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工作徵稿】我在新加坡體驗全世界,也吞下職場震撼彈

【離鄉工作徵稿】我在新加坡體驗全世界,也吞下職場震撼彈
Singapore riverbank,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旅客要在每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 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一個人在異鄉所有感受都會被放大⋯我不知道未來的我是不是會繼續待新加坡,但無論在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會記住此刻的心境,用心感受世界,帶著滿滿的故事回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harlene Hsu

「新加坡的採購團隊有一個位子,我問了幾個人他們都不去,你有沒有興趣申請?」在進入外商科技公司一年半之後,我的老闆有一天這麼問我。機會來得太突然,我愣了好幾秒。新加坡聽起來好吸引人,但我的職位會從研究整體電腦市場,變成研究我完全沒聽過的一個電腦零件,這不在我原本規劃的職涯道路上,我因此非常猶豫。

我和許多長輩聊了這件事,驚訝地發現所有在海外打拚過的長輩說甚麼都要我把握這個機會,出走。離鄉的路上充滿未知,聽著長輩們的故事我想像不出自己在新加坡的樣子,但心中卻慢慢有了想法: 出去是為了歷練、體驗人生。即使不知道出走在長遠看來是好還是壞,但機會來了,不知道下次甚麼時候才會再遇見,我決定還是揹起行囊,來到新加坡。

新加坡的職場文化,一開始就給了我震撼彈。

期待有人教你? 不,一切自己來

上班第一天開會時,我問同事,在我剛到職的這段時間,誰會帶我熟悉工作?同事W說,我們都會幫你,要是你有問題,我相信我們都很樂意解答的。這段對話過後幾週,我就發現自己太天真了。新加坡職場工作責任重、壓力大,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就夠忙了,很少人有時間或是耐心指導新人,這和我在台灣時同事細心教導我的情景,有天壤之別。

因此我摸索了很長一段時間,就像在分不清方位、不知道有多大的一座森林中找出路,感覺生氣又迷惘。但現在,我已經習慣不斷犯錯、修正、問同事關鍵的問題,從這些線索中快速拼湊新工作的樣貌。這也是我老闆的帶人哲學,他只會稍微給一些指引,接下來就放手讓你去做,從錯誤中學習。

雖然一切都要自己來,但這裡的同事並不冷漠,他們會在下班之後一起聚餐、會關心你是否適應新加坡,只是在工作上,自己找答案是每個人都必備的能力。

工作量瞬間加重,超出能力所及

人們說夢想是要在踮起腳可以搆到的地方,同樣的道理,新加坡的老闆總是會給你比你能力範圍更大一點的工作,讓你用力成長。到新加坡以後,常常需要用晚上的時間和美國同事開會,再加上工作責任變大,要加班讀資料,因此我的工作時數比起台灣大約每天多兩個小時。過去我是在資深分析師下面蒐集、分析資訊,總共三個人一起研究市場,來到新加坡之後,我成為15人團隊裏頭唯一做市場研究的人,研究範圍從零件技術、零件價格,到供應商動態⋯⋯無所不包。

我本來擔心鑽研單一零件市場會限縮了我的眼界,開始研究後才發現因為沒有人可以分工,我反而要自己考慮更多面向。零件的世界比我原本想的多變化、更迭更快,比起穩定的電腦市場有時還更有趣。最近研究工作上手了,老闆就又交給我新的專案管理工作,我就像一張不斷往外擴張的網,持續地學習。在異地的辛苦,往往就是在這種感覺到成長的時刻釋然。

抓住所有機會表現自己,徹底的求勝心態

台灣人是以溫良恭儉讓出了名,雖然這裡的台灣同事已經很積極活躍,發表許多意見,但求表現和好勝的精神比起其他民族還是望塵莫及。我的中國同事Y非常樂意承擔責任,但絕對不默默做工,只要是他有參與的工作,他都必定會讓老闆意識到他的付出。

另一位印度同事A,每次團隊開會時,都會讓自己成為第一個在老闆面前簡報的人,而他也確實將工作做得很好,在老闆心中樹立起高標準,常常成為其他同事的標竿。然而不是只有同事們才競爭,連老闆都帶頭示範好勝精神。公司舉辦走路計步比賽,我的印度老闆不管工作到多晚,甚至連出差,都每天早上五點起來健走,結果他的平均步數一直保持在第一名。這樣的精神影響了我,以實力加上一點巧思,就能讓人看見自己;堅持求勝,就能超越平凡。職場之外的生活,充滿許多和台灣不一樣的體驗和觀察。

下班之後,老闆也可以變朋友

新加坡的外來人口將近百分之40,也就是說每三個人裡面至少有一個人是離鄉背井來到新加坡,我所在的團隊就完全沒有新加坡人。可能因為都是異鄉人,老板和同事即使在周末也會相約,我因此參加了許多在台灣意想不到的活動。

我的同事Y喜歡德州撲克,在一個周末午後,他準備了各式點心飲料,邀請我老闆、部門大老闆夫婦、同事C和我一起到家中切磋德州撲克。他邀請我的時候,我完全無法置信,心裡想著,這是要和老闆賭博嗎?而且放假了還要見到老闆,壓力該有多大啊? 後來還是抝不過同事的請求去參加了,結果是一場輕鬆歡樂的聚會,我們發現部門老闆原來是拉斯維加斯賭場的常客,那天不僅把老闆的籌碼都贏光了,還說了許多賭場發生的趣事,相約下次聚會時大家都要在牌藝上更精進一步。

在只有721平方公里的國家體驗全世界,一邊想念台灣文化

新加坡只有台灣新北市的三分之一大小,但在新加坡我卻和最多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產生交集,我去法國同事家一起過聖誕夜、參加印度同事小孩的一歲生日宴會、和蘇格蘭同事喝啤酒聊足球。各個國家的人帶來不同文化,讓新加坡有很熱鬧、千變萬化的風景。

以吃來說,從馬來西亞/新加坡傳統的庶民美食、道地的緬甸家常料理,到高檔的西式fine dining,各種選擇應有盡有。以景點來說,過農曆年時若想體驗熱鬧的氣氛,就到牛車水(China Town);想要享受歐式鄉村風情,可以到登布西山(Dempsey hill),那裏有獨棟別墅和具廣闊庭院的餐廳。

然而在這些熱鬧之外,我也觀察到新加坡的華人文化似乎逐漸在流失。雖然新加坡的學校也教中文,但是我的新加坡朋友們說起中文總是很彆扭,講不全一個句子,尤其是教育程度越高的人越習慣說英文。這裡的華文書也很少,連鎖書店的華文書品質參差不齊,而僅有的幾家獨立書店中,也只有草根書室有最新、優質的華文書。這讓我有時候時實在很想念台灣,有豐厚的文化作為生活底蘊。每次回台灣總是在行李箱中多帶上一些書,作為在異地的慰藉。

出走,是為了歷練之後帶著故事回家

到新加坡已經十個月了,這是我離家生活最長的一段時間,異鄉生活有光鮮亮麗的時候,也有冷清想家的時候,回望這無數的時刻,我赫然發現我已經擁有了很多故事。當初離開時心裡的信念是歷練、體驗人生,在這段時間內真的紮紮實實地做到了。

歷練和體驗,在還沒出來之前,都只是模糊的猜想,甚至抽象到連我都要懷疑能不能成為出走的理由。直到真正開始在這裡生活了,我才知道,原來就是把自己丟到未知當中,踏實地走過一遍,接招生命給你的所有挫敗和驚喜。你可能會說,在新加坡的挫折、成長、異地文化體驗,在台灣都可以經歷呀,不需要離家。

「旅客要在每個生人門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門。 人要在外面到處漂流,最後才能走到最深的內殿。」

一個人在異鄉所有感受都會被放大,可以更深刻地看清自己和世界。我不知道未來的我是不是會繼續待新加坡,但無論在任何一個地方,我都會記住此刻的心境,用心感受世界,然後帶著雪亮的眼睛、滿滿的故事回家。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