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捍衛飛行員的「幕後功臣」:女航醫張簡芝穎同乘IDF戰機

【影音】捍衛飛行員的「幕後功臣」:女航醫張簡芝穎同乘IDF戰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航醫對於飛行員來說,等於是他們的「家庭醫師」,除了生病感冒會碰面,航醫平時也必須掌握飛官生理、心理健康狀況,做飛行員健康的守護者。

今天是國際婦女節,國防部在臉書分享國軍女力的故事,介紹擔任航空醫官、8年級的張簡芝穎中尉的受訓故事。

根據國防部《軍事新聞通訊社》報導,空軍「第三戰術戰鬥機聯隊」航空醫官張簡芝穎中尉,今年還不到30歲,但已經擔任航醫1年6個月,除了同乘過AT-3教練機外,更多次同乘IDF戰機,進行各項飛行戰鬥科目的體驗,以了解飛行員面臨飛行環境的壓力,並掌握飛官的生理、心理健康狀況,是飛行員捍衛領空安全的幕後功臣。

身為8年級生的張簡芝穎,是台灣少數同乘過IDF戰機的女性航醫。《自由時報》報導指出,張簡芝穎雖然不是首位同乘戰機的女航醫,卻是最年輕者。

航醫對於飛行員來說,等於是他們的「家庭醫師」,除了生病感冒會碰面,航醫平時也必須深入了解飛行員的生活作息、工作負荷及飛行壓力,以掌握飛官生理、心理健康狀況,做飛行員健康的守護者。

《風傳媒》報導,為成為專業航空醫官,張簡芝穎接受「航空醫學」的相關訓練,學科包括空間迷向、高空缺氧、大G(重力)環境等不同科目的學習;術科則有海上救生、迷向機、離心機抗G(重力)動作等練習,全數通過後,才能真正坐進機艙內,實施感覺飛行訓練。這個環結所使用的飛機,是T-34教練機,完訓後,才會和新科飛官一樣,獲頒「飛鷹胸章」,正式成為一名航醫。

飛行員守護領空,航醫守護飛行員

《中央社》報導,擔任航醫官最特別的是要為飛行員做生活紀錄,張簡芝穎說,從飛行員在空軍官校踏上飛行線開始,所屬的航醫官就要為飛行員記錄他們的生活,包括身高體重、與同袍互動、喜歡的事物、心情變化等等。航醫透過記錄飛行員的生活,就像經歷一位飛行員的故事。

就像「家庭醫師」一樣,飛官執行飛行任務前,須由航醫評估其生理、心理狀況,包括血氧濃度、酒精檢測、生活史的詢問,使飛行員得以在最佳狀況下執行任務。當飛行員身體不適時,也必須了解用藥限制,確保飛行員健康。

「飛行員守護領空,航醫守護飛行員。」張簡芝穎表示,「這是身為一名航醫的使命」。

航醫_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體會飛行狀況,航醫親上戰機體驗高空重力

張簡芝穎在完成國防醫學院7年教育後,接著到航空生理訓練中心進行航空醫學訓練;通過考驗後,她選擇至空軍官校飛行部隊擔任航醫。在空軍官校擔任航醫時,她曾搭乘AT-3教練機。

去年,張簡芝穎轉至空軍三聯隊擔任航醫。在同乘IDF戰機的過程中,讓她更能了解,飛行員執行任務過程的生理變化,包含高空、低溫、低壓、缺氧、空間迷向、動暈症、高G力環境等。

G力是一種航空術語,飛機在改變慣性時,會承受不同的加速度與重力加速度比值(稱為G力),當飛機加速攀升時,會產生正G力;減速下降時,會產生負G力。一般而言,正常狀態下人體所能承受的最大極限為正9G到負3G之間。

當正G力越大時,血液會因壓力而從頭部流向腿部而使腦部血液量銳減,此時二氧化碳濃度會急遽增加,並因缺血缺氧而影響視覺器官造成所謂的「黑視症」(Blackout);反之,當負G力過大時,身體的血液會反向的由下往腦部集中,造成腦部充血危及微血管,同時眼球也因過度充血而使得進入的光線都呈現血液色,稱為「紅視症」(Redout)。

航醫_2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後座)同乘IDF戰機。Photo Credit:軍事新聞通訊社

《中國時報》報導,回憶起首次同乘經驗,張簡芝穎笑說,當時在官校同乘AT-3教練機,與剛踏進飛行線的學官們一同編隊,印象最深刻的是前座教官操作副翼滾等課目時,瞬間湧上的噁心反胃感,過程也透過無線電聽見教官對學官們「諄諄教誨」,當時就能體會學官們必須適應的飛行壓力。轉到二代機部隊後,張簡芝穎形容,一般不必特別記得呼吸,但G力大時必須用力將胸廓撐開,才「有呼吸的感覺」,否則一瞬間會無法吸到氣。

由於每次同乘天氣、飛行任務都不同,張簡芝穎在影片中表示,無論是身體的負荷力還是體力,對女性來說都比較大,不過透過同乘戰機、身歷其境,加深對航空醫學的認識,她也期許自己,為飛行員健康與飛安把關,使飛行更加安全。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