到1951年,為研究教育語言政策,官方曾成立三個委員會。第一個委員會建議, 以英語作為教育主要語言,這建議因受馬來人強烈反對而被擱 置。後兩個委員會發表立場對立的(Barnes Report)與(Fenn-Wu Report),前一份報告更照顧馬來人訴求,後一份報告則更重視保存華人教育自主空間。雖然《1952年教育法令》以為基礎,但在1956年,立法局教育委員仍然發表照顧非馬來族群教育需要的 (Razak Report)。這個教育委員會由時任教育 部長、後於1970年出任馬來西亞第二任首相的阿都拉薩(Abdul Razak)主持,在2018年敗選的第六任首相納吉,是阿都拉薩的長子。這份報告書的建議之一,是國民型小學以馬來語與英語為必修科,但少數族群的語言,仍可被留作主要教學語言。

1957年馬來亞獨立後,英人串連角色淡化,各族關係逐漸 失去平衡。具象徵意義的例子,是在1961年,華人教育運動領 袖林連玉被官方以「背叛馬來亞聯合邦」為由褫奪公民權,此前林連玉曾批評官方教育政策踐踏精神。

71-1
hoto Credit:林連玉基金會
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推手:林連玉

1969—2003年:首相馬哈迪鞏固「馬來人至上」 國族建構方針的時代

1969年大選,非馬來族群反對黨氣勢如虹,這令馬來人擔 憂,繼而觸發五一三族群衝突,政府隨即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這是馬來西亞國家構建史的重要分水嶺,影響至今。五一三族 群衝突後,馬來西亞與新加坡這兩個前英國殖民地的國家構建 路徑迴然不同—新加坡採用城邦國家(city-state)模式,側重 社會多元雜揉;馬來西亞則採用民族國家(nation-state)模 式,更強硬地實行「馬來人至上」同化政策,非馬來族群因而 需要面對更明顯的社會文化與政治擠壓。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