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新亞洲的博弈競技場》:1990年代停火協議終結戰爭,卻也沒了和平

《緬甸,新亞洲的博弈競技場》:1990年代停火協議終結戰爭,卻也沒了和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9年3月,緬甸共產黨解體。半個世紀的武裝戰鬥結束。緬甸軍隊和所有前共產主義民兵之間很快達成了停火協議。這一切與柏林牆倒塌和蘇聯解體同時發生。很少有國際注意到,但它預示著可能是世界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爭的結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丹敏(Thant Myint-U)

當英國人於1948年離開緬甸時,他們把這個國家交給十年前才經歷非常極端的學生民族主義運動的那些人手中。那些人幾乎都是佛教徒(就算目前沒有信仰,出身也是如此)和緬族人。在日本入侵之前,這些出身並不特別重要,但是這場戰爭讓社會變得激化。他們抓住了機會,首先與日本合作,然後轉而在1945年3月反對他們,以避免被當成賣國賊而遭到逮捕和絞刑。其中成員包括像翁山蘇姬父親這樣的人。他們非常受歡迎,儘管他們才不過二十多歲或三十出頭,卻比那些被認為勇氣不足的年長政治家強得多。

翁山和他的許多同事於1947年在一場至今真相仍舊不明的暗殺陰謀中遭到槍殺,但其他曾是學生激進派的人組成了第一個獨立政府。他們會帶領緬甸離開大英國協,並在接下來的20世紀,將這個國家推向不太快樂的道路。

英國的一些人擔心緬甸獨立後撣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命運,並建議將高地地區分離出來,繼續作為英國的直轄殖民地。英國邊防官員特別喜歡山區住民,比如泰國邊境的克倫族,他們持續對抗日本人,並且經常出現非常勇敢的舉動。英國成立了委員會以便在1946年就非緬族地區的未來提出建議。他們詢問了中國邊界山區尤其與世隔絕的部落民族「野蠻的」佤族代表,請他們提出意見。官方報告記錄了此一交流:

「你想和其他人有任何關係嗎?」

「我們不想加入任何人,因為過去我們一直非常獨立。」

「你希望未來成為佤邦?」

「我們沒有想過這個,因為我們是自由自在的人。我們從未想過未來被納入行政體系。

我們只考慮自己。」

「你不想要教育、衣服、美食、好房子、醫院等等嗎?」

「我們是非常野性的人,我們不喜歡這所有東西。」

其他少數民族如撣族就有細緻許多的交涉,並且在他們跟仰光前途光明的政治階級之談判中,達成了一項協議,透過這種協議,高地獲得了一定程度的自治權。他們得到了平等和一個包括他們的民主承諾。

但緬甸很快遭到內戰的折磨。英國人一離開,武裝動亂或多或少就開始了。一開始並非民族衝突,對戰的兩方分別是由前學生政治家主導的緬甸軍隊,以及前學生激進份子組成的對手集團——緬甸共產黨。然而,不久之後,加入內戰還包括一連串令人頭暈目眩的派系、叛亂和民兵部隊——從曾經忠於英國的克倫族士兵,到要求在曾是東巴基斯坦邊界處建立獨立國家的伊斯蘭聖戰士。到1949年初,剛好從英國獨立一年後,新緬甸政府瀕臨崩潰,連仰光都幾乎無法控制住,伊洛瓦底江流域的其餘部分則分別遭到叛亂軍隊和當地民兵占領。

撣邦一開始幸運地並未捲入。然後,歷史不斷重演,中國的動亂越過了邊界。到1949年底,蔣介石的軍隊正在全面逃離毛澤東的共產主義大軍。有些部隊橫越了海峽到台灣,另一些部隊被海岸困住,只能往西南推進到雲南,然後越過山頭進入緬甸。這是一個古老的戰略。1661年,當滿族占領中國時,由永曆皇帝帶領的明代遺民曾在上緬甸當時的首都阿瓦避難。這個情況維持了一段時間,但是當令人畏懼的將軍吳三桂率領著一支強大的中國軍隊出現時,緬甸國王很快地改變了主意,交出了永曆皇帝,而永曆皇帝之後被吳三桂親自用弓弦絞殺。

這一次,撤退部隊既沒有受到邀請,也沒有獲得進入緬甸的許可。相反的,他們一直在中國邊界附近,並受到美國中央情報局和泰國的(右翼反共)政府暗中支持。蔣介石及其華盛頓盟友只希望奪回中國,並相信緬甸的基地對成功至關重要。不久,中國國民黨手中擁有一大片土地,還有可讓人員和裝備來回台灣的簡易機場。緬甸人非常憤怒。他們向聯合國抗議但無濟於事。緬甸軍隊發動攻勢。撣邦東部成為戰場。

接下來的數十年,那裡都是戰場。中情局和泰國對國民黨的軍事支持持續到1960年代。到了那時,這些老戰士已成為風景的一部分。有些人最終搬到台灣,但也有許多人和撣族或當地婦女結婚,留了下來。而那些留下來的人成為不斷擴張的鴉片和海洛因販毒集團網絡核心。在1960年代後期和1970年代,像中國與撣族混血的昆沙(Khun Sa),以及來自中國邊境飛地果敢的羅星漢等軍閥,成為國際通緝的毒品首腦,與緬甸軍隊以及各方爭奪所謂的「金三角」控制權。

當時,撣族本身也加入了叛亂份子的行列。在獨立之前,撣族的詔法已經同意加入新的「緬甸聯盟」,前提是允許他們獲得一定程度的自治權,並且非常重要的是,他們有權選擇在十年內退出。這個方式運行了一段時間。在仰光一定看得到撣族人,他們是議會成員和政府首長,也是備受尊敬的學者和專業人士。

娘瑞(Yawnghwe)的詔法就擔任緬甸的第一位(主要是儀式上的)總統,另一位撣族王子則擔任該國的外交部長多年。但內政問題愈來愈多。與中國民族主義者的鬥爭導致軍隊入駐撣山,出現了軍隊侵害平民的事件。新的左派政治力量湧現,挑戰舊貴族的權威。然後在1962年,軍事接管了政府。各地的詔法遭到逮捕。當時昔卜曾在美國受過教育的年輕詔法蘇加森(Sao Kya Hseng)從此下落不明。一些撣族貴族離開了這個國家(自此以後一直流亡在外)。還有一些人加入了新的撣族叛亂領導階層。當地民兵隊伍不斷增加,加上不斷轉變忠誠,這所有的一切都受到越戰時期對美國的毒品交易推波助瀾。

到1970年代,北京直接參與了戰爭,並為新近復興的緬甸共產主義叛亂提供了慷慨和熱情的支持。「解放區」正好就在邊界旁,中國提供了武器、彈藥、「志願」戰士和各種後勤支援。為了遏止共產黨的攻擊,華盛頓悄悄擴大了援助範圍,提供了數十架直升機和運輸機,並在美國訓練緬甸軍事和情報人員。戰事不時變得緊張。數萬名平民流離失所,家園毀壞。在1979年至1980年,「征服者國王」行動中,緬甸軍隊越過薩爾溫江,企圖殲滅叛亂份子,但在冰霜覆蓋的高山遇到激烈的抵抗,造成多達5000人傷亡。數量超過1萬5000名的共產黨部隊反擊,攻占木姐(Muse)和猛勇(Mongyawng)這兩個撣族的城鎮。

當時中國正試圖修補與仰光的關係,但聲稱其「國與國之間的友誼」與對於緬甸反叛份子的「黨對黨支持」無關。那時的軍事開支超過了緬甸政府三分之一的預算,並且正在蠶食該國非常有限的外匯存底。

緬甸軍隊最終占了上風。到了1980年代後期,在一連串血腥的戰役之後,緬甸政府部隊得以摧毀剩餘的叛軍關鍵據點,來到中國邊界。當時鄧小平領導下的中國改革進行順利,雲南的政黨官員和新興商業社群也正在關注緬甸市場。數百家工廠很快地跨出邊界,生產專為緬甸消費者開發的產品。在此之前,仰光和曼德勒的大部分消費品都是從泰國走私而來。現在這一切都會改變,中國會打敗外國和當地的競爭對手。

1989年3月,緬甸共產黨解體。半個世紀的武裝戰鬥結束。結局一開始是位於果敢自治區由華裔指揮官彭家聲領導的部隊叛變。彭家聲重度參與毒品交易,比馬克思主義者還要貪財。幾天之內叛亂便擴大,到4月中旬,彭家聲和他的共謀者占領了共產黨總部和廣播電台。昔日的共產主義軍隊隨後分裂為四個規模較小但仍然可觀的民兵部隊。緬甸軍隊迅速反應。緬甸的情報首長欽紐(KhinNyunt)將軍徵召了一直以來的鴉片軍閥羅星漢和華裔雙性戀女戰士楊金秀,兩人都是來自邊界的華裔人士。通過羅和楊的幫助,緬甸軍隊和所有前共產主義民兵之間很快達成了停火協議。這一切與柏林牆倒塌和蘇聯解體同時發生。很少有國際注意到,但它預示著可能是世界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戰爭的結束。到1990年代中期,停火已擴大到全國各地幾乎所有的民族叛亂組織。

之後沒有戰爭,但也沒有和平。緬甸的軍事領導人在達成停火時,也承諾要發展山區,然而更嚴格的西方制裁,加上聯合國和世界銀行又切斷援助,使他們難以履行承諾。於是中國的商人和工程師開始涉足此區域。

相關書摘 ▶《緬甸,新亞洲的博弈競技場》:曾經不隸屬中國的麗江,卻代表了所有中國歷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緬甸,新亞洲的博弈競技場》,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吳丹敏(Thant Myint-U)
譯者:張毓如

★ 亞馬遜4.5顆星推薦
★ 採訪橫跨上緬甸、中國西南部、印度東北部,見證中國與印度的明爭暗鬥!
★ 作者吳丹敏最真實、也最充滿個人情懷的緬甸歷史現場!

卡普蘭曾說,21世紀,誰有掌控印度洋的能力,就能決定誰能成為全球性的超級強權!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太平洋側的沿海城市高度發展,然而美國及其盟友的防堵政策,中國急迫地需要一個新的出海口,好讓偏遠的西南部內陸省分,更加便捷通往孟加拉灣;相對來說,來自中東的原油,也不用再經過麻六甲海峽,快速輸入中國。同時間,印緬簽訂協議,投資改造緬甸在印度洋上的第一大港———若開邦的實兌港(Sittwe),藉由鐵路、河運、公路等多重管道,將港口連接到印度東北部的高山河谷,讓原先被孟加拉阻斷的豐饒土地,再次為印度與當地少數民族帶來豐沛的收益。透過緬甸,不管是中國還是印度,都將得到前所未有的新利基,如同美國獲得加州一般,利用兩面海洋的優勢,成為世界超級強權。

然而,緬甸國內衝突仍持續著,以緬族為主的政府當局仍不時與各地少數民族發生衝突,中國與印度兩國,面對跨境緬甸的民族同胞、跨境資源的分配等議題,讓兩國人民的不滿持續積累。中國與印度交會的緬甸———亞洲新興強權的戰略中心,是否可以迎接一個更和平、更繁榮、更民主的國家呢?又或者,緬甸會像百年前的大博弈一樣,陷入大國的爭奪與混亂之中?作者吳丹敏實地走訪邊境,以緬甸出身的反思,融合當代國際的政治角力,觀察緬甸人民與地景的深刻變化。

緬甸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