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保守派大暴走:逾越對威權歷史的見解、又說閨密干政「造假」

韓國保守派大暴走:逾越對威權歷史的見解、又說閨密干政「造假」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光州事件的問題言行引發爭議後,另一把火又在自由韓國黨內被點燃延燒——出馬角逐黨魁的3位要角,對前總統朴槿惠遭彈劾的看法,再次引起譁然。

文:楊虔豪(定居首爾的駐韓獨立記者,《韓半島新聞平台》創辦人,長年採訪與評論南北韓時事,希望注入具有台灣觀點和現場觀察的韓半島新聞)

上回專欄中提到,韓國最大在野黨——承繼自軍事獨裁勢力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因旗下國會議員邀請極右派人士參與5・18光州事件的公聽會,主張當時的反政府運動是「北韓勢力介入」,而「暴動『變質』成民主化運動」、「5・18有功者是『怪物集團』」等發言也赤裸呈現,在社會上引發極大爭議。

面對輿論排山倒海的譴責聲浪,自由韓國黨非常對策委員長(代理黨魁)金秉準公開道歉,並表示將舉行研討會和做出不當發言的三位國會議員,提交黨內懲處。

金秉準說:「公聽會上所發表的內容,已逾越人們對歷史見解的差異水平,明顯是虛偽的主張,對沒法阻擋如此發言出現,我自己責任也很大,我們會在黨內的倫理委員會中,將這案子嚴正給予處置。」

自由韓國黨最後議決的懲處結果,對主張5・18「變質說」,甚至指責「特定勢力將5・18作為政治炒作工具」的國會議員李鍾明,予以除名(開除出黨)。

但指責有功者是「怪物集團」的金順禮,還有主辦人之一的金振泰,則因將分別出馬角逐最高委員與黨魁,倫理委員會決議先行延後,直到2月27日全黨大會投票結束後,再做討論。

儘管是依照黨規來處置,但李鍾明被開除出黨後,國會議員職位仍得以維持;另兩位言行有爭議的議員,則是以競選為由而暫緩決議,讓輿論批評韓國黨根本是讓扭曲歷史者在黨內能繼續壯大勢力,導致懲處結果一出,並未獲社會諒解。

包括保守陣營根據地——大邱在內的全國各大城市,甚至開始出現譴責韓國黨與議員扭曲歷史的集會,要求韓國黨應當將這些議員全數除名。

文在寅總統也正面批判自由韓國黨,表示國會議員醜化光州事件的發言,等同是在否定自己,是「應當感到羞恥」之事,他更說道:「對有這麼多人犧牲,就連現在,痛苦都未減退的民主化運動,只以顏色和地域主義來劃分立場,並激起憎惡來獲得政治利益的行徑,請國民斷然予以拒絕。」

而在光州事件的問題言行引發爭議後,另一把火又在自由韓國黨內被點燃延燒——出馬角逐黨魁的三位要角,對前總統朴槿惠遭彈劾的看法,再次引起譁然。

RTX2QP6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角逐黨魁的三人,除先前所提到的國會議員金振泰外,還有前首爾市長吳世勳和朴槿惠時期的前國務總理與代理總統黃教安。

21日在自由韓國黨黨魁候選人的第一場討論會上,向來主張「彈劾無效」的金振泰,對黃教安遞出問題說:「對崔順實平板電腦『有許多問題』的主張,您的立場為何?」

2016年底,有線電視台JTBC新聞團隊發現了崔順實的平板電腦,暴露出朴槿惠前總統將許多國家大事交給崔順實處理,揭發親信干政案的序幕,許多反對民眾發起燭光示威,要求朴槿惠總統下台,最後迫使朴先後遭到國會與憲法裁判所彈劾。

「檢方對平板電腦已有調查,但據我所知,當中很多部分有誤,而法院也以這些(錯誤的)資料為基礎,做出裁決。」在朴槿惠被解除職務後,短暫擔任過代理總統的黃教安回答道。

「對平板電腦可能是編造出來的問題,您有看重嗎?」金振泰追問道。這時黃教安則表示:「就我個人來說,是這樣看的。」他的這番話,代表自己認定崔順實的平板電腦,是被有心人士刻意捏造,用來打擊朴槿惠政權的工具。

只是,黃教安並未揭示細部問題何在,讓他的話一出,再次成為輿論批判的對象,不少人開始將他和金振泰劃做一塊,將這兩人視為讓韓國黨往極右路線靠攏的主力。

兩天後的第二場辯論會上,立場溫和的吳世勳也對黃教安問道:「您說平板電腦是被編造出來的,根據為何呢?」意識到大眾的負面觀感,黃教安這次則刻意迴避道:「上次我已講過我的意見,現在沒必要繼續反覆講這事了。」

只是,面對這樣閃躲的回答,素來反對彈劾的金振泰嘲諷道:「連彈劾不當都沒法堂堂正正地說出來,您不覺得抱歉嗎?您不是託朴總統的福,才當上法務部長,又當上國務總理的嗎?」

但黃教安只回答道:「對沒能好好輔佐朴總統,導致發生憾事,我內心一直感到既惋惜又抱歉。」

根據現時施測公司針對自由韓國黨支持者所做的最新民調,黃教安以60.7%的支持率,遙遙領先金振泰(17.3%)和吳世勳(15.4%),勝選黨魁的機會極大。這個現象背後,顯現出因干政案而丟失政權的自由韓國黨,短期內仍難往中間靠攏,「迷失自我的極端化」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