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將的戰略》:撤退是王者的戰略——信長「金崎大撤退」的啟示

《名將的戰略》:撤退是王者的戰略——信長「金崎大撤退」的啟示
Photo Credit: Yuya Tamai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撤退也是清算自己組織的錯誤與承認失敗的時刻,除了清算投資在事業上的心血以及大量成本外,也等於公開承認過錯與失敗。這種時候,信長在「金崎大撤退」的決定就能成為心靈支柱,就連歷史名將都急忙撤退了,撤退時不要管顏面什麼的,也不要害怕失敗的指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皆木和義

金崎大撤退

和織田信長的時代一樣,現代企業同樣面臨改組、背水一戰的嚴峻戰爭。防守和進攻相同,撤退都是重要的選項之一,因為已經投入了資產與資源,要下撤退的決定相當困難,所以時機特別重要。

我在這裡要將織田信長「金崎大撤退」的遇險故事,當作撤退時機的啟示。

金崎大撤退對信長來說是千鈞一髮的危機,如同江戶前期的軍事學家、「忠臣藏」故事中大石內藏助的老師——山鹿素行所著《武家事記》中敘述:「一憂金崎、二憂志賀之陣、三憂野田城、福島城之戰。」

事情的始末是這樣:

信長於永祿十年(一五六七年)攻破美濃(岐阜縣)的齋藤龍興,得到美濃,並把根據地從出生地尾張(愛知縣西部)移到岐阜。

隔年,信長將妹妹阿市嫁給了支配北近江(滋賀縣)的淺井長政,締結了同盟關係,在長政的幫助下,信長擊潰了支配近江南部的六角家,並擁戴足利義昭,前往京都。在這一年的十月,信長擁立足利義昭為室町幕府的第十五代將軍。

但是,因為有了「天下布武」的目標,想要自己坐擁天下的信長與將軍義昭的良好關係並不長久,僅一年左右就分崩離析。

雖然一開始雙方關係很和諧,但義昭後來意識到自己只是信長的傀儡,便漸漸痛恨起信長的專橫跋扈。

義昭暗中聯絡能夠對抗信長的勢力,策畫將之擊倒。在這些勢力中,也包含國境與信長接壤的越前大名朝倉義景。

永祿十三年(後改號為元龜元年,一五七○年)一月,信長向京畿內與鄰近各國的諸大名發送文件,希望他們上京來修理皇居或為幕府所用。發這封信件的用意是為了對各大名進行篩選,換言之,如果違背皇宮或幕府權威,不遵從上京命令的人,就會被信長當成是敵對勢力。

許多人響應這個進京的命令,像是北畠具房、德川家康、三好義繼、松永久秀等人,而較遠地方的人則會派遣使者進京,但是朝倉義景卻沒有任何音訊。

同月,信長對義昭提出「五條規約」,對義昭加以限制,逼他承諾「天下政務委由信長治理,不需考慮將軍意見,由信長的意見決定之」,他開始對天下發號施令。

信長以有人違背幕府命令為由,於元龜元年四月二十日領著三萬大軍從京都出兵,名義上為討伐若狹(福井縣西南部)的國人——武藤友益,但他真正的目標當然是為了攻打朝倉。

朝倉家與織田家,原本都是臣屬於守護大名——斯波家的家系,但朝倉在這些家系中是直屬將軍的家臣,朝倉身為名門甚至曾被任命為守護代,與此相比,織田家只是家臣中的家臣,屬於陪臣身份,地位較低下。

如果朝倉答應了家世背景比他低下的信長要求而進京,那就是居於織田下風,昭倉義景的自尊不容許他這樣做。

於是,信長率領三萬大軍出兵,不過這個軍隊的陣容裡還有德川家康、幕府眾人、屬於朝廷的飛鳥井雅敦、日野輝資等人。在這個意義上,信長是以身為政府軍的總司令發兵。

二十三日信長越過若狹與越前的國界,二十五日抵達敦賀,並在這一天攻陷由朝倉麾下的武將——寺田采女正留守的手筒山城,這是金崎城的支城。隔天二十六日,他迫使與義景同族的朝倉景恆打開了堅守的金崎城。

然而,妹夫淺井長政卻對信長的行動抱持疑問。

淺井家與朝倉家從父執輩起就是同盟,雙方關係近似主僕,是往來許多年的友人。過去淺井家在與支配近江南部的六角家抗爭中,屢次向朝倉家尋求援助,如果沒有朝倉家,淺井的家名都還不知道守不守得住。因此在兩年前,當淺井與織田締結同盟關係,並和阿市結婚時,提出了「不攻打朝倉」的條件。

儘管如此,信長還是食言了。

當長政還在煩惱該站在多年友人還是大舅子那邊時,攻陷手筒山、金崎兩城的信長,已經氣勢如虹地越過芽,逼近朝倉的根據地——乘谷。

四月二十七日,「長政謀反」的消息突如其來地傳到信長本陣。

信長相當錯愕,一開始,他認為長政謀反的情報是朝倉放出假消息,並不怎麼相信,除了信賴長政以外,一方面也是信長自信「阿市都嫁給他了,他不會背棄同盟關係」。

但後來不斷有「長政謀反」的消息傳入,信長判斷情勢「如果這樣下去,會遭到越前的朝倉和北近江的淺井夾擊」,於是急忙整兵,決定由若狹街道往京都撤兵。

長政領有北近江,所以他舉兵代表已經斷了侵入越前內部的信長三萬大軍退路。

有一段關於阿市的軼事也是這時誕生的,傳說阿市送給哥哥信長兩端被緊縛著、裝有小豆的袋子,藉以暗示信長的狀況如同「袋中老鼠」。

信長放棄攻打朝倉,二十八日晚上開始急速撤退,此時羽柴秀吉、明智光秀、幕臣池田勝正則作為殿後部隊(列於軍隊的最後尾,負責阻止敵人追擊)留在金崎城,這支部隊受到朝倉的追擊,據說有一千三百名以上的士兵被殺死。

信長只帶了身旁的近衛隊,也就是馬迴眾一勁地奔向京都。當信長好不容易抵達京都時已經是三十日的深夜,跟在他身邊的人只剩十人左右。

不過兩個月後,重新整頓的信長帶領了三萬多名大軍出兵,在「姉川之戰」中擊破淺井、朝倉聯軍。

撤退是王者的戰略

回顧這個事件,從「金崎大撤退」中能夠學到的商業思考與經營方法,第一個就是撤退的時間點。如果再晚一天事態會變得如何呢?可能會造成更大的損失,受到毀滅性打擊也說不定。

正因為信長緊握著大局,在造成致命損傷以前就先行撤退,所以兩個月後才能再度發動攻擊獲得勝利,這正是策略性退場。

在戰爭中,所有的手段與目的都是為了獲勝。想要達成終極目標「天下布武」,在必要的時刻就必須展現魄力,勇於迅速退場。

第二件事情,就是不要管自己是政府軍總司令官的面子,鼓起勇氣拋下一切,該撤退的時候就要撤退,這攸關下一次成功的機會。

無論是企業也好、人的一生也好,都不是一帆風順,總是載浮載沉,經常發生危機與意料外的狀況。

遇到這種時候,端看是能否「全身而退」及「策略性退場」。撤退是策略性的,或者說,它應該是策略性的,撤退並不是放棄戰爭或打敗仗,而是通往勝利的一個過程。

我曾是HARDOFF公司的第二代社長,因為當時音響市場萎縮超過一半,我在公司瀕臨破產之際,將事業組織改造成二手商店。

如果一直覺得還撐得下去、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期待,繼續毫無作為的話,就一定會破產。總之要在最後的時機撤退,如何看清這個時機是困難的,卻是非常重要的。

撤退也是清算自己組織的錯誤與承認失敗的時刻,除了清算投資在事業上的心血以及大量成本外,也等於公開承認過錯與失敗。而且,如果撤退是肇因於自己的失策與錯誤,那還真的是顏面掃地,不僅心情苦澀,事業也一敗塗地。

這種時候,信長在「金崎大撤退」的決定就能成為心靈支柱,就連歷史名將都急忙撤退了,撤退時不要管顏面什麼的,也不要害怕失敗的指責。

也有一句話說「撤退是王者的戰略」,當各位讀者迷失在「該前進,還是該後退,或是應該再看看狀況」的決擇時,信長「金崎大撤退」的故事,或許能成為讀者下決定或策略性退場時的判斷或提示吧。

所謂勇氣並不是一味前進,退守的沈著果敢也會餵養勇氣,具備兩者才是真正的勇氣。                            

——新渡戶稻造

相關書摘 ►《名將的戰略》:秀吉意料外的「本能寺之變」與禮數的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名將的戰略:制霸天下的經營管理法則》,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皆木和義
譯者:顏雪雪

成功的領導者,想的跟你不一樣!
日本知名CEO、歷史學者、暢銷作家──皆木和義的管理學
在競爭激烈的時代如何生存下去?從戰國名將身上學習經營法則

分析日本戰國名將的戰略與思考,創造強大組織的方法,藉由高超的經營管理,在變幻莫測的時局中掌握成功先機。

日本戰國末期到江戶時代的歷史,是一段無法預測的「渾沌之世」。勝者可能一夕之間淪為輸家,新興勢力可能突然崛起呼風喚雨。反觀現代,機電、汽車、餐飲等傳統產業相繼凋零,而設立僅數十年的新興IT產業,則勢如破竹地成長。現代社會的瞬息萬變、競爭激烈,和戰國時代幾無二致。理解戰國名將的策略與方法,無論商業法則與自我管理,都能讓你更輕鬆地立足於現代社會。

本書作者皆木和義,著有暢銷書《軍師的戰略》,同時也是一位專業CEO、歷史學者,他將帶領讀者認識這些日本歷史偉人的成功學。

名將在劇烈變動的時代,不懈怠地競爭到最後一刻,他們又是如何思考對策,如何攏絡人心,如何行動?《名將的戰略》透過介紹不同日本戰國人物的戰略與思想,解析在商場上成功的原因和方法。

本書人物

真田三代
萬死不辭的武士家族

織田信長
以千人兵力擊潰萬人大軍的霸主

豐臣秀吉
從一介農民當上攝政王的第一人

德川家康
顛沛流離的人質到成為幕府大將軍

上杉鷹山
拯救家族事業的還債高手

山田方谷
幕末時代的重建之神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