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收個 email 就要避席重審?“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法官收個 email 就要避席重審?“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photo credit: Vincent Yu/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要大眾相信司法,就要給大眾信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什麼是“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根據報導,高院暫委法官林資深大律師昨天(3月5日)在審理一單涉及教會牧師的爭產案時,收到一封為涉案牧師講好說話的email,sender是跟他屬同一個大律師事務所的女大狀。

林官於是向與訟雙方公開email內容,及後更應其中一方要求避席,不再主審,案件因此要排期,給其他法官主審。

那女大狀看來沒有權位,而且那email,看來一不是威迫,二不是利誘,不過是傻傻的幫牧師講好說話而已,林官會給那email左右他的判決嗎?機會微乎其微。那為什麼還是要避席,搞到要重審那麼麻煩?

那就是“Justice must not only be done, bu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了。

你實際上沒有被那email影響並不足夠,別人只要有理由懷疑你給影響了,已經足夠令大眾失去信心,因此你要給別人清楚看到,連質疑的空間也沒有,換法官就是最穩健的做法了。

這就是英國留下來的法治。

前總理溫家寶說,經濟這回事,信心比黃金更重要。對,某某銀行明明資本健康,但大眾對它沒有信心了,結果一樣是擠提倒閉。法治又或者任何公共事務也一樣,信心比黃金重要。畢竟,法庭每天處理一千幾百單case,大眾不可能對每單也深入研究公道不公道,就算是讀law出身的也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你要大眾相信司法,就要給大眾信心。怎樣給?就是不要給別人懷疑的機會了。

但九七以後,當高官的,愈來愈不當“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是一回事了,取而代之的,是自稱「問心無愧」四個字,不然的話,就再加多句「市民不要把問題政治化」又或者「傳媒以陰謀論抄作」,這樣的話,大眾就自然對法治沒有信心了。

就好像梁半億書記吧,我假設他真的沒罪,但林官收到個無權無勢的行家一個email而已,尚且避席,律政司對著前上司,現任「國家領導人」,再加上之前ICAC的大地震也好,竟然隨便半頁紙,不找外間的大律師就草草結案,試問大眾又怎麼可能對你有信心?

當大眾對法治沒有信心,就只會走上街頭,而且愈走愈激,到時當權的,又要掉過來說市民「破壞法治」了,你說好笑不好笑?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看Facebo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