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成馬來西亞首次政黨輪替的因素:「火候不足」下的政黨輪替,是否會付出代價?

促成馬來西亞首次政黨輪替的因素:「火候不足」下的政黨輪替,是否會付出代價?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2013年吹起所謂的「反風」時,從民間強烈的反對聲浪中可見,馬來西亞的政黨輪替幾乎是不可逆的趨勢,政黨輪替的發生只是遲或早的問題。但是,從509之後希望聯盟內閣部長與議員的表現可見,希望聯盟這一短期內合作成軍的政黨聯盟並沒有做好十足准備執政。

文:葉司徽

民主框架中,公民若要選出符合群體利益的執政政黨與政治領袖,最理性的考量大抵是看較為抽像的執政方針與施政理念,以及較為具體的政策執行、個別課題的應對等等。然而,民主選舉機制實際運作中,往往受到各種非理性或間接因素左右。

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簡稱國陣,成立於1973 年,如果算上其前身「聯盟」(Perikatan),已實際在馬來半島執政逾60年。馬來西亞的國陣與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執政超過半個世紀,在詭譎多變的東南亞國際局勢中,幾成神話般的存在。與同一區域同時期政局多變的泰國、印尼、菲律賓形成鮮明對比。

故此,2018年5月9日舉行的第14屆全國大選,在野黨聯盟在下議院222個席位中成功贏下122席,成功入主布特拉再也(馬來西亞的行政首都), 實現了1957年馬來半島獨立、1963年馬來西亞成立之後的第一次政黨輪替。對於馬來西亞的民主進程而言,無疑是意義重大的。

誠然,在馬來西亞的種族政治格局底下,國陣延續了英國殖民政府過往的種族分離政策,在經濟政策上也未能做到資源分配均衡,長期積壓的民間怨氣終將這曾經的巨人掀翻。然而,這次的政黨輪替並不完全是多數民眾理性選擇,或說其中有不少非理性與間接因素左右了這場大選的結果。

因素一:人心思變的時代

近十年來,人類各方面發展的步伐越來越快,變化似乎是唯一的不變,而且變化的速度越來越快。思想上的改變成了主 旋律,人人求變求快成了一種常態。網絡社交媒體上的農場內容一遍遍告訴人們「改變是痛苦的,但改變是必要的」、「窮則變,變則通,不變則殆」的道理。再看看各大書局暢銷的勵志書籍,有多少是以「改變」作為主題的?其深遠影響不言而喻。

當馬來西亞年輕一代在這個浮躁喧囂的年代崛起、在政治上握有更多掌控權時,這種渴求改變的心態幾已沁入骨髓。於是,在求新求變的不少人眼中,眼前那顢頇腐朽的國陣便顯得不可不換,改變勢在必行。

這種求新求變的心態,隱隱然為希望聯盟「改朝換代」提供了一定的優勢。

因素二:油價的滑落與區域經濟的衝擊

天然資源豐富這一點,對馬來西亞而言既是優勢,也是詛咒。

事實上,在過往馬來西亞的發展史上,國陣政府依靠著石油資源所帶來的紅利,推行了不少補貼經濟政策與種族歧視政 策。我們必須了解的是,補貼經濟政策與種族歧視政策既干擾自由市場經濟發展,又妨礙了企業與相關群體提升競爭力。在種種不合理政策背後,是石油資源提供了如此施政的資本,與此同時國陣/馬來西亞也就無可避免地對石油資源產生依賴。

2008年美國成功革新頁岩油的開采技術,從此改變了國際石油市場的格局,國際石油價格不再剛硬,此事毫無疑問地深深影響我國經濟。前任首相納吉領導下的國陣政府不得不削減政府開支、減少補貼經濟政策的投入。(注:除了政府收入減少的因素,納吉政府有意無意間地減少補貼經濟政策與削減種族歧視政策,並不全然是油價滑落所致。)

此外,同一時期東南亞區域的各國經濟也正經受著經濟循環中的小低潮,馬幣對外彙率節節跌落,但同一區域不少國家事實上也正經歷著類似的事。可是,這卻成了當時在野的希望 聯盟攻擊前首相納吉的理由。當時在野的希望聯盟大舉抨擊兼任財政部長的納吉經濟政策不力,未能給予國民與外資信心。 在這節骨眼上爆發的一馬公司(1MDB)醜聞,更是為希望聯盟提供了絕佳的彈藥,對納吉與國陣政府進行前所未有的輿論攻 擊。

誠然,1MDB醜聞的爆發確實打擊了投資者對馬來西亞的信 心,一定程度上損及大馬的匯率與經濟表現。但相信1MDB醜聞對經濟的衝擊並沒有那麼大,當時在野的希望聯盟在輿論導向上進行了相當程度上的誇大,始終將大馬民眾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貪腐醜聞上,使得不少人忽略了納吉擔任財政部長時的努力。(政黨輪替之後,大批外資的撤離,顯示外來投資者對希盟的信心不足,希盟的當選短期內對經濟造成的打擊更大。)

Malaysia Najib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油價下跌、區域經濟疲軟、政府收入減少,納吉以消費稅 (GST)取代了銷售稅(SST)以增加稅收,立意本是好的。 但是礙於民間商家的不適應,以及政策執行不良(稅務退款的部分),GST招來了巨大的反對聲浪。GST這項稅務所涉及的物品種類眾多,在在影響了普羅大眾生活的層層面面。難以適應的民眾幾乎是無可避免地幸福感驟降、市場一片愁雲慘霧, 縱使當時國陣政府給出了種種數據大派定心丸,但多數民眾吞 不了這劑苦藥,看著紙面上的良好經濟數據,卻只感受到生活上的嚴酷壓力。

擔任反對黨多年的一眾希盟政客早已精於操作輿論攻勢, GST的推行無疑又成了攻擊國陣政府的一大標靶。其後,廢除GST正式寫入希望聯盟在第14屆大選的競選宣言中。

無可否認,國陣政府多年來推行的補貼經濟政策、種族歧視政策是國陣政府的短板,國陣政府有不可推卸的罪責。只是我們也需要了解到,油價的滑落與區域經濟波動對於我國的經濟衝擊也不小,並不全然是納吉政府無能。納吉領導下的國陣 政府就是在應對一連串少見的嚴峻考驗中,解題解得不漂亮。

因素三:國陣的貪腐形象包袱

國民陣線作為右派的政黨聯盟,毫無疑問地在當今左派思想崛起的時代並不討好(當然,在馬來西亞,所謂的左派思想只是表像,多數人骨子裡還是右派)。百上加斤的是,國陣政府深入人心的貪腐形像。

1981年,馬哈迪當上馬來西亞首相開創了一個時代,在推動馬來西亞現代化的同時,貪腐現象遂成慣例體系,民眾對國陣政府的貪腐印像不斷加深。2003年馬哈迪卸下首相職務, 繼任的阿都拉與馬哈迪指定的納吉,始終擺脫不了馬哈迪的影 子,普遍上也將馬哈迪1.0之後的兩位首相視為一脈相承,沉甸甸的貪腐形像包袱一直壓在國陣背上。縱使阿都拉曾經為打擊貪腐做出努力,但因為在任時期不長,未能帶來深遠影響。

由是,這傳承已久的貪腐形像包袱在國陣政府背上不斷加 重,最終在公寓養牛案、潛水艇軍購弊案、FELDA土地發展局弊案、1MDB醜聞等等重磅醜聞接連爆發之後,壓垮了國陣的背脊,使得希望聯盟成功憑借對相關課題的抨擊贏得選票,執政中央。

毫無疑問,貪腐問題確實是執政多年的國陣政府痼疾。只是長期累積下來的沉重貪腐形像包袱驅之不去,縱使國陣政府 有做出改變,民眾也會普遍抱持懷疑或觀望態度。這就給了希 望聯盟標榜自身「廉潔清新」、「我們不一樣」提供了極大的言論空間。

AP_1826338334868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大馬前首相納吉(左)因一馬洗錢弊案接受司法審判中。圖為納吉2018年9月在法院外與支持的民眾握手交談

因素四:傳統媒體的墮落與網軍的崛起

2001年5月28日,執政聯盟中的馬華公會通過投資臂膀收購了先賢陳嘉庚一手創辦的《南洋商報》與《中國報》,被稱為 「528報殤」,為馬來西亞媒體自由敲響了警鐘。當人們普遍憂 慮著媒體自由,質疑傳統媒體的客觀與專業時,有關的傳統媒 體表現也未能讓社會信服,媒體素質逐步滑落。

其中標志性事件是,2011年對於淨選盟(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集會的報導。當各個傳統媒體出現了明顯偏頗的新聞報導之後,民眾普遍對傳統媒體不再信任,作為第四權的傳統媒體公信力直線下滑。

與之對應的是人們對網絡媒體的親睞,從馬來西亞人對面書(Facebook)的使用率在全世界位居前列就可見一斑。不少 人傾向於相信網絡媒體上對事實相對辛辣直接的陳述,而逐漸對傳統媒體處理新聞的方式表現出強烈質疑。

網際網絡對大馬人的影響幾乎可說是無遠弗屆。2018年的509大選,明顯可見的一種現象是,不少長輩在學會上網接收信息之後,受到了強烈影響而改變政治立場,成了一批反對國陣執政的「生力軍」。

在這其中,卻有無數讓人目不暇給的內容農場乘虛而入, 不間斷地散播各種負面消息、嬗色腥醜聞、陰謀論等等,這種 「農場圖文」滲透力極強,透過人性弱點(人性中有部分是愛聽八卦、看嬗色腥的)打入人們的意識中。

在傳播消息與政治理念市場中,不少人傾向於接收簡單易懂的信息,務求一目了然,抗拒閱讀篇幅長、相對完整的論 述,甚至習慣了當標題黨、斷章取義。馬來西亞的前在野黨聯盟,無論是先前的民聯(人民聯盟)還是之後重組的希盟(希望聯盟),都極擅長透過這類傳播方式闡述自身對具體課題的立場,抑或對執政者進行輿論攻擊。

AP_604290753989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2015年8月30日,淨選盟4.0在吉隆坡集會廣場,示威者用手機亮光照亮現場。

由是,各種各樣的「網絡爆紅事物」(internet meme) 應運而生,大量的照片、視頻遭篡改,各種各樣的信息魚目混 珠,許許多多人習慣了在網絡上張貼轉發這類農場圖文。然則有深度 、有營養的理念論述與理性辯證卻乏人問津,不少人 以發言人持何立場來衡量言論的優劣。

同時,為了直擊社會草根的心理,粗口文化也成了政治人 物的工具,不堪入目的粗口與惡毒咒罵成了常態。這一現象的 存在,在在阻絕了不同觀點、不同政治立場的人之間,進行溝 通交流或理性辯證。無形中,導致民眾對公共事務缺乏思考, 大大不利於提升民智,委實反智。

前在野黨聯盟對於網絡輿論的操控極有一套,相信也是前在野黨聯盟在2008年的第12屆大選、2013年的第13屆大選、 2018年第14屆大選表現亮眼的重要原因。

早在2008年那屆被譽為308政治大海嘯的大選之後,執政的國陣意識到了網絡宣傳的重要性,發展了網絡宣傳團隊,卻一直未能在網絡輿論的戰場上挽回頹勢,近幾年來雖有長進,終是落後前在野黨聯盟。對於不少公共課題的論述,國陣都未能在輿論上贏得民眾好感,或是反制前在野黨聯盟的凌厲輿論攻勢。

在傳統媒體聲勢減弱、網絡媒體勢盛的時代,國陣在網絡輿論戰場的落後無疑是受制於人的,相應的,前在野黨聯盟對於網絡輿論的操控成了最強而有力的武器。

結語

電腦游戲中有個術語叫做buff(增益效果)。

游戲中,角色身上的數值如攻擊力、防御力等等反映了角 色本身的實力,但是可以通過魔法buff為角色提供增益效果,在 一定時間內加強實力。

以上論及的幾個論點,並不是為國陣在2018年509大選敗選 找借口,只是說明了附加在國陣身上的負面buff與希盟身上的正面buff。

抽象而論,國陣和希盟實力相當(否則也不會出現相去不 遠的議席與選票數量),但是正好同時期出現的各種buff有利於希盟而不利於國陣,終而促成了2018年這一次載入史冊的政黨輪替。

當2013年吹起所謂的「反風」時,從民間強烈的反對聲浪中可見,馬來西亞的政黨輪替幾乎是不可逆的趨勢,政黨輪替的發生只是遲或早的問題。但是,從509之後希望聯盟內閣部長與議員的表現可見,希望聯盟這一短期內合作成軍的政黨聯盟並沒有做好十足准備執政。甚至在截稿前,希盟的首相馬哈迪還表明,希盟並沒有料到真的會執政。

這次的政黨輪替來的太早,因為前述的各種buff加速促成這次輪替,在在野黨聯盟與民眾素質未發展成熟的情況下改朝換 代。這鍋「政黨輪替」湯在火候未足的情況下端上了桌子,大 馬人不得不捏著鼻子喝下。

當然,我們不能單純地以是非好壞去看待509的政黨輪替,只能說「火候不足」的情況下政黨輪替,馬來西亞將會付出不少難以計算的代價。我們在先進國的路上,但是這條路很長很艱辛,我們會遇上的苦痛與挑戰無以計數。

延伸閱讀:

書籍介紹

變天之後:馬來西亞民主進程的懸念,季風帶文化有限公司

馬來西亞的民主進程與國家共同體建構路徑有何關係? 馬來西亞歷史性地出現首次政黨輪替後,國家未來民主路有何暗湧? 我們能如何比較馬來西亞變天與台灣﹑印尼﹑菲律賓等東亞與東南亞民主化經驗?

本書十四篇評論文章的作者,來自馬來西亞﹑新加坡﹑台灣與香港,當中有學者﹑資深傳媒人﹑醫生等,各有不同背景。亦因為作者背景不同,這本評論集的書寫特色,是較能以宏觀與比較視野,冷靜檢視2018年變天對馬來西亞乃至亞洲的意義。

IMG_3338_(1)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