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化的現在,我們該「說」臺語還是閩南語?

國際化的現在,我們該「說」臺語還是閩南語?
Photo Credit: Luuva CC BY SA 3.0 via 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閩南語是如此強勢的國際語言,臺灣又是多元族群和諧並存的國家,一直以來多有民間社團正名「臺語」為「閩南語」的呼籲,只是從政府到教育界一直不置可否,未有強力推廣。這樣的正名對凝聚臺灣內部團結與國際交流都大有助益,值得在臺灣年輕一代推波助瀾。

文:亞洲黑熊(生於臺灣新竹的山林,在加州與棕熊長大。回故鄉後三不五時就到日本、中國大陸與兄弟姐妹串門子。以自家胸前帥氣的V領為傲,反對熊膽買賣,也戮力為日益艱困的北極熊家族發聲。)

無論網路上或電視節目三不五時,常會有人提到「為什麼新加坡人也講臺語?」、「到廈門生活臺語嘛也通!」的話題,這樣的用詞既不精確也不是十分尊重客體,卻是臺灣人習慣已久的用法,在臺灣面向國際化的今日,的確值得我們重新好好審視一下。

現在生活中常稱呼的「臺語」,嚴格說應該是「臺灣地區通行的閩南語」,和語言學中閩南語的各個片區原則上都能互通無礙。這稱呼始於日治時代[1],政府見臺灣閩南人佔較多數,將其語言稱為「臺灣語」,當代著名的文史學家連橫(沒錯,就是連勝文的曾祖父)又在1933年完成了「臺灣語典」,之後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很自然便沿用了「臺語」一詞。

事實上,明末到清嘉慶以前移民到臺灣的漢人中,泉漳籍的閩南族群和客家族群的數量大致一樣,時人粗略區分閩籍和粵籍(雖然客家人並非全來自廣東),一直到日治時期結束,客家人依然佔漢人四分之一的比例[2],從今日族群平等的角度來看,日本政府與國民政府皆以閩南人的語言定調為「臺灣語/臺語」,其實在漢人社會便稍欠公允。更別說,從西班牙軍隊到國民政府所有統治過臺灣的政權,花在原住民語言的了解比起漢語方言更是少得可憐,而前者悠久更能代表臺灣。

回頭看「閩南語」這三個字,也是官方語言學家到了國民政府時期才定調的漢語分類,後被全世界的漢學界一起採用。古時因為中原地區對邊疆習慣的優越感,閩南地區的人稱做「貉獠人(hok-lo-lâng)」[3],這種語言便稱做帶有歧視意味的「貉獠話(hok-lo-ōe )」,百姓們一開始並不清楚這是什麼漢字,後世有不同學者借詞為較文雅的「河洛話/福佬話/鶴佬話」。其中河洛話是始於連橫以其保留許多中古漢語音韻的特色而命名,民間官方都不少人沿用;福佬/鶴佬則是推測客家人對閩南人的習慣稱謂,然福建有許多客家語聚落,廣東也有許多閩南語聚落,無論古今都不合邏輯。這些近代借詞都已非原意,但原字「貉獠話」的稱呼在進步平等的社會顯然更不合適。

五代十國後漸漸成形的閩南語,源自於福建的泉州、漳州以及廣東的潮州、汕頭,經過其族裔的大量遷徙,現今在浙南、雷州、廈門、臺灣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中南半島等海外華人間都被廣泛使用,粗估使用人口約四千六百萬,和廣府話(俗稱粵語)都是國際上最普及的漢語之一。星馬地區的華人習慣稱呼閩南語為「福建話(ho-kien)」,源自早期移民粗略的分類,自然是更不精確的說法,因為福建的閩北、閩東、閩中、閩南、汀州、莆仙等方言完全不能互通,可是漢語方言最複雜、多樣的省份呢。在中南半島的國家,閩南語在唐人街之間也被稱做「潮州話」,當然並非所有閩南移民都來自潮州,一樣只是個借代說法。

這些通行閩南語的地方,都會因為當地其他語言、方言影響而有不同生活用詞與俚語,我們可以在臺灣發現不少用日語、平埔族語發音的閩南語詞彙,星馬、浙南、各國唐人街流行的閩南語也都有一樣現象。然而儘管這些差異,迄今所有通行閩南語的地區基本上都可互相溝通,一般母語人士到不同片區生活,都能適應這些腔調差異。

既然閩南語是如此強勢的國際語言,臺灣又是多元族群和諧並存的國家,一直以來多有民間社團正名「臺語」為「閩南語」的呼籲,只是從政府到教育界一直不置可否,未有強力推廣。這樣的正名對凝聚臺灣內部團結與國際交流都大有助益,值得在臺灣年輕一代推波助瀾。就像我們將沿用已久的「蕃人/山胞」改為「原住民」、「日據時代」改為「日治時代」,能夠符合先進普世價值的稱呼都很值得從心改起。

至於「臺語」的新義,筆者認為可延伸為「臺灣所有通行的語言」甚至專指「在臺灣南島語系民族語言(各族原住民語)」都是極為適切且響亮國際的說法。可再視社會接受情況慢慢調整咯。

[1] 篠原正已,《臺灣語雜考》
[2]吳文星,《近代臺灣的社會變遷》、吳密察,《臺灣史小事典》,遠流出版、國家文化資料庫
[3]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廣東上·永安縣志》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